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英法德啟動爭端解決機制 伊核協議置之死地能否後生?

英法德啟動爭端解決機制 伊核協議置之死地能否後生?

新浪科技 2020-01-16 01:25

原標題:英法德啟動爭端解決機制 伊核協議置之死地能否後生?

聚焦中東

是為了拯救伊核協議?還是為了重啟制裁鋪路?寧夏大學中國阿拉伯國家研究院院長李紹先15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道,歐洲三國啟動爭端解決機制是對伊朗中止履行伊核協議承諾所採取的一個「稍偏強些」的回應。「總體來講,歐洲想維護伊核協議的立場沒有改變。但在觸發這個機制之後,伊核協議也就被逼到了一個相當危險的境地。」

伊核協議可能已經走到了生死存亡的一刻。

在伊朗宣布全面中止履行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伊核協議)之後,1月14日,英國、法國、德國三國外長在巴黎發表聯合聲明,宣布三國按協議第36條訴諸爭端解決機制。

三國在一份聲明中說,自伊朗2019年宣布停止履行伊核協議部分內容以來,英法德三國一直積極回應伊朗關切,試圖說服其改變立場。但伊朗不斷突破伊核協議的關鍵約束,正在核擴散方面造成「日益嚴重且不可逆轉的」的潛在後果。

歐盟外交事務高級代表何塞普·博雷利14日當天表示,已收到三國的書面通知。他在一份聲明中說,「當前,維護伊核協議的努力比以往任何時刻都更加重要」,希望通過爭端解決機製為伊核協議找到出路,通過建設性的外交對話打破僵局。

對於歐盟的這一舉動,伊朗立即表示強烈反對。當天,伊朗外交部發言人阿巴斯·穆薩維在一份聲明中說,伊朗將「堅決回應」任何有意破壞伊核協議的行動,但歡迎為挽救該協議所採取的「真誠的」舉措。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隨後稱,歐洲採取了與美國一致的立場,「向美國的外交官低頭了」。

但歐洲三國表示,它們無法接受「伊朗有權減少對伊核協議相關承諾」的說法。「與它的聲明相反的是,伊朗從未啟動伊核協議爭端解決機制,因此,中止執行該協議的做法缺乏法理。」

根據伊核協議的規定,在啟動爭端解決機制后,各方有15天的時間來解決分歧,這一期限可以在一致同意的情況下被延長。最終,這一進程可能導致「立刻恢復」(snapback)對伊制裁——根據之前通過的聯合國決議,國際社會可以立即重啟對伊朗的制裁。

歐洲三國啟動爭端解決機制是不是要逼伊朗重新談判?歐盟駐華大使郁白15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堅決否認了這一說法。他說,剩下的伊核問題五國(中國、俄羅斯、伊朗、英國、法國和德國)以及歐盟都同意,伊核協議是讓伊朗遠離核武器的「最好的」(the best possible)協議。

郁白強調,啟動爭端機制的目的是讓各方繼續履行對伊核協議的承諾。「讓各方利益訴求達到平衡,是保證協議完整性的關鍵。如果做不到這一點,那麼協議就存在消亡的風險。」

是為了拯救伊核協議?還是為了重啟制裁鋪路?寧夏大學中國阿拉伯國家研究院院長李紹先15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道,歐洲三國啟動爭端解決機制是對伊朗中止履行伊核協議承諾所採取的一個「稍偏強些」的回應。「總體來講,歐洲想維護伊核協議的立場沒有改變。但在觸發這個機制之後,伊核協議也就被逼到了一個相當危險的境地。」

歐洲此舉引發了其他簽字方的擔憂。俄羅斯外交部14日表示,歐洲三國對伊核協議採取的行動可能導致局勢進一步升級。「我們堅決呼籲歐洲三國不要加劇局勢,並且不要採取使伊核協議前景備受質疑的步驟。儘管面臨挑戰,但伊核協議並未失去現實意義。」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5日表示,中方對英、法、德啟動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爭端解決機制感到遺憾,認為此舉無助於解決問題,也不利於緩和當前的緊張局勢。「中方始終認為,伊朗減少履行全面協議事出有因。美國單方面退出全面協議,無視國際法和國際義務,對伊進行極限施壓,並阻撓其他方面履約,這是伊核緊張局勢的根源所在。」

伊核協議走到生死存亡邊緣

1月5日,伊朗政府宣布進入中止履行伊核協議的第五階段即最後階段,放棄伊核協議中的最後一項關鍵限制,即「對離心機數量的限制」。根據伊朗政府發布的聲明,作為對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並重啟對伊制裁的回應,伊朗的核計劃將不再受到任何實際限制,包括鈾濃縮水平和純度、濃縮物質的數量和研發活動。

俄羅斯外交部14日在聲明中表示,伊朗中止履行伊核協議的責任應該落在美國頭上。「制定該機制時,沒人想到美國會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德黑蘭暫停履行伊核協議具有對等性,是對美國嚴重違反協議和聯合國安理會第2231號決議的回應。同時,伊朗核計劃仍在國際原子能機構的定期監督之下。伊朗完全遵守《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執行《國際原子能機構全面保障協定》。」

