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今年的5G手機明年就淘汰?這個誤解有點深

今年的5G手機明年就淘汰?這個誤解有點深

新浪科技 2019-07-23 09:23

  5G手機現在升級為一個全民話題。

  「5G技術超車」不光晉陞為國策,在產業、企事業單位以及媒體的多方關注下,就連普通老百姓那裡這個話題也具備了一定的民眾基礎。

  如今,在5G產業快速發展的初期,產生了很多5G網路的爭論,比如此前產業界已經給出信號:2020年起,5G終端必須具備SA組網的模式,NSA單模組網(NSA only)的5G手機將禁止入網。而有終端廠商也說:NSA組網很快淘汰,希望大家都提供真5G手機(基於SA組網),現在推出的5G手機則幾乎全部採用NSA組網的模式。

  這兩件事情發生在一起經過過分解讀後,甚至讓消費者產生了一些錯覺:NSA單模5G手機明年就無法使用5G網路了,今年推出的所有5G NSA手機也不是「真5G手機」,不能買。

  這篇文章的目的就在於解釋——5G NSA組網和SA組網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們與產業界是如何關聯的?

   NSA和SA是怎麼來的?

  先說NSA組網和SA組網標準是怎麼來的。

  2018年6月14日,3GPP全會批准了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標準(5G NR)獨立(SA)組網功能凍結。加之2017年12月完成的非獨立組網(NSA)NR標準,5G已經完成第一階段全功能標準化工作,進入了產業全面衝刺新階段。

  根據3GPP的規劃,5G標準分為了NSA非獨立組網和SA獨立組網兩種。其中,5G NSA組網方式需要使用現階段的4G基站和4G核心網:以4G作為控制面的錨點,滿足激進運營商利用現有LTE網路資源,實現5G NR快速部署的需求。而5G SA獨立組網方式則是需要全新投入建立基站,直接連接5G核心網。

  簡而言之,從技術角度而言,NSA組網就是融合現有4G基站和網路架構的基礎上部署5G網路,SA組網方式則是完完全全的5G基站和網路架構。

  為什麼出現了兩種標準?

vivo 5G通信研究院總經理秦飛vivo 5G通信研究院總經理秦飛

  vivo 5G通信研究院總經理秦飛告訴PingWest品玩,兩種不同組網方式其實對應了時代不同的需求。「5G要想快速上,就得依託4G網路再加一個5G新的基站、新的空口,把速率快速提上來,這是一種路線,很多海外運營商比較認同這種路線快速發展用戶或者發展流量。而基於流量、用戶之後,帶來更多的是上層的eMBB移動寬頻,NSA會帶來內容和體驗的率先升級,所以出來NSA組網的路徑。」

  而SA組網則對應5G時代後續的需求。國際電信聯盟ITU定義的5G三大應用場景分為:eMBB(增強型移動寬頻), uRLLC(超高可靠低時延通信),mMTC(海量機器類通信)。前者eMBB通過NSA組網可以快速部署,讓人們提前享受到5G的快速應用;而真正的「5G大餐」: uRLLC和mMTC造就的工業互聯網、自動駕駛、智慧城市等則需要SA組網標準成就。

  3G到4G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通信標準從來不會跳躍式發展,技術普及也需要一定的過程。至於怎麼用,在這個過程中,運營商怎麼思考是關鍵的一環。

   運營商的算盤

  對於運營商的複雜思路,NSA和SA組網方式其實有一個很好的比喻:你是一家開烤串店的老闆,在現有客源、收入雙雙穩定的情況下,如果需要擴大店面,你是先在外面多支幾張桌子穩定擴張,還是拿出很大一筆流水再開另一家全新的店面承擔一定風險?

  對於運營商來說,採用NSA組網的方式就是「支桌子」:那麼,5G建設速度會非常快。利用4G基站加裝5G基站,即可實現5G網路覆蓋。但由於架構使用的還是4G網路架構,導致5G網路的海量物聯網接入和低時延特性無法發揮。

  而SA組網方式就是「開全新的店面」:在還沒有5G用戶基礎的情況下,它面對的是更多的前期成本投入。秦飛透露,「我聽到運營商說,他們如果全網都做成了兩個都支持,也就多增加20億的成本,20億對運營商的5G建設來說還是很小的數字。」

  按照秦飛的理解,因為SA具備更好的技術特性,所以在NSA和SA組網兩種分支里,中國運營商和政府對於SA應該長期看好。但考慮到SA組網方式的技術、投入以及商業上的考量,SA只能作為長期目標,但5G還是要快速落地的。

  由此,引出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先投入巨資建網和還是先培養基礎應用。

  其實從全世界來看,NSA目前還是主流。秦飛說,現在全球範圍內已經有18家運營商商用了。在韓國已經用了3個多月時間發展了140多萬用戶,並且都是NSA only的終端。

