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金融開放加速:如何在開放中實現多贏

金融開放加速:如何在開放中實現多贏

新浪科技 2020-05-22 00:46

原標題:金融開放加速:如何在開放中實現多贏

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堅持開放,允許並吸引外資公平公正進入中國資本市場競爭,本身就是與世界分享中國的經濟發展成果。

2020年初始,新冠肺炎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受到影響,部分國家甚至陷入經濟停擺、封城停工、醫療系統壓力急劇上升的困境。面對這樣的情況,部分國家和地區出現「逆全球化」聲音,除因疫情原因限制邊境開放外,還聲稱將轉移、回遷部分產業鏈,社會也出現一些較為極端的排外行為和聲音。

不過,在疫情衝擊和逆全球化呼聲上升之際,中國則加大力度推進改革開放,尤其是在金融領域。今年,已從取消境外機構投資者額度限制、擴展外債便利化試點、便利境內機構跨境融資、建設大灣區金融互聯互通機制等多個角度,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支持金融開放業務發展。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近期也在《求是》撰文指出,中國人民銀行繼續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不斷提高金融風險防範化解能力的同時,使金融改革的步伐越邁越快,把金融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

在此逆全球化呼聲上漲之際,探尋近年金融開放得失,對深化我國金融市場改革開放、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促進境外投資便利化和國內經濟的轉型升級,都有重要意義。

疫情衝擊不減金融開放速度

自2018年4月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開幕式上宣布「中國決定在擴大開放方面採取一系列重大舉措」后,中國的金融開放就一直在提速。僅僅兩年左右的時間,中國政府先後宣布了如取消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持股比例限制,放寬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人身險公司的外資持股比例上限,擴容滬港通、深港通等,金融開放正式按下「加速鍵」。

摩根大通銀行(中國)有限公司行長鄒煉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近年來,已經看到了中國金融市場的許多變化,金融市場不斷開放、新經濟領域飛速發展、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加快,陸續放開了不同領域的外資股比限制等等。這些措施都推動了中國金融市場的不斷成熟,併為包括摩根大通和我們的客戶在內的很多公司和機構,帶來了巨大的發展機遇。「我們相信這將有助於提高外資金融機構在中國參与的深度及廣度,為中國金融市場的發展注入新的活力。」

在金融領域,隨著中國取消外資機構的持股和業務限制,外資機構加速布局。2018年12月,瑞銀增持其投資銀行業務平台瑞銀證券股權至51%;今年3月,外資控股合資券商摩根大通控股的摩根大通證券(中國)有限公司正式開業;滙豐人壽、摩根大通期貨有限公司相繼宣布明確變為外資獨資;中基協網站也顯示國內第26家外商獨資性質的證券類私募威廉歐奈爾已於近日完成備案登記。

在資本項目領域,外資對於人民幣金融資產的興趣也在不斷提升。近兩年,中國債券相繼被納入主流國際債券指數,如彭博表示2019年4月起將人民幣計價的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券納入國際三大主要指數之一的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2020年2月28日起,中國國債也正式納入摩根大通全球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這都吸引了更多的外資進入中國資本市場。

瑞銀證券董事長錢于軍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在這些開放政策中,他印象最深刻的是QFII、RQFII投資額度限制被全面取消。「此前監管部門先後取消了資金匯出比例限制、本金鎖定期要求,並允許QFII、RQFII對其境內投資進行外匯套保等,而本次全面取消額度限制,更有利於外資合理地調配資金,增強外資參与中國市場的興趣。」

中債登近期公布數據顯示,截至4月末,該機構為境外機構託管債券面額達20011.36億元,首次突破2萬億元,同比增30.45%,環比增2.21%,為2018年12月以來連續17個月增加;外匯局公布數據顯示,截至4月底,包括瑞銀集團、高盛集團和法國巴黎銀行在內的近300家全球機構已獲得的QFII額度總計約為1146.6億美元,RQFII也超過7000億元人民幣。

開放下的雙贏道路

推動金融開放對提升人民幣國際化、吸引外資、促進國內經濟轉型升級都有重要意義,而除推動自身發展外,隨著金融開放的推進,中國市場也在反覆思考,開放的中國金融市場,可以為世界帶來什麼?金融開放中,中國與世界如何實現雙贏?

