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掀價格戰 原油市場崩盤

原標題:沙特掀價格戰 原油市場崩盤 來源:中國經濟網

  很明顯,沙特與俄Rose在談判桌上的分道揚鑣並不是終點,當沙特不惜掀起「價格戰」的時候,原油市場的風暴才真正來臨。受此影響,油價暴跌30%,全球股市集體下挫,國內商品期貨市場全線飄綠。誰也沒有想到,當全世界都開始一門心思戰「疫」的時候,原油市場突然成了比新冠病毒更大的問題。

油價暴跌30%

  日期:3月9日早間,兩油期貨大幅跳空低開,布油期貨開盤跌25%至34.52美元/桶,隨後跌幅一度擴大至31%;WTI原油期貨開盤跌超22%,隨後跌幅擴大至27%。截至3月9日下午3時左右,布油下跌26.27%,報33.378美元/桶,WTI下跌27.33%,報30美元/桶。此前WTI原油一度跌破30美元大關。

  油價暴跌背後,沙特與俄Rose的較量正呈現白熱化趨勢。上周五的OPEC+部長級會議上,由於俄Rose不同意進一步減產,最終會談崩盤。緊接著,沙特的決定便殺了市場一個措手不及,不僅大幅降低售往多個國外市場的原油價格,還宣稱將立即增產石油至每天1000萬桶以上,對於本就因疫情及供需關係而承壓的油價而言,沙特這一全面開打價格戰的舉動無異於火上澆油。

  恐慌再次開始蔓延,而油價暴跌所激起的漣漪也越來越大。日期:3月9日下午,沙特基準股指開盤大跌9.5%,沙特阿美直接跌停。歐洲主要股指開盤也出現暴跌,德國DAX30跌7.42%,英國富時100跌8.18%,歐洲斯托克50跌7.63%。9日晚間,美股一度觸發熔斷機制。亞太股市也因此遭受牽連,當天早些時候,日經225指數下跌6.2%,自2019年1月以來首次跌破20000大關;韓國綜合指數跌超3%;恒生指數一度下跌逾4%,A股上證指數、創業板指跌幅均逾2%。

  避險情緒再次攀升。周一美債收益率持續下滑,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跌破0.5%,一度觸及0.487%的歷史低點,3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也跌破1%,創下0.974%的新低,均為史上首次。而在周一亞市早盤,金價一度刷新七年高位至1703.39美元/盎司。

國內期市飄綠

  在油價下跌及疫情雙重衝擊下,國內商品期貨市場3月9日幾近全線飄綠,能源化工期貨板塊多品種跌停,燃油、瀝青、原油、PTA、甲醇、乙二醇、PP、苯乙烯、塑料等品種主力合約跌停。黑色系也未能倖免,不鏽鋼跌逾3%,鐵礦石跌逾2%,焦炭跌逾1%。農產品和基本金屬也多數下跌,棕櫚油、菜油、豆油等品種跌停,滬鎳跌逾3%,滬鋅、滬銅跌超2%。另外,滬鉛、蘋果、菜籽等少數產品小幅上漲。

  具體來看,截至3月9日收盤,上海原油期貨主力合約2005報338.1元/桶,跌幅達到6.01%;燃油期貨主力合約2005收跌8.05%至1851元/噸;瀝青期貨主力合約2006跌去7.01%;甲醇期貨主力合約2005跌5%;不鏽鋼期貨主力合約2006收跌3.21%;滬鎳期貨主力合約2006收跌3.57%。

  上海期貨交易所3月9日晚間發佈公告稱,近日,國際形勢複雜多變,影響市場運行的不確定性因素較多,風險顯著擴大,提醒各有關單位做好風險防範工作,理性投資,維護市場平穩運行。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也在當日發佈《關於做好市場風險控制工作的通知》,請有關單位做好風險防範工作,理性投資。

