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瑞幸咖啡賬單里的秘密 恢復開店速度

瑞幸咖啡賬單里的秘密 恢復開店速度

新浪科技 2019-08-15 02:02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 瑞幸 咖啡賬單里的秘密 

  上市后的瑞幸咖啡仍然在不斷「折騰」,做供應鏈、上小鹿茶、謀求出海……8月14日,瑞幸咖啡上市后的首份財報公布,從數據來看,瑞幸咖啡今年二季度營收符合預期,在門店數量大幅增加的同時,虧損也繼續擴大。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瑞幸咖啡二季度的不同類型門店數量變化極大,尤其是曾一度被看作是瑞幸咖啡核心的外賣廚房店發展似乎陷入停滯狀態,轉而大力發展快取店,與此前瑞幸咖啡CEO錢治亞公開表示的核心模式為快取不謀而合。與此同時, 星巴克 在自提業務上也並未放鬆,並且於上月在北京開設了首家「啡快」概念店,二者之間的戰火也隨之轉移。

  恢復開店速度

  8月14日,瑞幸咖啡發布上市后的第一份財報。財報顯示,瑞幸咖啡二季度總凈銷售額為9.091億元(約合1.324億美元),較上年同期的1.215億元增長648.2%,凈虧損為6.813億元(9920萬美元),上年同期凈虧損為3.33億元。其中,2019年二季度瑞幸咖啡產品凈收入為8.7億元,同比增長689.4%;2019年二季度,瑞幸咖啡累計交易用戶數2280萬,新增交易用戶590萬,平均月活用戶620萬,同比增長410.6%。瑞幸咖啡表示,凈收入增長主要得益於交易客戶數量增加、交易客戶平均購買商品數量增加、有效銷售價格提高等。

  從開店速度上看,瑞幸咖啡正在努力實現當時許諾的2019年底全國門店總數超過4500家的目標。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瑞幸咖啡門店數達2963家,比2018年二季度的624家門店增加了374.8%。同時,瑞幸咖啡門店運營虧損較去年同期下降31.7%至5580萬元,接近店內盈虧平衡點。財報數據顯示,瑞幸咖啡快取店和優享店門店數量分別從2018年12月的1811家和86家到2019年3月的2163家和109家,再到截至2019年二季度的2741家和123家,這兩種門店類型數量一直在不斷增加。

  與瑞幸咖啡之前招股書關於門店數量的數據相比,上市后獲得補血的瑞幸咖啡明顯恢復了開店速度。上海啡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振東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從年初到4月,瑞幸咖啡的開店速度其實是在下降的。與2018年四季度相比,瑞幸當時月均開店約258家,一個季度內門店數量從1300餘家增加到了2073家,但是到了2019年1-4月,門店數量為2370,新增297家門店,月均增速為74家,這其實從側面反映出瑞幸咖啡資金壓力加大,門店增速放緩。與此同時,瑞幸咖還需要通過補貼的方式獲客,然而這些都是促使瑞幸咖啡迫切尋求上市的主要原因。

  外賣店「停滯」

  在瑞幸咖啡的首份財報中,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瑞幸咖啡本季度不同類型的門店數量變化十分明顯,外賣廚房店發展出現「停滯」之象。

  瑞幸咖啡在創立后不久就在媒體發布會上公布了瑞幸咖啡的不同門店類型,主要包括快取店、優享店和外賣廚房店。根據瑞幸咖啡二季報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30日,瑞幸咖啡的門店總數為2963家,其中快取店占絕大部分為2741家;優享店也保持增長共有123家;但值得注意的是,瑞幸咖啡的外賣廚房店數量卻僅有99家,相比上一季度只新增了一家。而2018年6月30日時,瑞幸咖啡的外賣廚房店數量為246家,也就是說在過去的一年中,有147家瑞幸咖啡外賣廚房店關店,且這一數字是從去年開始持續走低,並在今年一季度銳減。

