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民主黨派建言鄉村振興: 建設用地指標10%下撥農村,盤活閑置宅基地

民主黨派建言鄉村振興: 建設用地指標10%下撥農村,盤活閑置宅基地

新浪科技 2020-05-22 00:46

原標題:民主黨派建言鄉村振興: 建設用地指標10%下撥農村,盤活閑置宅基地

隨著扶貧工作逐步調整為政府部門的常規性職能,鄉村振興中其他工作的緊迫性和重要性都會凸顯。如何將當前農村正推動的金融、土地、產權等領域的改革,與鄉村振興戰略結合起來,成為各個民主黨派提議的重點。

南方財經全國兩會報道組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宋興國 實習生 惠潤雪 北京報道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將脫貧攻堅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和標誌性指標,確立了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消除區域性整體貧困的目標。同時,從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鄉村振興戰略以來,鄉村振興同樣成為農村工作的重點。

因此,2018年至2020年,是我國脫貧攻堅與實施鄉村振興兩大戰略的歷史交匯期。而2020年作為脫貧攻堅的決戰之年,如何做好兩大戰略之間的銜接工作,也成為各個民主黨派關注的焦點。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各民主黨派結合當前農村正在推進的產權、金融、土地等各方面改革,對如何推動鄉村振興,提出從規劃、法律、產業到體制機制等各個方面的建議。

銜接鄉村振興與脫貧攻堅

當前,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政策在貫徹落實過程中仍然存在一些問題。

九三學社中央在《關於紮實推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機銜接的提案》中指出,目前,穩定脫貧機制尚未完全形成,深度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欠賬較多,「三保障」還存在一些薄弱環節,縣域經濟發展能力有待提升,微觀主體活力激發不夠。

九三學社中央的提案提出,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應至少包括四個方向:一是推動脫貧攻堅相關政策的整合提升,二是開展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相銜接的戰略框架頂層設計,三是引導扶貧政策重心由進村入戶向支持縣域經濟發展轉變,四是促成由行政外在推動為主向市場內在推動為主的機制轉換。

具體來看,這份提案建議,將各地縣市區劃分為「全面現代化與鄉村振興先行區」「鄉村振興推進區」「鄉村振興與全面小康社會建設鞏固區」,分類指導、精準施策。對於教育、醫療、住房、飲水、社會保障等領域被實踐證明行之有效的扶貧政策,應作為存量政策堅定地實行下去。對於鄉村基礎設施建設、農村人居環境治理、生態建設與保護等方面的支持,應作為增量政策加大實施力度。對產業扶貧等目前不夠穩定成型、尚有較大改進空間的「變數」性扶貧政策,增加新政策供給力度。

台盟中央則注意到,一些沒有被識別為貧困戶的農村貧困邊緣戶,面臨著心理失衡嚴重,增收難度大,返貧風險大等問題。因此台盟中央認為,要從建立貧困邊緣戶增收的長效機制入手,構建返貧風險預警監測模型,建立貧困邊緣人口防貧保障機制、有效就業機制和技能培訓機制。

從產業發展的角度,民革中央在《關於深度推進三產融合築牢鄉村振興基礎的提案》中提出,要區別對待耕地「非糧化」,嚴格控制耕地「非農化」,允許耕地經營者因地、因市制宜地進行種植業結構調整;加大對關乎國計民生的大宗農產品生產補貼力度,要提高補貼占農民收入的額度。同時推動構建「農業+旅遊」、「工業+旅遊」「其他+旅遊」模式,全域推進三產融合。

對於產業扶貧,全國人大代表、西南大學教授謝德體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建議重點支持村集體經濟組織和新型經營主體發展特色優勢產業。下一階段,產業扶貧資金主要補助到村集體經濟組織或農民合作社、農民股份合作社等經營主體,不再實行到戶到人的補助方式。

加強與農村各項改革聯動

隨著扶貧工作逐步調整為政府部門的常規性職能,鄉村振興中其他工作的緊迫性和重要性都會凸顯。如何將當前農村正推動的金融、土地、產權等領域的改革,與鄉村振興戰略結合起來,成為各個民主黨派提議的重點。

當前,土地指標管理體制改革,是要素改革最重要的領域之一。黨中央、國務院曾多次提出,應當將年度新增建設用地計劃指標,確定一定比例用於支持農村新產業新業態。

具體比例多大?民革中央在《關於精準編製國土空間規劃,夯實鄉村振興發展基礎的提案》中建議,遵循「省管總量、計劃單列、專項管理」的原則,將新增建設用地指標10%以上切塊用於鄉村建設,並作為約束性指標下達至村級規劃。

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首先是要解決農村存量建設用地與國有建設用地同價同權同市的問題。其次,不同位置的土地價值不一樣,如何讓指標產生更大的價值,還需要新的機制設計。

農村土地徵收、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宅基地管理制度這「三塊地」改革,今年仍是民主黨派提案中重點提及的領域。

九三學社中央在《關於進一步盤活農村閑置住房資源的提案》中表示,應當探索盤活利用閑置宅基地和農房增加農民財產性收入的辦法,依法保護農民宅基地使用權和集體經濟收益分配權。要允許農民、農民合作社、市場主體、政府等多主體共同參与閑置農房開發利用,確保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使用的優先權。要允許以土地徵收、租賃、互換、入股聯營等多種方式實現使用權流轉。

值得注意的是,九三學社中央還建議,在杜絕用於小產權開發、修建別墅大院和私人會館前提下,允許宅基地適度轉變用途。

另外,農村金融體制改革,也是這次民主黨派在關於鄉村振興的提案重點。致公黨中央在《關於推進綠色金融參与脫貧攻堅和農村產業革命的提案》中指出,截至2018年末,我國本外幣綠色貸款餘額8.23萬億元,同比增長16%,比同期企業及其他單位貸款增速高6.1個百分點,但「現階段綠色金融在脫貧攻堅和農村產業革命中的貢獻比例還不夠高」。

民盟中央在《關於推進社會資本可持續高質量地參与鄉村振興的提案》提出,提高對社會資本參与鄉村振興的目標、特徵、階段、規律的認識;推進社會資本有序參与鄉村振興列入國家發展改革委牽頭的部際協調機制;將土地改革為突破口推動社會資本進入鄉村振興等多個方面,推動社會資本參与鄉村振興。

民革中央提出,在財政支持政策上,可以通過以獎代補、民辦公助、政府購買服務等多種方式,加大對社會資本投資項目的支持力度。在金融政策上,發揮開發性金融機構、政策性金融機構信貸支持優勢,為具備條件的社會資本投資項目提供長期穩定的金融產品和差別化服務。

此外,在法律層面,民盟中央還在另一份提案中建議,在擬提交審議的《鄉村振興促進法》中,可增加社會資本參与鄉村振興的法律條款,研究落實鄉村振興項目的稅收、金融、土地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