  中國(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資研究院院長王紅英表示,國內期貨市場幾乎全線下行與國際原油價格暴跌直接相關。因為大宗商品期貨是全球定價,而國內期貨市場的化工期貨產品與原油處於同一產業鏈,所以國際油價的暴跌勢必會引發國內期貨價格的暴跌。

  王紅英指出,沙特全面開啟原油生產,達到日產量超過1000萬桶的規模,這些因素導致原油供需格局發生巨大變化,出現供大於求的嚴重局面,進而引發原油價格暴跌。未來OPEC與俄Rose等國家之間的矛盾不會停息,所以,原油價格還會進一步下跌。

  另一方面,疫情的全球範圍蔓延也是一大因素。王紅英認為,疫情蔓延導致市場對於未來經濟發展的悲觀預期,加上此前寬鬆貨幣政策帶來的資產價格泡沫,不僅油價,全球股市也在瘋狂下跌,大家的恐慌情緒升溫,導致很多投資者拋售資產儲備現金。

  對於大宗商品期貨市場接下來的走勢,王紅英預計,與國際市場定價相關的期貨產品,短期內下跌的格局不會發生改變。但是,另一方面,由於流動性寬鬆的貨幣政策,供給相對平穩的農產品價格可能會出現結構性上漲。

雙重不確定疊加

  「對市場而言,原油已成為比新冠病毒更大的問題」,投資行情資訊公司Vital Knowledge創始人亞當·克里薩弗利上周日如此評價道。他補充稱:「如果布倫特原油價格繼續下跌,標普500指數幾乎不可能持續反彈。」

  事實上,自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以來,市場尤其擔憂原油需求疲軟,國際油價連續下挫,上周,伴隨著美股的暴跌,油價重挫接近8%。作為OPEC中的最大產油國,沙特也一直在敦促OPEC和以俄Rose為首的盟友減產,以支撐油價。但隨著俄Rose在談判桌上的拒絕,一切開始走向失控的方向。數據顯示,今年以來美油已經下跌了32%,布倫特原油下跌了31%。

  油甚至比水便宜。3月6日收盤,NYMEX美原油期貨收跌9.43%報41.57美元/桶,按1桶=158.98L的數字計算,41.57美元/桶的報價意味著1L原油僅有0.26美元,換算成人民幣也不過1.8元,相比起來,一瓶380ml的普通礦泉水也有1.45元。

  3月9日,高盛分析師在其報告中指出,「價格戰」完全改變了石油和天然氣市場的前景,預計布倫特原油價格最低可能跌至每桶20美元,與此同時,高盛還將二、三季度的油價預測下調至每桶30美元。

  不少人認為,眼下的油市情況像極了1998年。那一年的12月,布倫特原油跌到了史上最低的9.55美元/桶。彼時正是亞洲金融危機爆發的時候,全球經濟增速從前一年的4.18%減速至2.5%,全球石油需求增速也減速至0.5%。而現在正是石油需求前景低迷的關鍵時刻,即便沒有疫情的出現,油價也已經承受了相當大的壓力。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則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現在的情況已經很嚴重了,最關鍵的原因在於兩個不確定性疊加,首先疫情會造成多大影響,這是不確定的;其次如果沙特和俄Rose都沒有妥協,產能到底會膨脹到多大,這也是不確定的,油市是一個投機的市場,兩種不確定性的作用之下,短期內市場就會放大這種影響。更重要的是,疫情本身可以引起恐慌,原油也可以引起恐慌,兩種恐慌疊加,情況不言而喻。

  不過林伯強認為,最終雙方可能還會回到談判桌上來,畢竟油價下跌到20美元的時候,沙特股市跌沒,俄Rose也是一樣,沙特受不了,俄Rose更受不了。過慣了富人日子的沙特可以過一過窮人的日子,而俄Rose窮了就真過不下去了。目前關於油價的判斷還要看3月18日雙方的第二次談判,如果情況好的話可能很快回到40美元,但不會很高,畢竟疫情還在,但如果沒有結果就直接往20美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