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 北京新浪網 一個抑鬱症患者想說的話

一個抑鬱症患者想說的話

北京新浪網 2019-08-15 04:15
原標題:一個抑鬱症患者想說的話

  記得當年,父母與朋友知道我患上抑鬱症時,他們驚訝的表情立刻烙在了我的腦海里,後來我總被那個場景刺痛。但這本不應該讓人意外,抑鬱症患者並非一個人數稀少的邊緣群體。中國約有5400萬抑鬱症患者,相當於平均100個人裡至少有4個抑鬱症患者。患者人數眾多,面貌卻模糊不清,是因為這個群體將自己隱匿起來,據統計,中國心理疾病人群就醫率不足10%。缺乏專業治療的後果,就是中國抑鬱症患者有極高的自殺率。許多抑鬱症患者不願接受治療,並非因為他們不痛苦,而是因為社會對抑鬱症缺乏理解,這使得他們寧願逃避事實,直至墜入深淵。

  憂鬱與心情低落,本是人類再正常不過的情感,但只要給予足夠的時間與放鬆,人們總能從中走出來,這也是我們日常生活中對心情不佳者的告誡。但當憂鬱逐漸拉長時間,變得黏稠,與其他難以名狀又沉重痛苦的情緒糾結在一起,緩慢地將一個人包裹時,他自己會感受到其中微妙但卻有如鴻溝般的區別。這時,無論是別人還是他的內心,都會提醒他:這只是一時的情緒,做點開心的事情,過一段時間就好了。只是隨著時間推移,抑鬱會逐漸淹沒他,並將他拉入更深的泥潭裡。抑鬱症與日常的憂鬱有感受上的類似,並且難以有明顯的外傷暴露給他人看,這會讓人懷疑抑鬱症患者在無病呻吟,或是逃脫應負的責任,甚至患者也會開始質疑自己的感受,懷疑自己是性格軟弱或意志不堅強,加上抑鬱症本身就會抽干患者的行動力,許多患者都只能默默承受。

  即使抑鬱症患者能夠鼓起勇氣,尋求醫藥與心理諮詢的幫助,也很容易陷入兩方面的困境。首先,中國的精神科醫療資源極其缺乏,並且分佈不平衡,這導致許多患者無法及時得到醫療支持。據統計,目前精神科專業醫生僅有3萬人在崗,而根據專業人士評估,需要50萬位醫生才能滿足精神衛生服務的需求,而大部分的醫學院沒有精神衛生專業的設置,也無法及時補充其中的缺口。

  即使得到了醫療救助,醫生為患者開出了診斷單與藥物,他們也會很容易被打上「神經病」的標籤。周圍的人會將他們與重度精神分裂症患者相提並論,斷言他們無法擺脫「精神病」的糾纏,「這輩子完蛋了」,而這些人包括他們的父母、他們敬重的老師與他們的至交好友。這些污名對患者心靈造成的傷害是持久的。即使在多年後的今天,父親在我拿到診斷單的那天對我說的話,還刺痛著我的心:「你這輩子是廢了,是嗎?」儘管今天我暫時告別病痛,這樣的話也令我難以忘懷。

  沒有人想得抑鬱症,但當它猛烈撲向你時你卻無法避開。每個患者得抑鬱症的直接原因,當然來源於個人的生命體驗,但許多學者已經敏銳地發現,從前只屬於少數人的抑鬱症,如今迅速「平民化」,成為21世紀的流行病。抑鬱症的流行不僅是個人的原因,背後也隱含著社會的變遷。韓國哲學家韓炳哲就指出:我們身處充滿競爭的、效績主導的功績社會,每個人都被要求「積極生活」,相信只要努力就能自我實現,而失敗是絕對不行的,並且要歸咎到自身不夠努力上。這種人生態度在社會中蔓延,導致人們很容易倦怠與精疲力竭,也讓越來越多的人陷入抑鬱症的泥潭中。有研究就指出,每天工作11個小時或更長時間的人患抑鬱症的機率比每天工作7~8個小時的職員高2.5倍。如今,企業拚命鼓勵年輕人積極奮鬥、互相競爭的社會氛圍,與越來越加速的生活節奏,固然創造了巨大的經濟價值,但同時也製造了數量驚人的抑鬱症患者。

  幫助抑鬱症患者,其實也是在治療社會的創傷,抑鬱症不僅是個體的疾病,也是社會問題的癥狀。我們需要的不僅是親友的擁抱與安慰,還需要社會對抑鬱症的了解、足夠且分佈均衡的精神醫療資源以及對現代社會生活節奏的反思。畢竟,每一個抑鬱症患者,內心深處都希望有人能將自己從泥潭中拉出。

洪崗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8月15日 02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