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荔枝正式赴美掛牌上市,成為在線音頻第一股

荔枝正式赴美掛牌上市,成為在線音頻第一股

  摘要: 對上一輪融資仍然停留在2018年1月的荔枝來說,上市或許也是一趟救命之旅。

  來源:鈦媒體

  鈦媒體注:美東時間1月17日,UGC音頻社區荔枝(原荔枝FM)(LIZI.US) 正式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開盤價11.03美元,略高於11美元的發行價。

  2019年10月底,成立六年的荔枝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了IPO申請,此次荔枝赴美IPO承銷團成員包括花旗、海通證券、AMTD、Needham、老虎證券,招商證券、華盛證券及Prime Numbers。融資資金將主要用於創新產品研發、AI研發投入和海外市場拓展等。

  此前,荔枝曾將發行價由11美元至13美元更新至11美元,募資額亦從超1億美元調低至6100萬美元,甚至執行了「綠鞋機制」,而綠鞋機制主要在市場氣氛不佳、對發行結果不樂觀或難以預料的情況下使用,目的是防止新股發行上市後股價下跌至發行價或發行價以下,增強參與一級市場認購投資者的信心,實現新股股價由一級市場向二級市場的平穩過渡。荔枝方面曾披露,小米、微博已分別表達參與IPO意向認購,或至多認購3600萬美元的ADS。

  招股書顯示,荔枝至今仍未實現盈利。在敲鐘前,創始人賴奕龍對此表示:「我們的虧損不是因為業務的虧損,而是因為新的投入。隨著我們收入規模的擴大,2020年我覺得是可以實現全面盈利的。短期看,我們的收入還是以直播收入為主。」

  搶在喜馬拉雅FM、蜻蜓FM前面上市,獲得先發優勢

  公開信息顯示,荔枝上線於2013年,運營方廣州荔枝網路技術有限公司成立於2007年12月。荔枝以音頻電台起家,是一個集錄製、編輯、存儲和收聽於一體的網路電台。主要為用戶提供可以在線收聽和點播的電台節目,節目包括音樂、相聲評書、脫口秀、以及鬼故事和廣播等。

  同時,該平台也支持網路直播、播客入駐等服務。目前,荔枝已加入了IoT布局並與百度達成合作,嘗試將互動音頻落地到智能音箱IoT場景,同時在海外上線了語音互動娛樂的產品。

  2010年12月,荔枝就曾獲得創新工場100萬美元A輪融資。2011年12月,獲得晨興資本、經緯中國的1000萬美元B輪融資。2015年1月,荔枝獲得由順為資本、晨興資本、經緯中國、小米科技投資的2000萬美元C輪融資。2018年1月,荔枝FM更名荔枝,同時宣布獲得由蘭馨亞洲、EMC投資的5000萬美元D輪融資,這也是荔枝IPO前的最後一輪融資。

  根據招股書,目前荔枝前三大股東分別為創始人賴奕龍及其管理層團隊、經緯中國、晨興資本,三者分別持股30%、21.9%、21.5%,雷軍系的順為資本和小米科技也是重要股東。IPO後,賴奕龍持股22.7%,擁有64.7%的投票權;CTO丁寧持股4.3%,擁有13%的投票權;經緯中國持股為19.8%,擁有6.1%的投票權;晨興資本持股為19.4%,擁有6%的投票權。

  招股書顯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荔枝已擁有超過2億用戶,4660萬移動端月活躍用戶,570萬月活躍內容創作者,已累積超過1.6億音頻內容,總用戶平均月度互動次數超過25億次,移動端用戶日均使用時長約53分鐘。

  而根據2019年6月,iiMedia Research發佈的《2019上半年中國在線音頻市場研究報告》,喜馬拉雅月活用戶逾七千萬,遠超蜻蜓位列業內第一;易觀提供的數據顯示,蜻蜓FM的月活用戶和行業滲透率亦領先於荔枝。

