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被點名的炒鞋平台:因王思聰安利出圈 融資數千萬美元

被點名的炒鞋平台:因王思聰安利出圈 融資數千萬美元

北京新浪網 2019-10-19 00:17

  原標題:被點名的炒鞋平台:因王思聰安利出圈,融資數千萬美元 

  目前國內已有10餘個「炒鞋」平台。「炒鞋」行業背後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金融詐騙、非法傳銷等涉眾型經濟金融違法問題值得警惕。

  一則點名警惕「炒鞋」的報導,再次讓這一持續火爆的話題重回視野。

  據媒體報導,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近日發佈《警惕「炒鞋」熱潮 防範金融風險》的金融簡報,稱目前國內已有10餘個「炒鞋」平台,毒、Nice、鬥牛、當客(get)、YOHO!有貨、識貨、切克、Drop store、95分球鞋、盯潮等,呈現出參與者數量多、交易量大、價格波動劇烈等特徵。

  簡報稱,「炒鞋」行業背後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金融詐騙、非法傳銷等涉眾型經濟金融違法問題值得警惕。值得關注的問題包括,一是「炒鞋」交易呈現證券化趨勢,日交易量巨大;二是部分第三方支付機構為炒鞋平台提供分期付款等加槓桿服務,槓桿資金入場助長了金融風險;三是操作黑箱化,平台一旦「跑路」,容易引發群體性事件。

  平台撮合交易,球鞋二級市場做成股市

  現在的市場開始流行這樣一句話:「中年人炒股,年輕人炒鞋。」

  把球鞋二級市場真正做成股市的,並非沒有。來自底特律的StockX是球鞋轉賣市場里的早期入局者,也將球鞋二級市場徹底做成了「球鞋股票市場」。去年,該公司宣布完成了4400萬美元的B輪融資。StockX創立於2016年,現在每天的交易額超過200萬美元,已有80萬用戶在平台上交易過商品,其CEO Josh Luber表示,公司估值已經接近10億美元。StockX的200萬美元日交易額中,15%來自中國用戶貢獻。

  在StockX買鞋類似於炒股,買家能看到每款球鞋的價格走勢及買賣雙方參考市價波動情況。在給出自己的心理價位後,系統將自動為買家匹配出價相同的交易方,而一旦與賣方價格匹配,賣方則需將球鞋寄到StockX的總部去鑒定,鑒定通過後再把商品寄給買家收貨付款。StockX就是通過向賣家收取傭金為主要盈利模式。

  虎撲旗下的毒是中國球鞋市場二級市場最為知名的平台,於2015年上線,並成為試圖撕開中國球鞋二級市場的入局者。

  剛開始,毒的功能只是一個信息交流和球鞋鑒定的平台。之後,有虎撲上的鑒定玩家將此類服務轉換為有償鑒定。2016年,毒增加購買功能,採取和「識貨」類似的模式,引導消費者到淘寶上的賣家店,毒逐漸完成了商業化閉環。

  在毒平台上,賣家展示貨物,買家進行挑選,相中後拍下產品,賣家將產品寄到平台,由毒提供產品鑒定和發貨配送。作為平台方,毒從中抽取一定比例的傭金。除了撮合交易之外,毒APP也提供單獨的鑒定服務,每件5元。

  玩家:毒收取約9.5%傭金,賣的越多抽成會相應降低

  令毒真正「出圈」的,是王思聰多次在微博上安利,並表示「此APP上買球鞋保真且便宜」。

  公開報導顯示,毒獲得了高榕資本、紅杉資本中國、普思資本的數千萬美元融資,脫離虎撲獨立運營,截至5月,估值達到10億美元。

  同時,毒公開的營收數據顯示,2018年中旬毒APP每月GMV已經接近2億元,2019年全年GMV可達60億-70億元,2019年3月毒的月活超過140萬。

  球鞋資深玩家小君曾對記者表示,在Nice、毒等APP出現之前,中國買潮鞋只有兩個辦法,一個是淘寶、貼吧,另一個是線下。線下原來受青睞是因為貨到得快,並且保真。但是因為是私人買手店,所以溢價率很高。

