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5年躍居行業第三,中國太保詳解農險如何聚焦農業全鏈條

5年躍居行業第三,中國太保詳解農險如何聚焦農業全鏈條

新浪科技 2020-05-22 08:04

原標題:5年躍居行業第三,中國太保詳解農險如何聚焦農業全鏈條

df1b-itvqccc5114516.jpg

中國太保

「農業永遠是朝陽產業,只要人類存在,第一產業始終朝氣勃發。為什麼5年前我們全面進軍農業保險市場?正是第一產業蘊藏的無限發展空間。」中國太保產險董事長顧越近日在接受澎湃新聞專訪時如此說道。

2007年至2019年,農險保費收入從53.3億元增至672.5億元,年均增長23.52%;提供風險保障從1126億元增加到3.6萬億元;服務農戶從4981萬戶次增長到1.8億戶次。中國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農險市場。

相對而言,中國太保是個「後來者」。 中國太保產險從2015年開始全面深入農業保險經營,而當時市場上已有幾家具有豐富管理經驗的保險公司,其業務能力強,市場份額高,具有極大的話語權。不過,經過5年發展,中國太保產險的農險保險業務收入從最初的11.55億元增至2019年的59.75億元,已穩居行業第三。

顧越向澎湃新聞表示,近幾年中,中國太保農險市場份額從6%上升到10%,平均每年上升1.3個百分點以上,實屬不易。

據他透露,太保產險今年開始將建設「三農保險服務體系」,打造涵蓋農林牧漁一產,農產品加工、流通、涉農生產等二產,以及農村金融、健康醫療、文化娛樂(農家樂)等第三產業的綜合產品及服務體系,深化落實保險服務「三農」。

一季度太保農險保費增速超70%:並非當期工作,而是長期積累

2020年一季度,太保產險實現保險業務收入390.44 億元,同比增長10.4%。其中,車險業務收入235.24 億元,同比下降0.5%;農險等非車險業務收入155.20億元,同比增長32.5%。

據顧越介紹,太保農險今年一季度保費增幅達73%,高出行業52個百分點,市場份額提升3.6個百分點至13.3%,增量保費超10億元,為全司貢獻了29%的增量保費。

「農險的高速增長,集中體現了我們這5年轉型發展的一個成果。太保農險的發展不是簡單數量上的發展,更多是質量的提升。」顧越指出,結合農險的特質,太保產險以前也很少強調農險領域的開門紅。但沒想到發展得這麼好,這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積累,並不是在當期的一些工作,是一個長期的積累。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保險機構的不少業務難以展開,農險傳統的現場作業模式也受到了較大挑戰。顧越向澎湃新聞表示,在疫情期間,太保產險簡化辦理流程,還通過微信、短視頻等線上化銷售宣傳方案,簡化承保辦理流程。在受新冠疫情影響嚴重的地區,可在確保農戶和農業生產組織投保意願真實性的基礎上,在積極徵得監管允許的情況下,暫緩提交承保資料,疫情結束後補辦手續。

「農業保險作為國家支農惠農惠民政策,合規經營是重要前提條件。」顧越稱,太保產險提前做好疫情結束后承保檔案完善預案,要求詳細登記後補登記表,明確每張保單資料缺失情況、完善時效等信息。在疫情結束后,將嚴格督導落實檔案完善工作,確保工作合規。

現在農險更多聚焦在農業生產領域,但沒擴展到農業生產全鏈條

對於太保產險的技術發展程度,顧越認為,其實已經超越了傳統農險的一般需求。太保產險開發了很多創新工具,比如,擁有400多架無人機的無人機大隊,可以滿足不同的場景需求。但從未來發展的角度來看,確實有兩種新的趨勢。

首先,現在的農業變成一個「二元主體」,即新型農業生產經營主體和農戶。過去的農險更多是針對農戶,因而對另一類集約化生產經營的新型農業生產經營主體關注不多。也正因如此,保險機構則需要進行一些區別於傳統作業方式的定製化生產。

2019年10月,財政部、農業農村部等四部委聯合發布《關於加快農業保險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其中明確提出,推進農業保險與信貸、擔保、期貨(權)等金融工具聯動,擴大「保險+期貨」試點,探索「訂單農業+保險+期貨(權)」試點。建立健全農村信用體系,通過農業保險的增信功能,提高農戶信用等級,緩解農戶「貸款難、貸款貴」問題。

第二,從農業保險角度來講,現在的農業保險更多的聚焦在農業生產領域,沒有擴展到農業生產的全鏈條。新型農業生產經營主體出現后,他的需求不再局限於農業生產,在農業金融方面以及農產品流通銷售領域都有巨大的保險需求,比如說要融資,要對交易對手的風險進行控制,這些是農民以前沒碰到過的,也是傳統的農業保險中不涉及的。這種產業鏈的變化,也促使保險機構進行創新。

「所以我們現在也在研究農業的價值鏈、產業鏈擴張以後相關的保險怎麼配套的問題。」顧越表示,對於保險公司而言,農險已經不再是單純的農業保險範疇了,應該要在農業生產的全鏈條上探索。

不難發現,作為一種風險管理模式的「保險+期貨」,正越來越多應用於農險領域。

顧越認為,「保險+期貨」更多是聚焦風險管理,但「保險+信貸」更多是圍繞金融工具的衍生。對於後者面臨的難點和挑戰,主要是銀行與保險在信貸風險方面還沒有形成完全的共識,特別是銀行對農村領域的信貸風險認知,與保險機構還有一些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