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無證民宿借網路平台變短租公寓

無證民宿借網路平台變短租公寓

新浪科技 2019-10-11 00:49

  原標題:無證民宿借網路平台變短租公寓

  10月10日,北京市住建委發布《關於規範互聯網發布本市住房租賃信息的通知》,明確加大對違規發布房源信息處罰力度。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一些網路平台上的部分房源存在無證經營、衛生條件差、虛假房源、消防設施不達標等問題。

  這些房源大多藏身在居民樓中,無營業執照,平台上很多「環境優雅」「乾淨整潔」的房源,實際入住時卻是面積狹小、設施破舊的隔斷房,入住這些民宿也無需登記身份證。

  《通知》要求互聯網平台履行「審核義務」,加強審核、管理住房租賃信息,不得出現違法違規、虛假、重複和「殭屍」房源信息。但新京報記者以虛假房源資料在兩家民宿平台註冊,一天內均通過審核,並收到了意向客戶的訂房諮詢。

  民宿市場火熱,行業現狀卻亟待規範和監管。對外經貿大學法學院教授、北京市人大代表黃勇表示,對民宿的監管,目前還有很多方面處於空白地帶,這就很容易導致行業發展出現上述問題,相關部門應儘快制定完成並出台市級《民宿管理辦法》,做好科學規劃,加大政策扶持,完善准入條件,確定行業標準。記者也注意到,曾有消息稱2018年8月將推出北京市城區民宿和鄉村民宿的具體管理規定,但截至目前仍未見公布該規定。

  網上訂公寓遇到隔斷房

  「平台上看到的房間很高大上,實際上是個又臟又差的隔斷房。」聊起8月份的北京之行,郭勝(化名)說自己一肚子苦水。

  郭勝帶家人來京就醫,臨行前,他在一家平台上看到「北京心悅公寓」的照片,「房間看上去乾淨整潔,雖然寫著民宿,但跟酒店的房間也差不多少。」郭勝說,再加上該公寓的位置離醫院不遠,立刻下了一個三人間的訂單,298元一晚。

  入住當天,郭勝傻眼了:屋子裡油煙味很重,除了兩張床和一張桌子,幾乎就沒有別的地方了,窗戶很小,掛著一個破窗帘。看到跟平台上的照片嚴重不符的屋子,郭勝覺得自己被騙了。

  更讓郭勝無法接受的是,房間門鎖也是壞的,而且是隔斷房,「公共空間也沒有攝像頭,一點安全保障都沒有」。

  這家平台上,北京心悅公寓的評分為4.7分(滿分5分),評價內容包括服務、設施、位置、衛生等四項,評分旁邊是「很好」「房子真的很棒」的文字描述。

  在協商退款無果后,郭勝把自己的經歷以圖文的形式發在了消費者服務平台 黑貓投訴上,並要求退款。

  有類似遭遇的還有林晴(化名)。8月5日,她通過民宿平台預訂了一家西安某小區的民宿,一共三天,每天180元。

  「打開房門時,一股發霉的味道迎面而來,跟房東宣傳的高端大氣、精美舒適嚴重不符。」林晴說,她當即決定退房,但當時已經是下午6點鐘,在完全沒有入住的情況下,林晴覺得最多扣除一晚的房費,但沒想到被房東拒絕了,僅退還了她500元的押金,沒有退還三天的房費。

  在黑貓平台投訴后,這家平台介入處理,最終退還了其餘兩晚的房費。「作為國內知名的民宿平台,對於這樣的房源也能審核通過,太不規範了。」林晴說。

   入住假「民宿」不用身份登記

  8月21日,新京報記者在該平台,以99元的價格預訂了北京心悅公寓的一間鐘點房。當記者趕到該公寓在平台標註的「永定路66號」這個地址時,卻四處都找不到該公寓的任何標識。

  公寓老闆在電話中告訴記者,公寓就在附近,隨後會有人帶記者過去。約5分鐘之後,公寓老闆和一位中年女子出現,並委託該女子帶記者去附近的居民樓里看房。

  與記者一同前去的還有一對母子。他們之前就住過這家公寓,因為「價格便宜」,也是在該平台訂的。

  進入公寓后,記者發現,這其實是一處普通的居民房,隔斷後共有五個房間,外加一個廚房。最小的房間不帶窗戶,只有幾平米。該公寓主頁在平台上展示的照片只是其中一間條件較好的房間,但關於隔斷、無窗和凌亂的衛生間,只有客戶入住后才能看見。

  帶路的女子透露,這是他們整租下來之後改的,像這樣的房間他們一共整租了三四處,都在這條街上,租金每月7000到20000元不等,「都是隔斷的,一共有20多個房間。」記者注意到,該公寓當天已經全部訂滿,連客廳也住了人,任何人入住都不需要登記身份證。

