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民主黨派「兩會」建言:完善金融監管 統籌規劃基建項目防範地方債風險

民主黨派「兩會」建言:完善金融監管 統籌規劃基建項目防範地方債風險

新浪科技 2020-05-22 00:46

原標題:民主黨派「兩會」建言:完善金融監管 統籌規劃基建項目防範地方債風險

「『監管沙盒』作為一個『安全空間』,通過柔性管理打造包容審慎的監管工具,為新興的金融科技創新提供空間。」

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是三大攻堅戰之一。按照部署,2020年是這一攻堅戰收官之年。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髮現,民進中央、民革中央、民建中央等民主黨派和全國工商聯,均擬向全國政協大會遞交「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完善金融監管」相關的提案。如民革中央提出,在國家層面設立金融風險管理與壓力測試中心;工商聯建議,應儘快在我國實施「監管沙盒」制度。

防範地方債風險,也為重點內容。民建中央的一份提案稱,地方政府債務特別是隱性債務較為嚴重,而且在疫情影響下,各級政府財政收入下降明顯,資金較為緊張。相應地,需要統籌規劃好基建項目。

加強金融監管

化解金融風險已成為近年來的主要工作。2017年10月,十九大報告首次提出了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三大攻堅戰。其中,金融風險是最突出的重大風險之一,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是重中之重。

中國人民銀行去年發布《金融穩定報告(2019)》披露了時間表:2018年邊制訂攻堅戰行動方案,邊落實各項工作舉措,已實現良好開局;2019年承上啟下,全面、縱深推進各項任務部署;2020年是攻堅戰收官之年,力爭從基本完成風險治標逐步向治本過渡,完成攻堅戰的既定任務。

「伴隨我國全面擴大開放進程,一些國家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調整形成了風險外溢效應,可能對我國金融安全形成外部衝擊。」民革中央關於成立金融風險管理與壓力測試中心的提案稱。

該提案還指出,國內中小金融機構、地方金融業態的風險也有所暴露,P2P「爆雷潮」、私募「失聯跑路」、包商銀行、錦州銀行等事件為金融風險防範敲響了警鐘,充分表明我國部分金融機構風險意識薄弱、抗風險能力低下,在經濟環境出現不利變化時,無法承受風險衝擊。

在此背景下,上述提案認為,加強和優化壓力測試機制對於當前時期我國防範金融系統性風險具有重要意義。民革中央建議,在國家層面設立金融風險管理與壓力測試中心,參照美國壓力測試(CCAR)等做法,科學衡量不同經濟情景下金融體系的穩健性和抵禦外部衝擊能力,建立預測預警機制,形成有效應對預案。

比如,對宏觀經濟因子,如GDP增速、就業率、利率、消費物價指數等進行不利情景分析,構建模擬的壓力情景來測試金融體系的風險容忍度;對金融監管的節奏和力度進行壓力測試,對加強監管可能產生的後果做到心中有數。

民革中央還表示,除了優化對銀行保險業壓力測試外,建議擴大納入壓力測試的金融機構主體,將證券業、私募、地方金融機構、互聯網金融、支付結算等主體均納入壓力測試範圍,對其資本金、流動性、風險指標等做一些特殊的監管要求。

工商聯則在關於儘早推出「中國版沙盒」加快金融監管機制創新的提案中稱:「在爭奪金融科技制高點的同時防控金融風險,是當前全球金融監管機制面臨的共同挑戰。目前來看,『監管沙盒』制度已成為全球監管制度創新的最佳實踐之一。」

因此,工商聯建議,應儘快在我國實施「監管沙盒」制度。可在北京、上海、浙江、廣東、重慶等金融科技創新基礎較好的地方先行先試。各地區可以發揮地區特色,比如上海可以以臨港新片區為主,重點測試跨境業務相關的金融科技創新。

提案稱,我國的金融監管主要是中央事權,地方試點需要在中央金融監管部門的指導下進行。在入口端,地方制定的「監管沙盒」工作方案和實施方案應報金融委授權同意;在出口端,對於需要申請金融牌照的業務,金融委結合地方上報的測試評估結果和是否納入監管的建議統籌決定;兩端之間的工作,包括方案的具體實施和項目評估,建議充分發揮地方的自主性和靈活性。

「『監管沙盒』作為一個『安全空間』,通過柔性管理打造包容審慎的監管工具,為新興的金融科技創新提供空間。可參照國際經驗,設定條件和範圍,建立容錯機制,進一步觀察,防範風險、促進創新。」全國政協委員、原保監會副主席周延禮表示。

統籌規劃好基建項目

近年來,地方政府債務規模迅速增長:2019年6月突破20萬億,7月突破21萬億。2020年1月突破22萬億,4月突破23萬億。財政部5月11日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4月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230402億元。

財政部副部長許宏才4月3日在發布會上表示,總的來說,我國政府債務的規模這些年有一些增加,但是增加的幅度是可控的。如果以債務率衡量地方政府債務水平,2019年地方政府債務率為82.9%,低於國際通行的警戒標準。

考慮到今年財政收入下降及地方政府債務餘額快速增加,今年地方政府債務率將會顯著提升。此外,上述規模僅包含了納入預算的債務規模,而規模巨大的隱性債務尚未計入。民建中央擬提交的關於穩定和有效擴大基礎設施投資的提案直言,地方政府債務特別是隱性債務較為嚴重。

隱性債務主要投向基建領域。民進中央擬提交的關於統籌謀划大型基礎設施建設、防範和化解債務風險的提案分析稱,大型基礎設施目前幾乎都是在政府的強力主導和推動下進行的,無論是財政直接投資,還是各類投融資平台,都直接或間接地以政府為依託。一旦經濟增速下降、地方財政收入增速放緩,都將進一步加大地方政府性債務和潛在的金融風險壓力。

Wind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GDP增速為-6.8%;1-4月累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62133億元,同比下降14.5%。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表示,地方債的風險並沒有真正化解,還是擱在那裡。本來寄希望于用時間來慢慢化解的,可疫情來襲,沒給我們這個時間。現在地方政府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只能東挪西借、東拼西湊。

為范防地方債風險,民進中央建議,應規劃先行,統籌謀划大型基礎設施建設。理順綜合交通協調體制機制,強化高鐵、城軌、高速公路與地方公路幹線和城市道路、地鐵的統籌銜接,強化對基礎設施布局的規劃引領,從源頭上避免浪費。

民進中央還建議,強化風險意識,防止發生「灰犀牛」事件。要摸清情況,早作識別,制定防範風險的工作預案,加強部門之間的協作配合,對出現的風險苗頭,採取有效措施妥善加以解決。

(作者:楊志錦 編輯:包芳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