2015年7月,伊朗與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和德國達成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根據協議,伊朗承諾限制核計劃,國際社會解除對伊制裁。根據伊核協議正文第7條和第12條,伊朗在15年內最多保存300公斤經過濃縮的六氟化鈾,丰度最高為3.67%,不再建造重水反應堆或積累重水,多餘的鈾和重水應出口到國際市場。

2018年5月,美國單方面退出協議,隨後重啟並新增了一系列對伊制裁措施。作為回應,伊朗自2019年5月起分階段中止履行伊核協議部分條款。伊方多次表示,這樣做合情合理,根據伊核協議正文第26條和第36條,若依協議中止的制裁重啟,伊朗將視為全部或部分停止履行協議承諾的理由。協議執行若有爭議,將交由多邊爭端解決機制。

糾紛如一直不能解決,在經歷締約各方外長討論、三人諮詢委員會商討提出解決意見以及聯合委員會審議這一意見等程序后,將被提交至聯合國安理會,並可能最終導致聯合國對伊朗制裁自動恢復,那就意味著協議的徹底破裂。

李紹先指出,啟動爭端解決機制給解決問題保留了政治途徑,可以促使歐洲和伊朗開展更多協商和對話。但客觀來說,歐盟現在並沒有太多籌碼,讓伊朗回心轉意。「在當前的局面下,歐洲恐怕還是要做美國的工作。」

李紹先指出,如果歐洲能夠說服美國一定程度上放鬆對伊朗的制裁,那麼伊朗可能就會願意坐下來同美國就彈道導彈等問題進行談判,雙方就可能找到緩和當前緊張局勢、突破伊核問題僵局的辦法。

歐洲恐怕心有餘而力不足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2018年率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以來,歐洲就一直在試圖拯救這個岌岌可危的協議。英法德三國在聲明中說,它們不僅依照協議解除了對伊朗的制裁,而且一直希望恢復與伊朗的合法貿易,為此還設立了「貿易往來支持工具」(INSTEX)機制,旨在幫助歐洲企業繞過美國的制裁與伊朗進行交易。

但在伊朗看來,歐洲國家對伊核協議的支持始終停留在口頭上,並沒有讓伊朗獲得實實在在的經濟利益。伊朗外交部在聲明中說,自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以來,歐洲各方「未能採取切實而實際的行動來履行其承諾」。

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的初衷是,希望通過「極限施壓」讓伊朗同意重新簽署一份「更公平的」協定,以全面解決美國對伊朗的所有關切,如彈道導彈發展計劃、侵犯人權以及支持恐怖主義等。但伊朗政府表示,只要美國對伊朗實施的制裁還在,就不會重新同美國談判。

作為美國的盟友,歐洲對伊立場卻有很大不同。郁白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針對伊朗的其他問題,各方都可以提出進行談判的要求,歐盟也就其他問題與伊朗開展了對話,「但這些問題與伊核問題是分開的」。

在美伊緊張關係一觸即發之際,英國的立場似乎突然倒向了美國。英國首相約翰遜近日在接受採訪時說,要走出當前伊核協議的困局,有必要滿足特朗普的要求,與伊朗達成一個新的協議。「特朗普總統是一個出色的交易者,按照他自己的話說。讓我們共同努力,用特朗普協議取代伊核協議。」

英國的表態迅速得到了特朗普的認可。他在1月15日發文稱,「英國首相約翰遜說,『我們應該用特朗普協議取代伊核協議。』我同意!」

然而,郁白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他看到了約翰遜的表態,但相信約翰遜所說的協議「與伊核協議無關」,因為英國外交大臣是「完全認可」(in total alignment)伊核問題應同其他問題完全分開的觀點的。

在約翰遜發表上述言論后,英國外交大臣拉布14日表示,「迄今為止,我們依然認為,伊核協議是限制伊朗核野心的最佳協議,希望伊朗重新全面履行協議條約。」但他也表示,英國願意與美國及其他歐洲夥伴共同努力,以達成一項更廣泛的倡議,不僅能切斷伊朗發展核武器之路,還能阻止伊朗在中東採取破壞穩定的活動。

李紹先認為,在歐洲三國中,英國的態度是最偏向美國的,約翰遜的最新表態實際上就是進一步傾向美國了。「這可能最終導致伊核協議失效,這種可能性正在增大。」

與英國不同的是,法國在伊核問題上的態度更加實際。2019年9月,法國總統馬克龍在聯合國大會期間曾經提議,如果伊朗恢復全面遵守伊核協議,將向其提供大約150億美元的信貸額度。但由於需要獲得美國的認可,法國的倡議當時並沒有實現。但李紹先認為,「現在,仍然存在這樣一種可能。」

本月初,美伊緊張局勢在驟然緊張之後已出現明顯降溫。3日,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下屬「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在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外遭美軍空襲身亡。伊朗隨後向美國駐伊拉克基地發射了多枚導彈,但沒有造成人員傷亡。特朗普8日表示,美國將對伊朗實施新的經濟制裁,但也願與伊方就共同利益合作。

21世紀經濟報道及其客戶端所刊載內容的知識產權均屬廣東二十一世紀環球經濟報社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詳情或獲取授權信息請點擊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