  記者詢問安全問題,對方表示小區里有攝像頭,「非常安全」。而在這處公寓里,電線雜亂地盤在牆角,且看不到任何消防設備。

  這名女子還透露,他們沒有申領過營業執照,但在派出所報備過。記者致電屬地派出所被告知,經營民宿需要辦理特種經營許可證,並且向公安部門報備,「隔斷房是不允許做民宿用的」。

  《關於規範互聯網發布本市住房租賃信息的通知》明確規定,通過互聯網交易平台發布住房租賃信息的企業要依法登記、備案且正常經營住房租賃企業應于簽訂收進房屋或出租房屋合同之日起3日內,將合同主要信息(包括房屋坐落、面積、間數、價格和租賃雙方等)錄入北京市住房租賃監管平台。

  截至發稿,北京心悅公寓在這家平台上一共有116條評論,其中有56位用戶打了「低分」。這些用戶對其描述為「衛生不好」「隔音差」「房間小」「與圖片不符合」。房東對於每一條低分評論,幾乎都有大段的回應,稱自己的房子對得起這個價格。

  無證民宿多為租房經營

  同樣被投訴過的,還有一家名為「星期五公寓」的民宿。該民宿在上述平台評分也是4.7分,其主頁顯示「性價比高」「乾淨整潔」。

  從平台頁面上可以看到,該民宿一共有17間客房,每一間的被褥都疊得整整齊齊,價格從100多元到400元不等,也經常是訂滿的狀態。

  在評論區,有住戶稱該民宿不僅衛生極差,「拉個帘子就是一間房」,甚至還有人在走廊做飯,垃圾滿地。

  8月21日,記者通過這家平台又預訂了一間大床房,一共228元。在房主電話指路下,記者來到了一處待拆遷的樓房內。沿著樓梯走上去,走廊內堆放著各種待處理的生活用品,每個樓層都有一個公共的洗衣房和廁所。不少樓內居民乾脆在走廊擺上煤氣灶作為廚房。

  在一間拉著簡易竹簾的房間,記者見到了自己的床位。這間20平米左右的房間被隔成了三個房間,而且有兩間已經「租出去了」。房內除了床再也擺不下其他生活設施。

  在這裏入住,一樣不需要辦理任何登記。

  房東介紹,自己做民宿已經有十年了,有時候自己也會去北京西站攬客。樓上還有幾間房,不過也是像這樣隔開的,「你們要是覺得不合適,可以跟平台聯繫退款」。

  當被問到是否有更好一點的房間時,房東打開對面的一間房門,稱這間是沒有隔斷的,一共可以住四個人,398元一晚。

  在這個房間除了兩張床和桌子,還擺放著房東自己的生活用品,看起來剛住過不久。

  和星期五公寓只有一街之隔的還有雲姐之家公寓。唯一不同的是,該公寓並未在上述平台上線,而是通過其他平台招攬住戶。

  這間面積更狹小的民宿,兩居室被隔成了四個房間,其餘兩間分別是廚房和客廳,價格從160元到300元不等。房東直言她也是租的別人的房子經營民宿,並未辦理過手續,「像這樣的民宿我們樓里還有很多家,一般不會有人來查」。

   北京警方曾展開全市清理整治行動

  存在治安消防隱患、缺乏有效監管的日租房、網路短租房,真的沒人來查嗎?

  北京警方於2018年6月至9月,就組織開展了全市日租房和網路短租房清理整治專項行動,重點圍繞交通樞紐、繁華商區、高校區域等周邊帶有日租、短租性質的「民宿」、「特色民居」、「青年旅社」以及人員更換頻繁的出租房屋開展細緻排查。行動開展以來,公安機關共消除相關治安隱患4200餘處、消防隱患1.3萬處;取締具有群租形態的日租房、黑旅館和未經許可經營的日租房、短租房620餘戶,查獲各類違法犯罪人員840餘人。

  針對轄區內北京心悅公寓涉嫌違規經營情況,北京海淀警方在先期摸排后,於9月3日展開突擊查處,將路口正攬客的違法人員熊某抓獲。

  民警帶著熊某到其日租房內詢問情況。據熊某交代,她將房屋從屋主處租來,再放到平台上以「旅店」名義出租給來京人員。在租房時,租戶無需提供身份證等證件。租房也不需要從平台下單支付,相約見面交錢即可,價格也從100元到200元不等。

  直到民警進屋,一些住戶都不知道自己租住的是非法經營的日租房。民警介紹,違法行為人熊某曾因經營黑旅店被警方處理過,此次又重蹈覆轍。目前,熊某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新京報記者從海淀警方了解到,海淀公安分局在全區範圍內持續開展違法群租房、日租房、網路短租房等出租房屋專項整治工作,今年以來已拆除群租房600餘套,行政拘留違法行為人150餘人,取締違規日租房百余家。