  毒、nice之類的中間商也會賺取部分差價。玩家告訴新京報記者,毒的平台傭金為9.5%左右,並且有階梯返佣,賣的越多抽成會相應降低。不過,還是有大量賣家選擇通過平台出售。有玩家告訴記者,這樣「周期短,雖然掙得少,但是回款快。」

  App Annie數據顯示,2018年雙十一期間,毒APP在蘋果應用商店免費下載排行榜上超越京東和淘寶,登上了總排行榜的第4位和體育類下載排行的第1位。

  不過,由於毒交易量大、用戶數量較大,被投訴和曝光的問題也較多。假貨、鑒定結果不準確、收「封口費」、傭金比例太高、訂單被隨意取消等問題在交流論壇中被屢屢提及。

  今年年初,毒就曾陷入售賣假鞋風波。2月,「毒APP涉嫌售假」的話題在微博上引發熱議。有用戶爆料稱,在毒上買了球鞋,但在另外一個平台上鑒定為假,毒給出300元作為「封口費」。

  對此,毒回應稱,「我們是一個第三方的平台,沒有採購和庫存之類的,主要模式是提供正品鑒定服務,我們是售假的天敵。此款鞋不屬於假貨,只是線上鑒別師出於負責的態度,認為商品鞋盒與鞋不匹配,存在拼圖嫌疑。雖然此款鞋不屬於假貨,但對於平台的過失表示抱歉。」

  炒出天價潮鞋,千元發售價漲到2萬元

  2004年,籃球明星Jordan帶著其紅黑戰靴來到中國,推廣自己的球鞋牌子Air Jordan。此後,明星代言、時尚品牌聯名等元素興起,球鞋開始進入中國人的視野。

  15年間,根據虎撲識貨披露的銷量數據,目前Air Jordan 1已經有815種配色,月銷量超過6萬雙,僅今年4月,Air Jordan 1 low 黑紅腳趾一款鞋的銷量就已經超過2萬雙。而在電商平台上,Air Jordan 1黑綠橙漆皮售價已經高達29849元。

  談及炒鞋「生意經」,小君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潮牌生意是粉絲生意。椰子鞋當時發售價1899元,但是通過明星效應和粉絲經濟,甚至已被炒到20000元。市場價比發售價高出30%非常常見,有的甚至是原價的好幾倍。其中,adidas2017年發售價不到2000元的350V2白斑馬椰子,上市一周內價格迅速飆到1萬元以上。NIKE的FF WHITE x Nike Blazer Mid彩虹配色鞋發售價也不過899元,在淘寶上的售價卻曾高達8000元。

  「搶鞋這種活動都是先到先得,比如前幾年搶adidas的椰子(Yeezy)就需要預約,預約成功後收到官方信息,才算真正獲取去實體店裡購買鞋子的資格。當時我提了幾雙,除了自留外,其他幾雙原價為1899元的鞋在微信朋友圈以高出700元的價格賣了。」嘗到甜頭的小君,後經「高人指點」逐漸找到門道,並開始僱人排隊買鞋。

  2017年,小君雇了20個人排隊購買AJ一款新鞋,從此踏上了「炒鞋」之路。兼職做「散戶」的兩年間,掙了近30萬。

  狂熱的消費需求,催生出二級市場。根據美國球鞋電商平台StockX數據,2018年球鞋二級市場銷量中,NIKE旗下的AJ品牌佔據44%的份額,NIKE品牌(除AJ外)佔26%,adidas品牌佔24%,其他品牌僅佔6%。2018年銷量前三的AJ ONE、Adidas Yeezy、AJ THREE分別溢價99%、30%、31%。

  而潮鞋市場的「霸主」、NIKE旗下的AJ也在不斷製造話題性。前不久發售的AJ1「禁止轉賣」,就被指是NIKE又一成功營銷案例。「通過這些限量款把產品的話題度炒熱,緊接著開始換著配色加大貨量發售,以此達到盈利的效果,這是NIKE最慣用的手段之一。」小君稱。

  除了限量之外,區域限定也是NIKE常用的一個營銷手段。由於發售貨量不是很大,而且只在指定的地區發售,區域限定的發售顯得更難得。

  新京報記者 張澤炎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郭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