多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的外資機構相關人士表示,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堅持開放,允許並吸引外資公平公正進入中國資本市場競爭,本身就是與世界分享中國的經濟發展成果。

「很多外資,尤其是一些主權類基金,資金來源於當地普通居民的養老金,有全球化配置需求。中國保持開放,便利外資進入、配置、流轉中國債券、股票等金融產品,實質也是讓世界居民分享中國經濟增長紅利,對中國和世界都是雙贏的。」香港地區某私募基金經理表示,「開放中還涉及擴大外資參与金融市場投資標的範圍、簡化利潤匯出機制、加強境內市場規範性監管等。比如說,目前在A股市場上做假賬的代價和處罰力度較低,這實質也是對市場中的境內外投資者保護力度不夠。」

錢于軍則表示,目前對於外資機構而言,准入問題已基本解決,接下來則是發展的問題,最終表現為盈利能力。

「國內的監管規定非常細緻,有事前、事中、事後的監管要求,國內券商近幾年也是體量規模日益壯大,而外資在中國發展有其自身特點。以券商綜合評級為例,這項綜合評級主要是風險控制能力的展示,但目前評級中要在凈資本規模這一項加分必須滿足最少20億資本金要求,但實際上外資券商專註投行業務和機構經紀業務,不做散戶經紀,資本金一般未達到這個要求,這也導致了外資券商總體評級偏低,有時就未能參与某些大型企業的投行業務招標。」錢于軍說。因此,他希望中國金融開放在准入問題解決后,可以簡化事中、事後的監管,創造一個更加市場化、更加開放的競爭環境。

鄒煉也表示,會更期待有關部門根據國務院關於全面取消在華外資銀行、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機構業務範圍限制的有關意見精神,進一步豐富市場供給,增強市場活力。「在新一輪金融開放的大潮中,摩根大通接下來願繼續著重做好三個方面的工作。首先,我們希望加大在華投入,在監管許可的條件下,進一步加強平台建設,拓展業務範圍。其次,通過切實加強對本地業務平台的資金投入、人才培育和系統建設,開發優秀產品,推動金融科技創新,更好地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第三,藉助全球領先地位,積極支持金融市場開放,推動資金流入。」

以金融開放服務實體經濟

隨著中國金融市場開放加速,市場的目光也聚焦到了資本項目可兌換領域。近期發布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中也指出,有序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中國金融開放的下一步,一是繼續推動資本項目可兌,並會在重點地區先行先試;二則是創造更加公平公正的市場化、法治化競爭環境。

如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人民銀行昆明中心支行原行長楊小平就建議在周邊國家開展個人境外投資試點的建議,滿足個人境外投資需求,進一步推動我國對外開放進程。楊小平表示,通過帶動我國居民「走出去」參与國際市場投資,將進一步加速「走出去」與「引進來」融合,有力促進境外投資便利化和投資的多元化,推動國內經濟社會轉型升級。

因此,他建議在周邊國家開展個人境外投資試點,並探索建立個人投資者境外投資制度。一是試點通過金融機構加強真實性審核和風險控制。二是建議比照個人經常項目購匯額度管理,採取個人境外投資額度管理模式,同時限定投資幣種為人民幣。三是建議參照境內機構境外投資管理模式,事先需取得發改委或商務部門的境外投資備案,然後再辦理外匯登記,由外匯管理局對資金真實性和額度進行管理,實施聯動監管。

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陸磊在近期召開的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上表示,以近年大力推動的人民幣跨境使用和資本項目可兌換為例,這一方面推動人民幣國際地位提升,實體經濟部門和金融部門的交易成本下降,匯率風險得到了相關的保障,但與此同時,也必然會發現人民幣出現了離岸市場和在岸市場,浮動由此產生的不得不注意的問題,獲得了新效率但是也要付出成本。

畢竟,面對金融開放帶來的機遇和挑戰,多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的經濟學家也在強調,金融服務的最終目的都是要回歸本源、服務實體經濟。

「金融開放會帶來國內外市場聯動的問題,外資規模擴大后,其流動會受經濟基本面、政策、地緣政治等多因素影響。中國資本市場開放利大於弊,市場關注點也不應該聚焦於國際資本超預期流動帶來的負面影響,應多關注提升人民幣匯率彈性,加大債券市場深度等等改革措施層面。」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表示。

(作者:顧月 編輯:李伊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