   平台註冊虛假房源也可上線

  警方查處違規、違法經營的日租房、網路短租房的情況,也側面體現了共享住宿市場的規模不小。

  據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的預測,2018年我國共享住宿市場交易額為165億元,同比增長37.5%,繼續保持快速發展態勢。2018年我國主要共享住宿平台房源量約350萬個,較上年增長16.7%,到2020年,我國共享民宿市場交易規模有望達到500億元,共享民宿房源將超過600萬套。

  但在這場百億級規模的商業盛宴背後,新京報記者發現平台對房源的審核存在諸多漏洞。

  在一家民宿平台APP上,如果想成為房東,需要提交個人身份信息認證、房源真實照片、房源地址等信息。關於房源資質(購房合同或租賃協議)則是選填項,可提交也可不提交。

  在體驗中,新京報記者手持他人的身份證拍照,連同虛假的房源地址和照片上傳上述民宿平台APP系統后,不到24小時,就收到了審核通過的「上線通知」。換句話說,一家不存在的民宿已經可以上線營業了。

  根據這家民宿平台的房東規則,民宿需要配備正常工作的滅火器、確保屋內所有電器設備安全安裝、處理好裸露電線等。同時房東需要保證自己的房源符合公安、環保、衛生等主管部門規定。實際上,這些並沒有任何線上或線下的審核過程。記者此前探訪的多處公寓中,也並未看到有滅火器和營業資質。

  在另一家民宿平台上,記者同樣將這套虛假的房源信息提交后,也很快獲得了平台通過。儘管記者的實名認證並未通過,但還是很快就收到了意向住戶發來的尋房信息。

  新發布的《關於規範互聯網發布本市住房租賃信息的通知》要求互聯網平台履行「審核義務」,加強審核、管理住房租賃信息,不得出現違法違規、虛假、重複和「殭屍」房源信息。要求房屋照片與實際相符;租金、傭金等明碼標價,不展示發布超過30日未維護房源信息。

  違規發布房源的機構或個人將面臨房源下架、暫停發布房源信息1至3個月等處罰。違規發布房源信息3次以上的,不得再通過互聯網交易平台發布北京市住房租賃房源信息。

  「民宿」排名提升也可以「刷」

  記者這套根本不存在的「民宿」,在平台上線當天,就有平台工作人員來電提示,稱民宿的排名越高,獲客機會就越大,而排名則由經營者的接單率、拒單率和回復率決定。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民宿老闆告訴記者,除了正常接單提升排名,還可以僱人刷好評和買收藏量。

  在QQ群輸入「民宿」「刷評」等關鍵詞,很快就能找到專門組織給民宿經營者刷好評的團隊。

  其中一個團隊負責人小凱表示,自己有刷手群,可實名幫民宿刷好評,多家平台的房源都可做。操作流程是,刷手下單並帶圖好評之後,房東再將房費原路退回,並支付每單8元的人工費。

  「刷單晚上8點統一做,你白天可以正常營業。」小凱說。但他同時提醒,有些平台查得相對較嚴,如果被平台監控到有可能直接將房源下線。

  小凱介紹,增加獲客率的另一個辦法是,僱人收藏房源。「影響排名的因素有很多,收藏占不了太大比重,但收藏對轉化率影響很大,如果收藏量做到區域前五,還有『熱門民宿』標籤。」小凱報價,每個房源收藏的價格不等,100個起訂。

  記者將自己的房源發給對方后,很快就看到自己的房源收藏量從1變成了106。同時,小凱告訴記者,自己正在招代理,如果能拉到需要刷好評、買收藏的客戶,「每個月賺個三五千沒有問題」。

  「民宿行業亟須制定規範」

  針對目前涉及日租房、網路短租房等共享住宿市場的各種亂象,對外經貿大學法學院教授、北京市人大代表黃勇表示,酒店的業態已經是相對成熟的行業,而民宿更多的是個人的產權和個性的業態發展,對民宿管理的標準和要求具有特殊性,所以需要具體的系統的法律規範。但目前還有很多地方在這方面處於空白地帶,這就很容易導致行業發展出現問題,比如經營者隱瞞真實的房源信息、貨不對板等問題。

  黃勇表示,就北京地區而言,需要儘快制定完成並出台北京市級的《民宿管理辦法》,由文化和旅遊委牽頭,聯合公安、消防、環保、衛生、住建等部門共同參与到立法中,以便解決立法后各部門執法中的銜接不暢與多頭執法等問題,也便於為完善准入與行業標準打好基礎,並結合《旅遊民宿基本要求與評價》的規定以界定和出台可操作性的北京民宿行業標準,把民宿納入行業標準體系,對符合要求的民宿發放並維持其資格,否則不予發放和維持,藉此保障標準被普遍遵守,尤其是在涉及公共安全標準化方面。

  新京報記者 王飛翔 張靜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