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敬業副總經理李剛:料場管理是鋼鐵廠降本的基本功!

敬業副總經理李剛:料場管理是鋼鐵廠降本的基本功!

北京新浪網 2020-01-18 01:00

來源:不止是鋼貨

各鋼鐵廠都在進行管理對標,今年民企裏面的石橫特鋼、方大、普陽成為噸鋼盈利前三甲,值得同行業尊敬和認真對標學習。

中國鋼鐵行業的開放對標,形成你追我趕的生產經營氛圍,極大地促進了中國鋼鐵的快速發展,針對長流程的鋼鐵生產,大家對各個工序對標重視程度比較高(比如燒結、焦化、煉鐵、鍊鋼、軋制等工序),對績效考核也比較重視。

誠然,根據各單位的情況不同,這些要因的改進,肯定也能增加企業的利潤,各單位同樣實施效果也會不一樣,所以對標必須是系統對標,特別是那些基本功方面的工作,而不能盲人摸象,偏擊一隅,對標效果甚微。前段時間,我到普陽看了看,他們的員工幹部幹勁很足,阿米巴與鋼鐵長流程結合激發起士氣,的確不可低估。值得各鋼鐵廠考核部門深思,在這裏不是討論主題。

今天我們探討的是一個不被重視的細節,影響很大,但往往沒有給予足夠的管理投入和資金投入,這就是料場管理,今天重點談一下料場管理對成本的重要影響。

料場是鋼鐵聯合企業長流程的第一道工序,由於其不同於其它工序,一般企業不願意在此處投資,特別是很多民企,開始就是利用一片空場地,甚至都沒有硬化,墊點鋼渣,就開始使用。後來有的上了機械化料場,但是算算成本好像不如地坑式配料降成本,所以機械化料場也變成包袱,總想改造去掉,直接供料。

從工藝降成本,適當的料場面積和處理方式是長流程降成本的關鍵,料場投資是從源頭控制了波動因素,下面我們從以下幾方面來聊一下料場是如何影響生產成本的。

PART1衡量料場能力

衡量料場能力,要看是否能達到所有物料分堆存放,且不採用額外機械方式進行堆存或二次提取。由於環保因素,全國大多數的原料場都採用了料棚,這使得本來就不大的料場面積更是可憐,有的料場根本存放不下七天的庫存,混料情況時有發生,不得不採用鏟車或勾機起垛,浪費巨大。

更關鍵是燒結、煤、焦炭源頭根本就達不到分堆存放,按計劃提取的要求。(說到這裏很多管理人員不以為然,認為自己能分堆存放,按配料計劃落實)請大家放下報表,看實際這些數據是怎麼來的?有些管理者從燒結抓鹼度穩定,而不從料場採取措施,結果逼出來很多假數。

更重要的是,用同樣的原料,不同廠子,各家差距非常大。這其中也有很多新原因,隨著近幾年環保管理加強,一是ZF對各種除塵灰的去向嚴格管控;二是由於投入大量環保設施設備,除塵灰量明顯增加(這無疑減少整個環境灰塵排放量),這些灰都到了料場,相當於增加了更多料種,更別提有害的灰了,能否均勻配加是工藝管理的難題和關鍵。

有的廠在料場配料中仍採用粗放的「三鏟加兩鏟」的方式,那你的後道工序的燒結、煉鐵如果能穩定,才是奇蹟呢!

PART2料場的管理和投資是長流程智能化和自動化的關鍵

料場配料的穩定是長流程生產工藝管理的基礎。試想,如果源頭的提取料都很粗放,那麼後面配燃料和熔劑再穩定,也改變不了波動。

有的廠沒在料場做工作,相反,特別重視工序的智能化和自動化改造,上了自動配料尋優,自動加水等先進的技術措施,結果效果也是甚微。相比用人,可能有所改進(這在管理不好的單位還是有變化的),但很難解決根本問題。

舉個例子,前兩年我調研國內比較先進的燒結生產線,就曾經調研過太鋼、首鋼和寶鋼本部燒結線,其中寶鋼的生產線用人最少,生產很穩定,相對自動化程度並沒有想像那麼高,沒有其它廠所有的自動加水等手段,但看到他們的料場,恍然大悟,我也聯想到寶鋼質量穩定的原因,源頭太穩定了!

再比如,高爐的專家系統沒有一家可以說命中率高的,沒人敢提「一鍵煉鐵」的,單純從煉鐵開發專家系統,不科學,也不經濟,因為高爐每時每刻都在變化,有的因素還有很在滯後性,專家系統也很難掌握多變數的波動控制。這不等於說高爐專家系統不可能,相反,我認為專家系統必須包含料場的管控,才可以實現。

PART3料場管理是各單位能否降成本的一個重要影響因素

現在鋼鐵市場好,鐵粉選擇上大家都採用主流礦,其實掩蓋了料場加工能力的問題。這段時間,那些料場加工能力弱的廠,自認為也可以,我還降低了料場的投資成本,決策是對的。

但大家設想,同樣的主流礦,快進快出的低庫存模式得到公認,各鋼鐵廠之間的差距就是物流成本差距。我們競爭什麼?料場管理。

早在2010年之前一段時間內,以日照、普陽鋼鐵為首的鋼鐵廠推行「低品劣質礦」燒結,我們姑且不討論其真正的性價比,就說他們的確是做到了。普陽鋼鐵實實在在採用了大量印尼粉和馬來粉,高爐用了大量馬來塊,這是事實。其它單位也想學習,這麼大比例你的料場都處理不過來,所以能仿效者無幾。

要想用其它新礦種,一是有技術指導,另一方面必須在料場管理上下功夫,使硬體具備,軟體管控,形成合力,外部市場再多變化,料場可以吸納不利,穩定輸出,這一方面可以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對鋼材質量的穩定也起著重要基礎作用,從而取得綜合效益提升。比如,經常變料的單位或者料場管理一塌糊塗的單位,也就生產普通材,你生產優質板材試試,天天是弄不清查不明的質量問題。

近幾年,各鋼鐵企業開始重視料場的投資和管理,也最得了很好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日照的焦炭雖大量外采且戶頭較多,但焦炭料場採用機械化混配,採用平鋪直取有效解決焦炭質量的波動;鑌鑫鋼鐵為解決來料穩定配加和生產高效的問題,斥資十幾億建造了原燃料接收、混配、輸出的綜合料場;一大批智慧料場正在不斷誕生。隨著產能置換政策的落地,長流程生產單體裝備越來越大,料場的重要性會更加突出並將嚴重影響生產。

引用一句古詩詞來線束今天的議題——「問渠那得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大家對標學習時要了解企業的核心基本功,指標和成本是結果和表象,只有我們抓對了才能「牽一髮而動全身」,事半功倍。

光大證券金屬王招華團隊研究框架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