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劉二海:當初沈博陽介紹我投蛋殼 高靖敢打也會打仗

劉二海:當初沈博陽介紹我投蛋殼 高靖敢打也會打仗

北京新浪網 2020-01-18 00:30

  雷帝網 樂天 1月17日報導

  互聯網長租公寓運營商蛋殼公寓昨日登陸美國紐交所,股票代碼「DNK」,成為2020年登陸紐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

  按照發行價,承銷商行使超額配售權後,蛋殼公寓總計募集資金超1.49億美元,市值可達27.4億美元。

  蛋殼公寓投資人、愉悅資本合伙人劉二海表示,當初是蛋殼公寓天使投資人、董事長沈博陽把蛋殼的項目推薦給他,但當時自己有些糾結。

  蛋殼公寓創始人、CEO高靖和途虎養車的CEO陳敏曾是同事,陳敏評價「高靖非常能幹,很多方面都非常優秀」,陳敏的話給了劉二海很大的信心。

  劉二海認為,高靖敢闖進來,而且還做得不錯,這說明他敢打仗、也會打仗,也說明長租這個行當還可能不是一家能夠獨大,不是贏者通吃。最終,愉悅資本連續多輪投資了蛋殼公寓。

  對於蛋殼公寓此次上市,劉二海說,對蛋殼還是充滿著期待,市場波動、股價漲跌,都很正常。

  以下是對話愉悅資本合伙人劉二海實錄:

  提問:怎麼在同期的那麼多做長租的公司里,發現蛋殼的呢?

  劉二海:2016年下半年某個時候,沈博陽跟我說他投了蛋殼的天使。但即使到見高靖之前,我比較糾結的:8000間,太少了,行業中8000間的多了。

  這時候了解到高靖和我們途虎養車的CEO陳敏曾經是老同事,陳敏評價「高靖非常能幹,很多方面都非常優秀」,陳敏的話給我了很大的信心。另外一個事情還給我的信心,蛋殼當時的8000間房有很多都在北京,其實這很不容易,為什麼呢?

  因為另一家長租公寓的大本營在北京——當時兩家差距太遠了,我估計得至少有20倍。別人勢力很大的情況下,高靖依然敢闖進來,而且還做得不錯,這說明他敢打仗、也會打仗,也說明長租這個行當還可能不是一家能夠獨大,不是贏者通吃。所以在這個情況下,我約高靖來公司聊一聊。

  聊的說到底就是一個問題,你這房子數量太少,怎麼能增長呢?他說還是有非常大的空間,跟我講了他怎麼拿房、尤其是如何構建數據系統,那時候可能還沒現在這麼完善。

  我一聽覺的這事應該還有點意思,因為只是拿房,沒有數據支撐,這生意沒法規模化。數據系統這部分還是給了我深刻的印象。所以因為這麼幾個要素,我們連續投了好幾輪,第一筆就投了一千多萬美元。

  這個數據系統其實也解釋了蛋殼為什麼可以在兩年半時間從8000間做到40多萬間。有了智能數據系統,蛋殼就隨時掌握各個城市各個區域房價、租價的實時數據、進而分析出趨勢。這樣,拿房的時候就敢於去拿。否則你是不敢拿房子的,怕租不出去虧錢。

  這是蛋殼自建的系統,提升了整個運轉的效率,迅速拿房、迅速裝修、迅速流轉,沒有這個咱真成了二房東。沒有這些驅動,做不了這個生意,甚至電子門鎖當然也不用不起來。

  實際上這個公司的運營是個數據平台。很多人以為弄個房子不就行了?但你仔細想,多少錢收房合適呢?為什麼要收這間房?在什麼地方收合適呢?有沒有需求呢?你沒有調研、沒有預測,怎麼敢做決定? 

  那進一步說,「快」為什麼重要?對於長租來說,規模還是很重要的,規模上不去,你的營銷、服務、裝修、客服這些成本都分攤不下去。規模實際上是必要的條件,規模上去了,服務成本才能下降,單位投入的服務質量就上去了,而服務質量是長租競爭的核心價值。

  對蛋殼充滿著期待 市場波動、股價漲跌很正常

  提問:從資本市場角度看,當時瑞幸上市的一些因素,在今天是不是有改變?

  劉二海:一些項目選擇在發展到一定階段走向公開市場,是更好的選擇:公開市場上有更充足的資金;有更多樣化的融資工具。公開市場對公司的要求也更高,進而 推動公司更透明、對市場的反饋更及時,從而發展也更快。

  創投這個行當也在發生深刻的變化,包括一級市場,二級市場之間的關係在發生深刻變化。如果說在2018年下半年之前,整個資本市場是早期投資、後期投資都很活躍。今天其實這市場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實際上二級市場、一級市場後半部分的投資變得更加謹慎了,另外一些大的基金、明星項目出現了一些問題,整個市場也籠罩在對後期項目的擔憂里。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呢?主要是有幾個大的IPO,其實後幾輪投資人不掙錢,上了市的做公開市場的也不掙錢,那二級市場肯定不開心了,一級市場也不開心,都不開心肯定這麼做就繼續不下去了,那就改弦更張。這肯定是在發生的變化。

  提提問:蛋殼有沒有一個大致的盈利時間表?

  劉二海:市場上發生了這些變化,二級市場,包括成長期投資,都對虧損的事情更加敏感,不像過去求發展,現在是求盈利。這其實是一個平衡當期的盈利與長期發展的問題,找到合適的平衡點。

  對蛋殼來講,大家倒不懷疑它能盈利,我們作為投資人也沒有提過「數量上實現什麼樣的超越「,但是我們對一個事一直盯的特別緊,這就是品牌。行業的評價、各種維度的考察,你的服務水平確實是頂級的,這個還是我們追求的最重要的一個指標。當然,規模要相當,但是不能光追求規模,同時要把服務的品牌和質量要做起來,這是長久之計,否則我覺得不會長久生存下去。

  我們對蛋殼還是充滿著期待,市場波動、股價漲跌,都很正常。瑞幸也是在2019年三季度之後才開始漲的,並不是上市之後立刻就一飛衝天這樣。我們到現在一股都沒有賣,短期也不會賣,漲跌對我們沒什麼大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