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雲南城投236億併購失敗內情曝光

雲南城投236億併購失敗內情曝光

北京新浪網 2019-09-13 01:45

原標題:雲南城投236億並購失敗內情曝光 來源:新浪微博

  兩個月前,雲南城投(600239)236億的並購重組戛然而止,給業界留下了一連串問號。

  投資者試圖追問,這宗涉及金額巨大的「世紀交易」究竟因何終止,資產重組的後續計劃是什麼,事件終止對股東以及公司帶來怎樣的影響,等等,許多的問題被拋向了雲南城投。

  然而,雲南城投當時的回復也頗為官方,對於一些細節也並沒有披露,僅表示:因國內市場環境、經濟環境等客觀情況發生了較大變化,交易各方在部分重要條款上無法達成一致意見。

  「經交易各方友好協商,決定終止購買成都環球世紀會展旅遊集團有限公司100%股權並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事項。」

  如今,隨著時間的推移,關於這場「蛇吞象」並購案背後的一些細節逐漸浮出水面。

  業績困境與重組轉型

  這場並購重組最早可追溯至2017年11月。彼時,雲南城投就公告稱,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向雲南省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投集團」)、鄧鴻、趙凱、劉楊、尹紅、鄒全、柳林購買其合計持有的成都會展100%股權。

  根據當時的預案,按照標的預估值240億元,公司以4.35元/股計,購買資產擬發行股份50.95億股,另募集配套資金髮行不超過3.21億股,共發行54.16億股。

  這距離城投集團成為成都會展大股東僅過去一年多。2016年5月,城投集團以59億元收購成都會展34.23%股權,同時以59億元對成都會展進行增資。經過此番操作,城投集團得以持有成都會展51%股權。

  因此,對於該項交易本身就備受質疑,加上當時收購預案里提到交易標的需承諾三年內(2018-2020年)實現63億凈利潤的「對賭協議」,當時不少行業人士懷疑這宗交易裏面涉及利益輸送。

  無論該宗交易是否涉及以上問題,確定的是,當時的雲南城投正經歷它的業績困境和轉型陣痛,其期望通過注入優質資產以改善運營效率。

  雲南城投年報顯示,2016-2018年期間,該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97.7億元、143.91億元、95.43億元。2019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業收入18.85億元,同比下降51.86%。

  凈利方面,2016-2018年,雲南城投分別實現凈利潤2.44億元、2.64億元和4.91億元,當中,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其凈利潤僅為-3.65億元、1.12億元、-8.21億元,除了2017年實現了盈利,2016、2018年均處在虧損狀態。

  2019年1-6月,雲南城投實現凈利潤則是虧損7.85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凈利潤虧損8.05億元,同比分別為-325.42%、-277.21%。該公司稱,收入減少主要受上半年達到結轉條件的房地產項目較少等因素影響,地產開發銷售收入降幅明顯;此外,凈利下降則因為結轉收入下降,而費用化利息增加。

  面對業績的不景氣,雲南城投企圖通過注入優質資產,以帶動公司項目高周轉,並降低負債率,改善基本面。

  理想豐滿,現實骨感。2018年11月,雲南城投公告稱,因無法如期回復證監會對於收購的問詢,公司決定申請中止收購事件。至今年6月,輾轉經歷了近兩年,雲南城投對成都會展的收購最終以「終止」告終。

  這期間,雲南城投自身也經歷了一系列變故。今年5月24日,雲南城投前董事長許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5月27日,公司免去許雷董事長職務;6月12日,公司免去許雷董事職務及董事會下設戰略及風險管理委員會、薪酬與考核委員會、提名委員會委員的職務。

  對於成都會展收購案的失敗,雲南城投表示,自籌劃本次重組事項以來,公司積極推進相關事宜,公司、交易對方及中介機構就交易方案及核心交易條款進行了多輪溝通和談判,但因國內市場環境、經濟環境等客觀情況發生了較大變化,交易各方在部分重要條款上無法達成一致意見。