  艾瑞諮詢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在線音頻市場用戶規模達3.77億,預計到2023年其用戶規模將超9億。與此同時,音樂、遊戲、在線影片的移動互聯網用戶滲透率已分別達到89%、82%、74%,而在線音頻市場的滲透率僅為45.5%,市場空間巨大。

  目前,國內音頻行業呈現喜馬拉雅FM、蜻蜓FM與荔枝 「三強鼎立」的局面。喜馬拉雅曾表示,2019年底已啟動Pre-IPO融資,融資額預計約為3.5億美元,同時或將謀求2020年赴美上市,初步計劃融資規模在5-10億美元之間;蜻蜓FM也曾多次對外釋放上市意圖。

  平均每年虧一億,七成收入分成給了主播

  業內普遍認為,目前音頻行業商業化變現路徑仍在摸索當中,這一點在荔枝身上得到了充分體現。招股書顯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前9個月,公司虧損分別為1.54億元、934.2萬元、1.04億元。其中,2019年前三季度的虧損幾乎是去年同期的十倍。

  對於虧損問題,荔枝曾解釋稱,這與加大研究和開發AI應用程序的力度、推出新的互動式音頻產品和功能以及增加營銷活動有關。在招股說明中,荔枝也明確表示,如果目前的情況不發生扭轉,公司大機率會繼續虧損下去。

  在敲鐘前,創始人賴奕龍對此表示:「我們的虧損不是因為業務的虧損,而是因為新的投入。隨著我們收入規模的擴大,2020年我覺得是可以實現全面盈利的。短期看,我們的收入還是以直播收入為主。」

  這從招股書來看,荔枝的虧損一方面是由於營收方式的單一。數據顯示,荔枝凈收入主要來自於虛擬禮品(即聽眾購買以向主播贈送的虛擬禮物)銷售,2018年全年及2019年9月30日的九個月,該收入佔總收入的比重高達98.3%及99.1%,而廣告收入不足1%。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荔枝用戶中付費比例僅有6.4%,難以通過優質內容獲取收入。

  另一方面,在成本上,截至2019年9月30日,收益分享費用即給主播的分成在成本中佔比高達93.4%,佔據音頻娛樂收入的比例亦高達70%。也就是說,荔枝將七成的收入都分成給了主播,留給自己的只有三成。

  通過高分成吸引並留住優質主播對荔枝而言是合理的選擇,但在這種情況下,荔枝就更應該尋找其它收入來源以保證自身發展。此外,這也增強了荔枝收入的不穩定性——一旦荔枝降低給主播的分成,就可能造成主播的流失。而根據招股書,荔枝的主播集中度較高,截止2019年9月30日,荔枝平台累計有2520萬主播,其中前100位主播賺取的打賞收入,佔到平台該項收入的近20%。

  對於喜馬拉雅和蜻蜓FM而言,盈利也並不容易。比如蜻蜓FM,對大V們的依賴與日俱增,但是平台需要支付高額的知識版權和推廣費用,掙錢的是大V,虧錢的卻是平台。在國外,荔枝模式相似的YouTube亦長期處於虧損的狀態。直到近幾年,YouTube才逐漸在用戶體驗、版權保護、廣告商需求和自身盈利四者之間找到了一條比較平衡的運營模式。一定程度上,YouTube最終還是投向了廣告的懷抱。

  賴奕龍提到,對於音頻領域來說,未來的盈利空間更多會來源於互動、社交、內容付費。荔枝嘗試在良性的社區生態里衍生更多的商業化空間,未來會繼續深耕UGC社區,同時拓展更多樣的盈利模式。

  所幸,荔枝的營收一直在高速增長。2018年荔枝錄得營業收入近8億,同比增速超過76%。2019年前三季度營收則超過8億元,同比增長46%,其中第三季度收入超過3億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長72%。

  此外,2019年前三季度,荔枝的經營性現金流仍然為負,不具備給公司輸血的能力。對上一輪融資仍然停留在2018年1月的荔枝來說,上市或許也是一趟救命之旅。

  (鈦媒體編輯石萬佳綜合自界面新聞、IT老友記、節點財經、新浪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