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豐巢風波后,快遞系、外賣系搶著投放智能櫃

豐巢風波后,快遞系、外賣系搶著投放智能櫃

新浪科技 2020-05-22 07:27

  作者/IT時報見習記者 孫鵬飛

  編輯/挨踢妹

  排版/馮誠傑

  圖片/IT時報 網路

  來源/《IT時報》公眾號vittimes

  30秒快讀

  1、《IT時報》記者了解到,目前已有不少快遞公司正計劃籌建自家的智能快遞櫃。而腰部快遞櫃品牌正在尋求有資源的加盟商以圖快速進入小區。

  2、值得關注的,還有美團、餓了么。目前美團外賣在全國分批投放1000台外賣智能取餐櫃。而餓了么也宣布投放3000台智能取餐櫃,其中上海1000台。行動背後,還有互聯網公司覬覦著這塊市場大蛋糕。

  中環花苑和豐巢的故事似乎即將告一段落。

  5月20日,豐巢將快遞免費保管時長從12小時延至18小時。儘管這與中環花苑提出的24小時免保管費的訴求仍有差距,但在快遞入櫃前選擇權交給用戶的前提下,中環花苑選擇了讓步。

  也從5月20日起,中環花苑業委會專門開闢一塊空間,決定試運營快遞驛站,開放時間為每天7:00-21:00。

怒懟豐巢的中環花苑業委會自建免費驛站怒懟豐巢的中環花苑業委會自建免費驛站

  從疫情下無接觸配送的需求,再到豐巢漲價引起的風波,可以看到普通用戶對於智能快遞櫃的認知和依賴正在提升。

  的確,作為「最後100米」的產物,智能快遞櫃能有效提升快遞員的工作效率,並解決了快遞送達時間不確定、收件人不在家無法收件、快遞被誤拿等痛點。

  但與此同時,智能快遞櫃企業重資產,依舊是無法忽視的話題。豐巢漲價,便源於此。

  數據顯示,豐巢在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的凈利潤分別為-7.81億元、-2.45億元,而中郵速遞易,凈利潤分別為-5.17億元、-1.59億元。可見,如今市場佔有率最高的兩大快遞品牌都面臨著長期虧損的困境。

  不過,智能櫃的戰場,硝煙從未散去。快遞系、外賣系和第三方,都有意進入最後100米的戰場。

   爭奪

   快遞公司也爭奪300億市場

  疫情攪亂了一切。

  深圳市沐騰科技有限公司的主營業務為在景區、酒吧、夜店等場所提供「小鐵」品牌共享寄存櫃。只是,疫情下遊客人數銳減,娛樂場所關停,隨之而來的是業績壓力。

  沐騰科技不得不調整業務方向。「智能快遞櫃是今年要重點推進的項目。」其品牌總監馬永光告訴《IT時報》記者。

  沐騰科技成立於2014年,2016年底開始切入智能櫃業務,已鋪設十多萬台設備,覆蓋超過280個城市。

小鐵共享寄存櫃 圖源/小鐵官網小鐵共享寄存櫃 圖源/小鐵官網

  但作為新入場智能快遞櫃賽道的選手,目前小鐵主要做的是對接有購買智能快遞櫃需求的物業公司、快遞公司及快遞公司下屬代理商。

  此前多家智能快遞企業為爭奪小區資源,相互競爭,從而導致與小區物業談判時,智能快遞櫃企業始終處於弱勢地位,久而久之,進場費成為潛規則。

  但情況正在改變。

  「疫情期間開始,一直到現在,有很多小區要求我們公司去投放快遞櫃。」一位業內人士透露,其所在的快遞櫃公司會優先選擇平均每天快遞量在200-300件的小區,根據推算,如果一個小區每天快遞量在150件以上,就有裝快遞櫃的必要。

  另一方面,馬永光透露,近期一家國內二線快遞公司正與沐騰科技接洽合作,希望能協助這家快遞公司組建自己的智能快遞櫃,「目前不少快遞公司都開始要做快遞櫃業務。」

  對於快遞公司而言,想要擺脫豐巢的原因很簡單,他們對自家用戶快遞的信息和數據暴露在豐巢下,有所顧慮。

  豐巢CEO徐育斌曾解釋豐巢建快遞櫃的商業邏輯,除了從快遞公司賺錢外,還能對用戶行為數據深度挖掘。

  快遞公司組建快遞櫃的原因,還有政策紅利。

  根據本月上海市政府發布的《上海市推進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行動方案(2020-2022年)》,未來三年上海全市將新建1.5萬個以上智能取物櫃,更重要的是,方案中提及,將智能配送設施納入公建配套設施建設範圍,結合上海住宅小區「美麗家園」行動計劃,推進住宅小區智能配送設施改造和建設。智能取貨櫃被列入新基建。

《上海市推進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行動方案(2020-2022年)》《上海市推進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行動方案(2020-2022年)》

  某種程度上,這對快遞櫃進入小區時,減輕了來自物業、居委會等方面的阻力,甚至意味著,新建小區一定會有快遞櫃作為配套,這是個巨大的潛在市場。

  一位格格貨棧的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格格貨棧主要尋求在二、三線城市具有物業、區域政府資源的加盟商,以儘快開拓市場。

  這背後,是一片百億市場。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數據預測,2020年中國智能快遞櫃的市場規模將近300億元。

