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油價暴跌下戴厚良和汪東進的金石策: 繼續增產上儲

油價暴跌下戴厚良和汪東進的金石策: 繼續增產上儲

新浪科技 2020-03-27 01:30

原標題:油價暴跌下戴厚良和汪東進的金石策: 繼續增產上儲

3月25日和3月26日,中國海油(00883.HK)和中國石油(00857.HK)接連召開業績發布會,兩家公司均宣布,將會採取包括調整資本性開支在內的各項措施,以保證公司的業績。

2020年以來,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和產油國之間「價格戰」的影響下,國際原油價格迎來了一波自1991年以來最大的跌幅。

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布倫特原油價格從近70美元/桶跌至目前不足30美元/桶,快速下跌的油價不僅在全球範圍內引發了市場恐慌,也在考驗著各個主要產油國應對低油價的能力和作為。

作為全球第一大原油消費國和第七大原油生產國,國際油價的變動對中國來說至關重要,特別是中國國內兩大以上游勘探業務為主的石油公司——中國石油和中國海油,採取哪些措施應對低油價時代,不僅影響到公司本身的業績,還將影響中國國內的能源供應安全。

「中國國內的油氣增儲上產,是一個國家戰略,不太可能會因為一些短時期的價格變化而改變,」標普評級機構分析師黃曉丹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看待中國石油公司的措施,首先要建立這樣的認識,再去對他們的行為進行分析和預測。」

也是因此,當國際石油公司普遍採用降低資本開支、兜售資產等策略時,中國公司則另闢蹊徑。「中國的大型石油公司,暫時還是能夠抵禦油價暴跌帶來的影響。」上述人士認為。

為何不選擇大幅削減資本開支?

2019年,以上游為主業的中國石油公司,均獲得了不錯的業績表現。

中石油方面,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52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0%,經營利潤1217.62億元,同比略有下降;中海油則實現油氣銷售收入同比上升5.7%至人民幣1972億元,凈利潤大幅增加至人民幣610.5億元,同比上升15.9%。

同時,兩家公司的產量也錄得大幅回升,中石油2019年全年油氣當量產量達到15.6億桶,同比增加4.6%;中海油全年油氣當量產量達5.06億桶,首次突破5億桶,是歷史最好水平。

在這樣的成績背後,是大幅增加的資本開支,特別是勘探開發投入的結果。2019年,中國石油全年支出2967.76億元,同比增幅15.9%;中海油全年支出796億元,同比增幅27.48%。在兩家公司的帶動下,中國原油產量也在2019年回到1.91億噸,扭轉三年的下跌勢頭。

對於石油公司來說,想要獲得收入的增加,就必須不斷增加石油的儲量和產量,賣出更多的油;但又因為石油生產存在「遞減」,即單口井產量會隨時間而減少,這就意味著如果想要增加產量,就必須持續不斷地進行投入,以新儲量和新產量來抵消石油生產的自然遞減。

因此,在原油價格平穩或增長的周期內,為了追求業績的增加,資本開支方面就需要保持一定的增勢。

但是,在原油價格進入快速下降的周期之後,原本計劃中可以進行生產的石油因效益下降甚至為負,導致石油公司選擇降低資本開支的方式節約資金,或是乾脆將效益較低的資產直接甩賣,這些措施的核心,是留存更多現金,積蓄力量等待油價回暖。

「低油價時期,對石油公司做法評價的一個重要標準,就是現金流,」黃曉丹告訴記者,「擁有更多的現金流,意味著能擁有更多的靈活性,無論是支付股息還是償還債務,抑或在未來油價回暖時增加投入,都將有充足的空間。」

也是因此,降低資本開支,是全球所有公司面對低油價的通用做法。

3月24日,國際石油巨頭殼牌公開了其野心勃勃的節約計劃,將2020年的資本開支計劃由原來的250億美元削減至200億美元以下,同時剝離近100億美元的資產,以保證全年能夠提供稅前80億-90億美元的現金流。

「在上一輪原油價格暴跌以來,公司削減資本支出的做法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此前,殼牌公司CEO范伯登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良好現金流讓我們得以擁有充足的靈活性面對任何波動。」

同樣,在上一輪油價下跌周期,中國公司也和外國同行做出了類似的選擇。

以中海油為例,其資本開支在2016年銳減至490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幅度超過26%;中石油2016年的資本開支1732.86億元,同比降幅14.8%,在當時已經是連續四年保持了兩位數的下降。

儘管在當年,中石油和中海油的凈利潤均出現了斷崖式下滑,但終究在油價逐步恢復之前保持了利潤為正。但是,大幅度降低資本開支帶來的後果,就是中國原油產量連續三年出現下滑,國內的能源安全形勢受到了威脅。

繼續增儲上產

和國際的同行不同,在這一輪油價暴跌的周期,中國的石油公司可能不會選擇過於激進的資本開支削減策略。

「公司目前受到衝擊最大的是上游業務,」中石油副總裁李鷺光在業績會上表示,「需要統籌好產量和效益、當前和長遠,以及應對低油價和國家能源安全這三個關係,優化我們的生產結構。」

上一輪油價下跌時,中國石油公司大幅度降低資本開支的代價就是在2016年,中國原油產量首次跌破2億噸。此後的2017和2018年產量分別為1.99億噸和1.91億噸,降幅分別為7.4%和4.1%,中國的原油進口依存度也在2018年首次突破70%,國內能源供應安全響起了警鐘。

2018年,中國石油和中國海油兩家公司接到中央指示,要求加大勘探開發投入,推動國內油氣「增儲上產」;2019年,兩家公司分別制定了各自的增儲上產行動計劃,以推動國內原油產量再回2億噸。

「增儲上產是國家戰略,從這個層面上看,可能一些高成本——特別是海外的高成本項目會受到一些影響,」一位石油央企人士告訴記者,「但是,國內的能源安全問題將會在油價上漲周期得到更加充分的體現,增儲上產的力度還是會保持。」

也是因此,對於中國石油公司來說,目前更加現實的選擇,是儘可能提升投資的效率,同時在降低成本方面加大力度。

「從油價下跌以來,公司開的幾次會議,基本上都是圍繞如何降本增效來的,從成本上下功夫,」上述央企人士表示,「同時調整我們在生產方面的節奏,優化產量、產能結構,其目的是增加我們的效益產量。」

他告訴記者,無論是中石油還是中海油,在這一輪低油價周期,都有一個相對好一點的基礎:桶油成本相比幾年前有較大幅度的降低。

依據標普評級機構數據,中石油的完全成本為35美元/桶,中海油則為34美元/桶,儘管相比目前30美元/桶左右的油價來說,依然高了一些,但相比上一輪動輒40美元/桶的成本,依然好了不少。

如果油價保持在目前的水平,今年上半年的平均油價不會超過這兩家公司的成本,因此,中國石油公司也不會像國際石油公司那樣,出台特別大幅度資本開支削減計劃。更加可能的選擇,是在目前水平的基礎上,進一步節約各項費用和成本,觀察國際油價的進一步變動情況。

「低油價持續三個月還是六個月,有非常大的不確定性,」中海油董事長汪東進在發布會上表示,「從長遠來看,油價就像大海潮汐,大落之後必有大起,保持在50-60美元/桶的價格,將會是一個各方都能夠滿意的結果。」

值得一提的是,中石油董事長戴厚良和中海油董事長汪東進,都是在近一段時間內才上任的央企「一把手」,快速下跌的油價將會是他們上任后的第一個大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