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NOWnews今日新聞 《俗女》阿嬤的「純情青春夢」:將死之際 我想做回自己

《俗女》阿嬤的「純情青春夢」:將死之際 我想做回自己

NOWnews今日新聞 2019-09-11 08:48
njocneewbt
▲楊麗音(右)把《俗女養成記》裡頭的阿嬤演得絲絲入扣。(圖/華視提供)
台劇《俗女養成記》正在熱播中,該劇不只捧紅飾演「陳嘉玲」的謝盈萱,由資深演員楊麗音演繹的陳嘉玲阿嬤「月英」,最後兩集的表現非常出色,她在歌唱比賽中演唱的那曲「純情青春夢」,字字句句都象徵著古早時期被傳統價值觀綁架的女性,亟欲掙脫禁錮,渴望活出自我。
 
▲楊麗音把《俗女養成記》裡頭的阿嬤演得絲絲入扣。(圖/華視提供)

陳嘉玲的阿嬤「月英」心直口快、活潑有朝氣,劇中一開始算是丑角擔當,有她的場子就有笑聲。然而第一集,我們卻能從月英對小陳嘉玲的教誨裡,發覺她對婚姻仍保有封建時代的傳統思維,她告訴還是小女孩的陳嘉玲:「妳以後長大可以嫁尪的時候,就趕快嫁一嫁,不要跟妳小姑姑一樣,想東想西,想越多就越難嫁,越晚嫁就嫁越差。」還強調,嫁尪就要嫁有錢的,才會好命。



已知陳嘉玲和交往多年的男友分手後,月英更是急急忙忙為孫女籌劃相親,她認為女人若是沒結婚,人生就不能算是完整。她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孫女好,卻也成為陳嘉玲莫大壓力之一。

如此期盼孫女嫁人的阿嬤,內心深處有個遺憾,她很希望能再次聽見自己的名字─李月英。

從小爸媽叫她阿月,朋友叫她月英,她尚且保有些許自己。但結婚後,她被冠了父姓,成了「陳李月英」。妻冠夫姓本身是一種歷史演變下的產物,意謂夫權婚姻的強大,妻子只能是丈夫的從屬物,必須以夫為天、母憑子貴。

「外面的人都叫我陳太太,要不然就是叫我老闆娘、醫生娘,最後卻變頭家嬤,也有人叫我陳媽媽。家裡面他們叫我媽媽,你們叫我阿嬤。我也好久沒聽到我自己的名字了。」
 
▲《俗女養成記》感動台灣觀眾。(圖/華視提供)

不免想起在宮崎駿動畫《神隱少女》中,女主角千尋忘記自己的姓名,因此找不到回家的路。同樣在《俗女養成記》裡,月英失去自己最初的名字,如同捨棄了自我價值,她被迫肩負傳統華人女性該有的責任,即是:進入婚姻後,妳只能是某人的妻子、母親與阿嬤。

當陳嘉玲吶喊著不想結婚時,月英阿嬤深層想法,其實是非常羨慕孫女的,她很渴望像孫女一樣想幹嘛就幹嘛。就連最後,月英阿嬤的遺願,是希望死後骨灰撒向大海,真正得到自由。

生前無法好好成為李月英,那麼死後,讓我做自己一次吧?
 
▲楊麗音把《俗女養成記》裡頭的阿嬤演得絲絲入扣。(圖/華視提供)

最後一集歌唱比賽裡,月英阿嬤選了一首歌,名叫〈純情青春夢〉。她說「我是要唱給一個人聽的」,她沒說的是,那個人就是她自己。

從「歸去看破來切切卡實在」到「查某人嘛有自己的願望」,每句歌詞就像是月英阿嬤在追悼著自己一去不復返的青春,而她也終於在日暮將致,才真正體會到婚姻不該是女人唯一的歸宿,女性也可勇敢追夢,努力活出無需他人襯托的自己。
相關新聞 《俗女養成記》紅什麼?陳嘉玲三句吶喊擊破女人困境 《俗女養成記》精闢職場學 求職不順只是放不下自尊 《俗女》謝盈萱、嚴藝文今直播 邀六年級女生開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