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疫情大考之後,誰來做追病毒的人

疫情大考之後,誰來做追病毒的人

新浪科技 2020-05-22 05:41

原標題:疫情大考之後,誰來做追病毒的人

疫情大考之後,誰來做追病毒的人

王鑫昕

  保護過別人的人,也亟須人們保護。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阻擊戰取得階段性勝利后,如何「保護」公共衛生人才隊伍,是這次全國兩會上多位代表委員關心的重要話題。他們關心的是,該如何構建一支以臨床醫生、疾控人員、全科醫生為主的基層公共衛生服務者隊伍。

  全國政協委員、首都醫科大學教授、北京市丰台區方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吳浩曾經作為中央指導組專家,在武漢待了51天,指導社區防控。

  吳浩記得剛到武漢的時候還有人在無序流動,「涉疫的生活垃圾也沒有處理好」。後來,他帶領成員,走遍500多個小區、161家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梳理了1275條問題和建議,發給中央指導組。

  吳浩說,那時候只有那些既懂臨床又懂社區公衛的基層全科醫生才能應對眼前的狀況。但疫情照出的醫療人才隊伍現狀是,缺少基層全科醫生,更缺公衛的頂尖人才。

  《2019年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鑒》顯示,截至2018年底,我國經不同培養模式培訓合格的全科醫生總數30.9萬人,不及臨床醫生總數的9%,每1萬人擁有全科醫生2.2人。「發達國家全科醫生數普遍接近臨床醫生總數的30%,甚至達到50%及以上。」全國政協委員,首都醫科大學副校長王松靈說,在這30.9萬名全科醫生中,通過轉崗培訓獲得資質的接近半數,且在崗的全科醫生學歷偏低、對疾病的診治與防控能力不足。

  5月21日下午,在全國政協十三屆三次會議首場「委員通道」上,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副院長王辰表示加強公共衛生體系建設,重要的是注重醫防結合。「只有醫防融合起來,才能更有力地應對重大挑戰」。

  相比與基礎醫學和臨床醫學,公衛人才培養更加艱難。在此之前,教育部就表示今年擴招碩士研究生18.9萬人,其中包括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人才,部分學校以1:1比例擴招學生。

  但全國人大代表、蘇州大學校長熊思東說,他調研發現:不少學校對這一消息「喜憂參半」——「喜的是國家開始重視公衛人才隊伍的建設,憂的是一些學校沒有那麼多專業老師」。

  如今是北京市社區衛生首席專家的吳浩用「錦上添花」「默默無聞」形容公衛這份職業。吳浩記得,武漢最早一批感染的3000多人里有60%是社區公共衛生服務人員,「但沒有太多人關注」。

  公衛人才培養的關鍵,他認為是「給予足夠的尊重」,「讓不同的職業都有各自的發展空間與職業地位,否則再培養也要流失」。

  在熊思東看來,公衛人才的培養需要多學科多層次的交叉,綜合性大學應該利用多學科優勢,培養複合型公衛人才,「不僅是流行病學和衛生統計學,還有應急管理,在學制上也不能簡單地相加,而是要把實踐能力和崗位勝任力作為人才培養的一個主流方向」。

  在吳浩看來,未來需要建立不同的人才評價體系,讓人才結構更合理,「我們需要做研究的人,也需要專門干臨床的人」。

  「評價體系是指揮棒,每種人才都很重要,但大家需要了解對方,比如疾控人員要到社區接受鍛煉,臨床的也要到疾控部門學習統計學和流調等基本知識,有一個預警意識。」吳浩說。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朱彩雲 記者 王鑫昕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5月22日 08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