  而技術上來看,三大運營商對基站終端的要求其實是未來希望終端是SA+NSA都支持:不能說現階段的NSA手機將來不能用,或者說海外的NSA用戶漫遊到國內沒信號——只要模式一打開,不管你的手機是SA only的手機,還是NSA only的手機,都是可以使用的。

  但考慮到5G商用的進程,目前的階段性任務不光是建立基站的問題,還要考慮快速培養用戶和打造5G應用。

   終端廠商的階段性使命

  對於NSA和SA組網方式的未來發展,秦飛的判斷和產業界大體上是一致的:在未來長時間內都將是NSA和SA組網並存,然後逐步向SA組網過渡。

  前面已經提到,國際電信聯盟ITU定義的5G三大應用場景分為:eMBB(增強型移動寬頻), uRLLC(超高可靠低時延通信),mMTC(海量機器類通信)。對於現階段的5G手機終端用戶而言,eMBB(增強型移動寬頻)是更有體驗感的提升。

  「5G需要培育過程,這種培育是一種使用習慣。」秦飛說,5G只是天天喊,天天展望工業,其實在工業上更難落地。

  他舉例5G遠程醫療:村裡有個大爺問我,遠程心臟病手術電視也播了,看病更好看了嗎?

  「這種情況做個demo是可以的,但是正兒八經在行業里應用,沒人會把寶押在那上面。」秦飛補充說。

  對於終端廠商而言,想要落地5G就得先有東西,NSA手機應該率先落地。秦飛認為,沒有手機就不會有人開發應用,總有一方先破冰。「就像當年4G一樣,先有了4G手機、平板,才發現網路不夠用了,可以說是智能手機成就了4G,沒有智能手機,4G不可能搞得那麼好,也就沒有大量APP的繁榮。」

  秦飛認為,由於技術特性,NSA組網的手機其實是4G+5G兩條腿走路,擁有兩套通信基礎。NSA only的手機速率可能會低一點,但假設沖峰值速率,NSA還可以4G加5G一起沖速率,而SA only則只有4G或者5G來回切,二選一。

  對於vivo而言,NSA手機技術挑戰更大,但具備了更大的靈活性。比如鎖屏不用的時候可以附著4G基站,4G基站運營商經過這麼多年的優化其實覆蓋是非常好的,覆蓋越好越省電。現在的SA建網:第一不可能建得那麼密會有各種覆蓋問題,第二初期肯定優化的沒有那麼好,總是有各種各樣的空洞,一旦有了空洞就會不停地搜,來回飄。

  秦飛提到,一個覆蓋沒有那麼完美的SA肯定不如NSA手機待機的時候體驗更好,功耗會更高。「並不是NSA場景下,時刻都要4G、5G雙模都開為你服務。你只是發一條微信,我為什麼還要用5G服務,本來就附著在4G里,你發的就是一條微信,給你用4G就好了,兩條路都是可以走的。」

   普及和共存

  NSA和SA什麼時候會走向成熟?

  前面已經解釋了:今年所有推出的NSA單模5G手機在明後年甚至未來十年內都能正常使用,從終端用戶的角度來說,在體驗5G網路和5G服務上不會有任何差別。NSA組網明年淘汰的謠言已經攻破。

  NSA承擔了初期運營商和產業的5G網路普及的階段性任務。而由於NSA已經發展到百萬級用戶,所以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都將是NSA和SA組網並存,然後逐步向SA組網過渡。

  明年5G雖然SA強制入網,秦飛坦言,如今老百姓的需求很明顯了,但沒有NSA的話,2020年6月份中國甚至沒有5G用戶。「沒有人敢拍著板告訴運營商2020年6月份我們就可以全網整切(過去SA)了。」他預計,今年年底NSA手機出貨量大概會達到幾百萬到一千萬量級。

  秦飛希望,運營商快速地把5G套餐包給出來,然後把不換卡不換號的政策也弄好。「按照目前我們對未來產品的定價以及店裡過來問的節奏來看,賣1000萬出去是非常容易的。」

  在產品規劃上,vivo也有自己的策略——在NSA組網承擔著5G普及任務的同時,推出同樣具備普及任務的親民5G手機,「在價格方面會給大家驚喜。」而據秦飛透露,今年年底前將有不止一款vivo 5G手機推出。

  PingWest品玩此前曾體驗過vivo的兩款正在測試狀態的5G手機:vivo NEX 5G和iQOO 5G版,vivo的5G終端在實驗室環境測試速度可達1.5+Gbps。vivo提到,基於NSA組網的5G手機在待機、信號以及發熱等指標等與目前的4G手機基本無差異。

  目前vivo已經在5G終端的部署上做好了準備。vivo宣布,正式版的5G手機即將在下個月上市。

  (vivo供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