   困局

   重資產,規模小,盈利模式模糊

  做智能快遞櫃並不是一件低門檻的事。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要在市場中有所動作,至少得投放1萬台設備。

  今年5月,豐巢收購中郵速遞易,櫃機數量相加有28萬組,佔據市場份額69%。由此可粗略算出市面上櫃機數量大約在40萬組左右。

  據此前前瞻產業研究院預測,國內智能快遞投放量將達到80萬組。目前快遞櫃投放量還不到預計值的一半。加之疫情催生出無接觸配送的需求,實際需求仍遠未被滿足。

  「目前市場上還沒有一家能夠實現規模化的智能櫃企業。」物流專家趙小敏表示。

  各家躊躇不前的原因在於,這是一個「燒錢」的行業。趙小敏透露,中大型的柜子從購買到運營,所需成本大概在8萬到9萬左右。

  根據《IT時報》拿到的一份豐巢進駐某小區的合同顯示,進駐小區時,豐巢還需要支付近5000元(4700元)的場地租金和近千元(700元)的電費。

  此外,折舊率依舊是擺在智能櫃企業的難題。「4年左右後,智能櫃就需要折舊。每年柜子都需要優化更新升級,淘汰率很高。」趙小敏稱,這又是一筆不少的費用。

  企業無法形成規模化帶來的最大衝擊是,智能櫃無法以量產的形式壓低成本。

  另一方面,投入大,但快遞櫃的盈利模式仍未明朗。

  雲櫃方面的工作人員向《IT時報》記者表示,江浙滬皖魯豫是雲櫃櫃體比較集中的地區。不過當問及浙江、上海的櫃體情況時,對方卻表示,點位並不多。

  這家在南京成立的企業似乎仍未「出圈」。這背後,除了櫃體燒錢外,還可能是外省資源的缺位。

  無獨有偶,格格貨棧試圖通過加盟商緩解資金壓力。加盟費用6萬元。加盟商需要在一塊地區推廣智能快遞櫃進小區。工作人員介紹,這筆費用能12-18個月回本。

  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每次使用貨櫃,快遞小哥需要支付0.3-0.5元每件的使用費用,同時如果保管超時,用戶需要支付超時費用。此外,快遞櫃還可以作為廣告載體,顯示屏的廣告費用大約在300-500元/月,而櫃身廣告費用為800-1000元/月。

格格貨棧智能快遞櫃 圖源/格格貨棧官網格格貨棧智能快遞櫃 圖源/格格貨棧官網

  但這隻是表面上的風光。

  事實上,一線城市快遞員為了投遞便利,會通過租下一整個快遞櫃投遞,以避免無櫃可投的情況出現,因此快遞櫃實際周轉效率似乎成為問題。

  同時,豐巢漲價事件后,普通消費者對支付快遞櫃保管費用意願下降。在趙小敏看來,實際支付保管費的用戶可能從原先的10%下降至3%。即使按照豐巢用戶數和每人貢獻0.5元算,帶給豐巢的收益不過百萬級。要知道豐巢去年虧損近8億元。

  這是快遞櫃企業的另一個痛點:靠保管費,仍不能盈利。

圖源/豐巢微信小程序圖源/豐巢微信小程序

  而智能櫃的廣告效益,在馬永光看來也是難題。取快遞的用戶往往傾向於更快拿到快遞,並不會留意屏幕上的廣告。而櫃身廣告清理,又是一項費時、費力、費成本的工作。

  「規模太小,目前增值服務的意義仍未體現。」趙小敏說。

   未來

   新選手入場,新櫃種出道

  在市場蛋糕和燒錢困境間,諸多企業在觀望和徘徊。

  「這塊蛋糕足夠大,總會有人入場。」趙小敏預期,快遞公司、大型物業公司、地產公司可能都將參与智能快遞櫃的投放,中長期有利於行業發展。而當走過燒錢困局,形成規模化后,未來快遞櫃企業中可能會誕生3、4家巨頭公司。

  最後100米的戰場中,入局者主要分為三大類,快遞系、外賣系和第三方。

  如今,美團和餓了么似乎有加入戰局的野心,兩者均計劃發力智能外賣櫃投放。同樣為了滿足疫情下催生的無接觸配送需求,同時也為解決末端配送的難點而生。

  只是,類似困境重複上演。如同快遞櫃,商業模式的割裂感依舊存在。問題依舊是規模化不足,盈利模式不清晰。此外,如何保證食品質量和安全,在發生湯汁撒漏后如何清理,這可能是外賣櫃的新難題。

  不過,美團、餓了么未來是否會跑馬圈地,搶灘小區點位,再現豐巢和菜鳥的紛爭,不得而知,但智能外賣櫃戰事的號角,正在吹響。

  除了智能外賣櫃,據記者了解到,目前還有智能頭盔櫃這一新鮮事物的誕生。公安部公告,從6月1日起,在全國開展「一盔一帶」安全守護行動。據報道,全國頭盔短期缺口或影響超2億人。

  趙小敏用謹慎樂觀評價智能頭盔櫃。

  他認為,未來智能櫃已不再是單一的概念,而是末端零售多元化模式的一種展示。只是,如果智能櫃企業沒有融資政策的傾斜,加上產品體系不完整,價格層次性不夠鮮明,困境依舊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