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70年不遇的大蝗災會進入中國嗎?

70年不遇的大蝗災會進入中國嗎?

  原標題:70年不遇的大蝗災會進入中國嗎? 來源: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鈦媒體注:本文來源於微信公眾號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本文內容節選自國泰君安證券已經發佈的研究《災情仍在繼續 關注糧食板塊》及公開資料,具體分析內容(包括風險提示等)請詳見完整版報告。若因對報告的摘編產生歧義,應以完整版報告內容為準。

  2020的魔幻開局還未結束。

  這邊廂新冠疫情的戰鬥仍在繼續,那邊一場70年未見的大蝗災又開始從東非向全球蔓延。

  本月起,由於印度和亞洲各國開始受到蝗蟲影響,最近處距離中國邊境僅有1000公里,因此各種影片和消息不斷在網上流傳,甚至引來農業農村部的緊急回應——「蝗災對國內造成危害的幾率很小」。

  這一回應,背後的根據有哪些?

  ▼蝗群已擴散至亞洲,距離中國南部僅一步之遙

資料來源:FAO,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此外,大規模生物災害近年來屢見不鮮。從之前的禽流感,到去年的非洲豬瘟,後者導致生豬存欄基數下滑超四成,並引發豬肉價格暴漲,時至今日影響仍未結束。

  那麼,且不論蝗災是否會到中國,它對全球的糧食行業又會造成怎樣的威脅?

  國泰君安農業團隊第一時間發佈的報告《災情仍在繼續,關注糧食板塊》指出,儘管目前預計沙漠蝗蟲對國內農業影響不大,但考慮到本次蝗災潛在的破壞力,將對全球三大細分農業領域和國內的兩大農產品造成深遠影響。

  01 蝗蟲壓境

  蝗蟲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遷徙害蟲,而沙漠蝗蟲(Schistocerca gregaria)則是其中最具破壞性的一個種類。

  蝗蟲雖然生命周期短,對人體無直接威脅,但其可怕之處體現在其龐大的繁殖能力和巨大的糧食破壞力上。

  1、繁殖能力強。

  一隻雌性蝗蟲可產300顆蟲卵,成長期僅為2個月,只要雨水充分,蝗蟲一年可以孵育3-5代。

  ▼蝗災在水域充足的地方繁殖極快

資料來源:新浪財經,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2、食量大。

  一隻成年蝗蟲,每天都會進食與自身體重相當的食物,並且無所不吃。以每平方公里4000萬隻蝗蟲計算,一天之內它們可以吃掉3.5萬人的糧食。

  ▼蝗災幾乎無所不吃,而且食量很大

資料來源:新浪財經,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3、遷移能力強。

  沙漠蝗蟲可以御風飛行,速度與風大致相同,一天可以飛越150公里,山巒大海也無法阻擋。

  ▼沙漠蝗蟲從東非,一路飛行到印度

資料來源:DTE Staff/Down To Earth,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這場悄無聲息的蝗災,實際上從去年六月就已經開始。

  但由於東非肯亞地處偏遠,經濟落後,現代技術檢測設備奇缺,最開始人們並沒有意識到它的危險。一直到2019年年底,蝗災愈演愈烈、四處蔓延,才真正引起國際社會的重視。

  據聯合國糧農組織分析,這場70年一遇的蝗災,與2019年全球氣候變暖,以及年初澳大利亞的超級大火,導致東非持續的大暴雨有關。

  因為沙漠蝗蟲喜好在潮濕的土壤中產卵,一旦降雨,沙漠蝗蟲會瘋狂繁殖並用卵填滿土壤,每平方米土壤可以容納1,000隻蟲卵。

  東非在2018年5、10月以及2019年頻繁出現暴風雨天氣,地區植被生長快且含水量增加,這給蝗蟲充分的生長環境,沙漠蝗蟲群成倍增加。

  ▼全球變暖造成2019年異常天氣,可能是本次蝗災的核心原因

資料來源:百度文庫,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但真正的噩夢可能還在路上。

  據聯合國糧農組織分析,現有蝗蟲的幼蟲將於2月初孵化,4月初形成新的蝗群。如不儘快阻止將會持續製造災禍直到六月,屆時蝗蟲數量可能將再增長500倍。

  ▼全球蝗災逐步進入失控狀態

資料來源:新浪財經

  02 遷移路徑預測

  「蝗蟲不會等待,它將鋪天蓋地而來,製造毀滅性災難。」糧農組織副總幹事瑪麗亞·塞梅多近期發出了嚴厲警告。

  目前各國對蝗災都沒有較好的防控手段,面對大批的蝗蟲群,最佳手段仍然是空中控制,即利用飛機噴洒農藥。

  但由於噴洒成本昂貴,一次有效的空中防控成本大約在幾千萬美元左右,受災嚴重但貧窮的肯亞只有5架飛機進行噴洒,這也是造成此次防控不力的原因之一。

  ▼飛機噴洒農藥是最佳的殺蟲方式

資料來源:百度文庫,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目前,聯合國已經劃撥了1000萬美元抗擊蝗災,但距離糧農組織1月初預計的7600萬美元費用,仍有較大差距。

  蝗蟲大軍未來的移動方向有南北兩條線路:

  南向:預計將穿過印度,可靠的路線目前直指泰國方向。

  北向:中國與巴、印接壤地區的地形為高海拔的寒冷地區,蝗蟲很難越過,蝗蟲從西藏地區遷入中國的可能性不大。

  但如果中南半島陷落,根據中國夏季的西南季風由中南半島吹入雲南,則可能對中國雲南造成嚴重後果。

  ▼蝗群於2019年夏季抵達印度邊界

資料來源:FAO,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中國夏季具備西南季風

資料來源:百度文庫

  03 東亞飛蝗VS沙漠蝗蟲

  雖然蝗蟲入境存在一定機率,但正如農業農村部的回應中所說,國內其實無需過度恐慌。

  因為從中國歷史上的各次蝗蟲災害來看,基本上是東亞飛蝗造成的。而東亞飛蝗和沙漠蝗蟲在生存環境上還是存在巨大差別。比如,在地形上,沙漠蝗蟲更適宜在平原地形移動,在濕度上,沙漠蝗蟲也對濕度要求很高。

  加之食物、環境、天敵等因素,很可能導致沙漠蝗蟲在到達喜馬拉雅山和緬甸雲南的熱帶雨林時,與它之前適應的生存環境差異很大,再無法支撐及繁殖形成新的大群。

  就算是現在,在雲南和西藏聶拉木等地,還是有少量沙漠蝗個體的,但環境已經不允許它的大種群成規模地向東北——也就是中國內地方向——移動。

  換言之,沙漠蝗蟲已經到了自然給它的極限邊界。

  因而,至少目前我們估計,沙漠蝗蟲對國內農業造成巨大影響的機率還是十分之低。

  04 哪些農業領域會受蝗災影響?

  不過這場全球範圍內的蝗災,顯然已經開始對全球的農業領域造成巨大的影響。具體來說,以下細分領域的影響會更加明顯:

  1、糖板塊

  印度是全球產糖大國,蔗糖供給可能會因為蝗災出現波動,導致全球糖價的歷史性反轉。

  據調研顯示,蝗蟲咬食甘蔗葉片,輕則造成缺刻,影響光合作用;嚴重時僅留下中脈,影響甘蔗生長,使植株矮小、產量降低。

  結合印度行政區域圖和印度甘蔗種植區域分布圖,可以看出,距離巴基斯坦的北方邦易受到蝗災的影響,而該邦糖產量佔印度糖產量近50%。

  蝗蟲一旦侵入將影響印度甘蔗產量,進而影響印度食糖的產量。

  ▼印度甘蔗種植地分布圖

資料來源:百度地圖

  由於受氣候等因素影響,印度之前的糖產量波動較大,而其國內消費量基本保持穩定增長。因此,印度政府通過大量進口或出口調控平衡國內供求,通常呈現出口三年、進口兩年為一個周期的特徵,在凈出口國與凈進口國之間轉換。

  若無蝗災影響,按此周期,印度在19/20榨季仍為出口國。但如果蝗災超預期發展下去,可能導致巴基斯坦及印度兩地區甘蔗產量下降,導致白糖供給下降,印度或許由出口國變為進口國。

  而這,將對原本就處在牛市的糖價產生持續的助力。

  2、糧食板塊

  小麥、高粱都是蝗蟲喜食的種類之一,目前蝗災已經導致中、東非一帶的主要作物木薯減產。

  在巴基斯坦,蝗群已經破壞了該國近40%的農作物,巴基斯坦種植的小麥、棉花也可能遭受打擊。

  ▼巴印交界處被蝗蟲啃食的莊稼

資料來源:中國企業信息觀察網

  由於印巴兩國地理位置相近,目前,蝗蟲大軍已越過印巴邊界,入侵印度拉賈斯坦和古吉拉特兩邦,37萬公頃農田受擾,損失超百億盧比。

  印度也是全球的糧食大國,若蟲災進一步發展,預計對印度國內生產可能會產生一定影響,甚至影響全球格局。

  ▼印度出現蝗災地區

資料來源:地球知識局,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3、農藥化學板塊

  蝗蟲防治可以分為生物防治和化學防治。如果2020年的蝗災危害持續升級,將讓相關領域的產品需求有大幅提升。

  05 國內兩大農產品或受影響

  而從國內來看,兩大農產品或將受到影響。

  1、玉米:需求持續好轉,緊平衡狀態或被打破

  2020年,由於我們預計豬價仍會高位運轉,因此畜禽飼料對玉米的需求仍會好轉,利好玉米需求。

  ▼能繁母豬回升出現階段性拐點

資料來源:中國畜牧業協會,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而如果全球蝗災波及到國內,則會對原本就處於緊平衡的玉米產能影響更大,這一點值得關注。

  ▼中國玉米供需平衡表

資料來源:中信期貨

  2、水稻:產量短期或受蟲災影響而略有下降

  由於中國水稻集中產區離印度較近,如若印度蝗災蔓延至中國,很大可能對中國水稻產量產生較大影響,造成短期供給減少。

  ▼國內水稻種植面積廣闊

資料來源:農業部,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由於地理隔離因素,我們認為蝗災對國內水稻產量影響有限,但由於水稻消費短期內穩中有升,因此還是會對供需平衡造成影響。

  ▼水稻主要消費佔比

資料來源:國家糧油信息中心,國泰君安證券研究

  # 食用消費方面:國內水稻有近80%用於食用消費,目前,中國正處於政策性稻穀去庫存的特殊階段,未來去庫存力度有望進一步加強,低價米將在短期替代其他糧食消費,國內水稻需求短期或將小幅提升。

  # 飼料消費方面:2020年養殖業將逐步恢復,當前水稻競爭力較強,因此預計飼料消費有所增加。

  # 工業消費方面:目前中國食品工業仍處於快速發展階段,對工業用糧需求逐年增加,預計2020年工業水稻需求繼續保持增加態勢。

  ▼中國水稻供需平衡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