兩性 滔客 我不是孵蛋器:為了「女人不用戰鬥的社會」,我今天也在奮鬥。

我不是孵蛋器:為了「女人不用戰鬥的社會」,我今天也在奮鬥。

滔客 2020-05-21 08:55



懷孕生產群組中,常看見直到生產前一天都還在上班的孕婦。

雖然會有人憤怒的質疑懷孕初期就因嚴重孕吐而疲勞,怎麼有辦法繼續上班直到生產,但對不被認為是特殊狀況、必須工作的孕婦來說,現實就是只能「辭職」和「上班直到生產」二選一。


雖然有為產婦制定的制度,但難以適用於個別案例。產假自預產期算起,最多只能使用四十四天,且因為懷孕不是疾病,不被視為特殊情況,所以也不能使用病假。
辭職呢?選擇辭職雖然有各種不同理由,但多數公司鼓勵辭職。就有孕婦控訴「公司無法向我保證產假和育嬰假,這將會很辛苦,所以提早辭職」等隱形或公開的壓迫。
肚子像南山一樣大時,不只胎動得厲害,腿部浮腫,骨盤韌帶拉長,脊椎也持續被往後壓。即便如此,仍常常聽到必須站著工作的服務業孕婦訴說痛苦的故事。辭職說得容易,辭職後的生活幾乎沒有保障。
剛開始我對讓懷孕後期的孕婦站著工作的主管感到憤怒,但反覆思考,我認為關於女性受壓迫的情況,以及女性權利相關的討論不該如此單純。怪罪主管不道德容易,實際上該負責任的是沒有公共支援的社會。
在不保障孕婦和扶養孩子的人力,無法使孕婦不工作也能維持日常生活的社會,不會對女性辭職和停職的控訴負責。
我之前從未想過自己會懷孕,所以當時無法理解大著肚子上班的女性。她們看起來很辛苦,我希望她們可以稍微休息一下。懷孕初期看著上班直到生產的女性,心裡覺得她們很偉大,但直到身處同樣狀態才領悟,那樣的上班是被壓榨,不是偉大。是為了生存。
孕婦也需要生活,即使懷孕,也和懷孕前一樣要吃飯穿衣繳稅。因此,許多孕婦不得不選擇勞動到生產前一天。這不是體力好,也不是貪婪,是為了活下去。
公司希望藉由熟練的人熟練的勞動創造利潤。因辭職或停職造成的業務空出被視為損害。認知到孕婦的勞動可能對孕婦的身體或胎兒造成很大影響的人們指責公司或組織的結構問題,實際上,業務空出之利箭大部分仍由孕婦承受。
我的公司正處於業務繁忙階段,所有員工都很辛苦忙碌,健康的人也會筋疲力盡。我首次擔心起腹中的孩子。只要身體疲勞疼痛,我就會想到孩子可能會在過勞中死亡,因而害怕得心臟漏跳一拍。
現在,身邊的人如果膚淺的問我為什麼不停職,為什麼不辭職,我會很生氣。他們不關心即使可能過勞、流產也不得不工作的孕婦處境。他們不問讓孕婦過勞的社會責任,反而指責不「為了孩子」大膽的向主管提出辭職的我。他們只是有話直說,但說的卻都是奇怪且矛盾的話。
懷孕後,我在公司經歷了許多困難。單是懷孕就在公司看盡他人臉色,也難以找到機會提出停職,停職後,公司不聘職務代理人,我必須自己找;每次身體不舒服時,都需要看人臉色才能早退或休假,我必須獨自奮鬥,沒有所謂的支援體制。
繼續這樣工作,我和孩子可能都會死。同事們開了惡劣的玩笑,說工作多時,孕婦也應該在夜間和周末加班,對此我只能勉強擠出笑容。孕婦的休息權低落或許正源於認為懷孕只是女性的事。



厭女韓國的憤怒孕婦!那個位置是我的,請不要侵占、我的身體是我的,他人不該主張。為了「女人不用戰鬥的社會」,我今天也在奮鬥。
《我不是孵蛋器:憤而提筆的懷孕日記》《作者:宋赫娜》(資料由大塊文化提供)

更多精采文章請見滔客:http://talk.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