  對此,北京商報記者聯繫到瑞幸咖啡相關負責人,對方僅確認了門店數量變化的事實,卻對為何關閉大量外賣廚房店及未來不同門店類型的發展方向,不做回應。

  儘管瑞幸咖啡並未對此作出明確回應,但記者還是找到了瑞幸咖啡關閉外賣廚房店的端倪。今年5月29日,瑞幸咖啡剛剛上市后不久,錢治亞就在瑞幸咖啡2019全球合作夥伴大會上表示,計劃到2021年底,瑞幸咖啡的門店數量過萬。這意味著瑞幸咖啡需要在兩年半的時間內開出近8000家門店。與此同時,錢治亞強調,瑞幸咖啡的主打模式是快取並非外送,希望能將門店開進寫字樓和企業。錢治亞表示,外送並不是瑞幸咖啡的主打模式,外送雖然方便但成本高,每單外送成本大約在9-10元。瑞幸咖啡希望將門店開到離消費者更近的地方。

  據了解,隨著瑞幸咖啡快取店密度的增加,外賣需求正在逐步下滑,2019年一季度瑞幸咖啡的外送訂單佔比只有27.7%,相比去年同期的61.7%,下降非常明顯,而瑞幸咖啡的單杯咖啡成本也在隨之進一步下滑。這也是瑞幸咖啡從外賣模式向快取模式轉變的信號。

  對此,上海啡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振東表示,從目前瑞幸咖啡不同門店類型數量分佈來看,外賣廚房店是瑞幸咖啡在特定渠道的過渡方案,是在無法開設快取店的地區的一個臨時解決方案。加之,外賣配送費正在不斷上漲,這已經成為整個外賣行業的不能承受之重,瑞幸咖啡如果繼續投入在外賣業務上,那將很難控製成本。

  競速咖啡自提

  仍然是在瑞幸咖啡2019全球合作夥伴大會上,錢治亞曾公開表示,瑞幸咖啡自創立以來就遭到各種質疑,一路都是不看好瑞幸咖啡的聲音,「但也就是在這個過程中,讓我們的競爭對手看不清我們的模式和戰略,讓我們能夠獲得悶聲發展的機會和時間」。

  錢治亞所指的競爭對手其實就是瑞幸咖啡自創立以來就一直不斷公開向之叫板的星巴克。當時這句話在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看來,大意就是:「大家一開始都以為瑞幸咖啡的核心模式在於外送,星巴克也在短時間內找到了支持其外送業務的合作夥伴,但瑞幸咖啡的核心模式卻是自提,大家都在唱衰瑞幸咖啡外送模式的時候,瑞幸咖啡已經開設了大量的自提門店。」

  然而星巴克卻並沒有放鬆,就在錢治亞公開表示瑞幸咖啡的核心模式是快取前7天的5月22日,星巴克中國的「在線點,到店取」服務——「啡快StarbucksNow」(以下簡稱「啡快」)在北京、上海兩大城市的代表性商圈門店上線。目前北京的大部分星巴克門店都已經開通了「啡快」通道。

  在這之後的7月12日,星巴克全球首家啡快概念店在北京金融街揭幕,這一新的零售門店業態包含「在線點,到店取」的啡快服務、專星送外送服務和到店體驗三大服務功能。星巴克中國計劃將啡快概念店陸續布局全國城市,在核心商圈、交通樞紐等高客流區域進行策略性布局。

  儘管上市后的瑞幸咖啡看起來沒有之前那麼高調地針對星巴克,但雙方在業務布局方面的追趕的節奏已然十分緊張,雙方未來的競爭核心也有可能會落在以自提模式為主的門店上。

  王振東表示,優享店由於是直接對標星巴克核心門店的,而星巴克和其他新進入的國際連鎖店大部分都是在該細分市場布局,瑞幸並不佔優,並且由於門店面積較大、營運成本較高,對於上市后急需讓虧損收窄的瑞幸而言不利於財務表現。因此,預計未來瑞幸依然會進一步擴大在快取店細分市場的優勢,同時通過跨界合作的模式開設主題優享店。這樣對瑞幸咖啡而言比較有利於與星巴克形成差異化競爭。

  但在上述業內人士看來,星巴克加速下沉的同時還需做好一二線城市的防守,因為瑞幸咖啡的價格優勢明顯,並且仍在不斷補貼獲取流量,因此星巴克也需進一步提升自身的消費體驗與瑞幸咖啡展開流量競爭,因此星巴克應該也不會放鬆自提業務的布局和推進。

  北京商報記者 郭詩卉 郭繽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