  同時,經交易各方友好協商,決定終止本次重大資產重組,並向中國證監會申請撤回本次重大資產重組相關申請文件。理由很官方,但並沒有讓投資者的疑問得到解答。

  意外曝光的「秘密」

  9月11日,雲南城投披露了一份名為《廣發證券股份有限公司關於雲南省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要約收購雲南城投置業股份有限公司之2019年半年度持續督導意見》的公告。

  這並非是為回答投資者「為何會終止收購成都會展100%股權」的疑問而披露的,但公告裏面的一些細節,或許能為投資者們窺探雲南城投和城投集團之間複雜的資產關係,提供一個窗口。

  據了解,今年2月,城投集團以5.20元/股的要約收購價格,向雲南城投除城投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融智投資以外的所有股東要約收購80,284,346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4月29日,城投集團對雲南城投的要約收購完成。

  隨著收購的完成,城投集團持有的雲南城投股份也由此前的36.9%,進一步增加到41.90%。事實上,隨著持股比例的增加,一直圍繞在雲南城投與城投集團兩者之間的同業競爭問題也揮之不去。

  9月11日的公告裏面,城投集團在「關於規範同業競爭的承諾」表述中,對於成都時代環球實業有限公司(下稱「時代環球」)不能注入雲南城投的理由為「時代環球暫不符合注入上市公司的條件」。

  具體而言,時代環球下屬公司康定溜溜城旅遊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拉薩聖地天堂會展旅遊實業有限公司和四川三岔湖長島國際旅遊度假中心有限公司,涉及房地產開發、酒店經營等業務,與上市公司雲南城投形成潛在同業競爭。

  然而,康定溜溜城旅遊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四川三岔湖長島國際旅遊度假中心有限公司的部分地塊均因高速公路佔用或被划為生態用地無法開工,未來開發存在不確定性。而拉薩聖地天堂會展旅遊實業有限公司則因位於西藏,客流量不穩定。其於2017年凈利潤為-9401.67萬元,盈利能力較差。所以暫不符合注入上市公司的條件。

  公告披露的資料顯示,時代環球成立於2017年8月8日,註冊資本為1億元,城投集團持有時代環球51%股權。樂居財經根據企查查信息了解到,成都會展與時代環球在股東組成、股東持股比例上均一模一樣。事實上,時代環球正是雲南城投在2017年為尋求資產的注入和重組,通過成都會展的股權鏡像平移而來。

  此前,雲南城投在宣布終止本次重大資產重組的公告裏面表達了惋惜「自籌劃本次重組事項以來,公司積極推進相關事宜,公司、交易對方及中介機構就交易方案及核心交易條款進行了多輪溝通和談判」。只是,經過了一系列動作和手段以後,成都會展最終還是沒能成功重組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不僅僅是時代環球,在城投集團與雲南城投複雜的資產關係中,規避同業競爭的道路也困難重重。

  除時代環球以外,城投集團旗下昆明未來城開發有限公司、騰衝瑪御谷溫泉投資有限公司、雲南民族文化旅遊產業有限公司、南昌金燕國際溫泉度假有限公司、雲南城投醫療產業開發有限公司、陵水順澤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雲南新世紀滇池國際文化旅遊會展投資有限公司、雲南海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東方航空賓館有限公司、昆明國際會展中心有限公司等近十家公司,均不同程度涉及房地產、會展、酒店業務,與雲南城投存在潛在的同業競爭問題。

  然而在公告中,這些公司多涉及土地問題,或者仍在虧損階段,抑或已委託別人管理,總而言之,按照城投集團的說法,在短期內均不符合注入上市公司。

  事實上,作為城投集團旗下上市公司,雲南城投的業績一直以來起起落落,公司的多元化和業務轉型也不溫不火。從一級土地開發到二級開發市場,再到城市住宅綜合體開發、旅遊地產、物業管理、休閑、養老、醫療、教育一體化的產品服務,雲南城投並沒有走出自己的路,轉型並不像想像中地順利。

  今年7月2日,雲南城投公告稱,保利集團擬參與城投集團層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城投集團控股股東可能因本次混合所有制改革發生變更,因此,該事項亦可能導致雲南城投實際控制人發生變更。

  由於雙方的合作方式、持股比例等事項均尚未明確,混改讓雲南城投的未來有了更多可能性。這或許也是雲南城投集團不急於向上市公司注入資產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