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為了治療自閉症,他定期喝下數十條蠕蟲

為了治療自閉症,他定期喝下數十條蠕蟲

新浪科技 2019-07-23 08:47
圖片來源:TIANHUA MAO,Atlantic圖片來源:TIANHUA MAO,Atlantic

  來源:環球科學

  自閉症兒童會選擇與周圍環境孤立開,甚至靜靜地坐上一天。除了精神上的障礙,這些兒童中有許多還會遭受腸道疾病的侵擾。近些年來,已經有許多研究指出腸道微生物會影響大腦功能,而由此興起的蠕蟲療法也正讓一些自閉症家庭看到了希望。儘管服用蠕蟲等微生物會伴有各種風險,且效果尚不明確,但仍無法阻擋許多自閉症患者對其進行嘗試。

   每隔兩周,Alex就會喝下一種奇怪的果汁,裏面混有20到30隻縮小膜殼絛蟲( Hymenolepis diminuta)幼蟲。果汁中的幼蟲肉眼看不見,也沒有味道。它們被包裹在微小的孢囊里,顯微鏡下的它們看起來就像精子一樣。當Alex吞下這些幼蟲后,幼蟲會在他的腸道中遊動,大約10到14天後死亡。這種生吞蠕蟲卵的治療方式被稱作蠕蟲療法,而Alex這類自閉症患者正是該療法的主要目標對象,他的母親Judy Chinitz認為,蠕蟲療法讓Alex的自閉症癥狀得到了緩解。

  Alex從小還患有炎性腸病(IBD),這使得他整個人都很虛弱,需要定期服用類固醇藥物,有時候一次就得吃下6種不同的葯。Alex常常會將自己與周圍孤立開,一個人坐著坐一天。他成長過程中一直沒能擺脫IBD和自閉症的困擾,但是當他們選擇蠕蟲療法后,他的家人看到了病症好轉的跡象,而Alex也成了眾多自閉症患者生活的一個縮影。

   腸道細菌與大腦

  在2017年的一項調查中,杜克大學的研究人員觀察了700名蠕蟲療法使用者,其中一半以上患有自閉症,大多數人使用該療法都獲得了良好效果。至今已有多項研究表明,與正常兒童相比,自閉症兒童的微生物群發生了改變。然而,之前科學家還不清楚這種微生物群的差異是否導致了自閉症。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一些研究人員在動物模型中進行了試驗。今年,加州理工學院的微生物學家Sarkis Mazmanian和同事提取了自閉症兒童的糞便,將這些樣本注射到缺乏微生物群的小鼠體內。與對照組相比,實驗組小鼠表現出了類似自閉症的行為,它們很少發出聲音,與其他小鼠互動的時間也更少,會進行一些重複行為。

  Mazmanian說,研究結果表明這些微生物群有助於類似自閉症行為的產生。研究小組還分析了這些微生物代謝產生的化學物質,這些代謝物可能在大腦和腸道的連接中起到了作用。在2013年的一項研究中,Mazmanian就發現一種名為4EPS的特殊化學物質會引發焦慮。而在最近的研究中,他又新發現另外兩種分子似乎可以減輕小鼠的重複行為,使它們更善於社交。

Alex定期服下的縮小膜殼絛蟲卵。圖片來源:Wikipedia。Alex定期服下的縮小膜殼絛蟲卵。圖片來源:Wikipedia。

  而休斯頓貝勒醫學院的神經科學教授Mauro Costa-Mattioli則專註於一種腸道細菌——羅伊氏乳桿菌( Lactobacillus reuteri),它被用於酸奶和商業益生菌製造中。去年,Mattioli在沒有微生物群的小鼠中,引入了羅伊氏乳桿菌,之後這些細菌在特定條件下恢復了小鼠的社會行為。「我們非常驚訝地發現,當我們切斷迷走神經時,細菌不再能夠逆轉缺乏社會行為的特徵,」 Mattioli說。如果敲除小鼠大腦中的催產素受體,同樣也不會有任何反應。Mattioli推測羅伊氏乳桿菌產生了一種代謝物,能激活迷走神經,促進催產素的分泌。這種激素會激活大腦社交行為獎勵中心。

  從細菌到代謝物,到迷走神經,再到催產素受體,這一過程中,任何一步受到阻礙都會損害動物的社交能力,但Mattioli指出,其他微生物也可能產生同樣的因子或代謝物。「我不想說這是唯一對大腦有影響的腸道微生物,」他說,即使存在單一的微生物或微生物產物改變了小鼠的社會行為,但可能也並不完全適用於人類,因為人的大腦、行為和腸道細菌要複雜得多。

   仍有爭議的試驗

  但上述這些研究也遭到了業內專家的質疑,比如有人指出Mazmanian的研究中,動物的行為差異很大,而且反應也並不一致。例如,一些注射了自閉症糞便的小鼠與對照組小鼠的行為沒什麼不同。還有些人指出了分析中可能存在統計錯誤。

  儘管如此,Mazmanian認為,總的來說,這項研究表明了細菌產生的代謝物是可以影響大腦和個體行為的,至少在小鼠身上是這樣。而且目前的數據只是冰山一角,他和同事已經發現了許多其他可能聯繫大腦和腸道的代謝物,但還沒去仔細研究。他表示:「僅僅研究4EPS就花了我們7年的時間。」

  而支持蠕蟲療法的人認為,腸道微生物和大腦之間是有密切聯繫的,因為在人類的演化史上,人類體內存在過許多細菌、病毒和蠕蟲,而我們的免疫系統也會因為這些微生物而啟動,並保持工作狀態。然而,由於抗生素的廣泛使用以及各種污染物侵入,微生物從我們的生活中減少了。至少在理論上,我們的免疫系統會因此變得不同,從而導致了自身免疫性疾病、過敏和一些腦部疾病。自閉症通常不被認為是一種免疫疾病,但有證據表明,免疫失調和炎症也對病情發展也一定作用。

  2017年,一項小型研究將健康兒童的糞便移植到了18名自閉症兒童體內。「令人激動的是,在糞便移植10周后,自閉症兒童的胃腸道的菌群得到了改善,並且自閉症行為減少,這些改變在18周后仍然存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土木與環境工程教授Krajmalnik-Brown表示。今年4月的一項後續研究顯示,即使在糞便移植兩年後,自閉症兒童依然保留了許多改善狀況。

圖片來源:Atlantic圖片來源:Atlantic

  不過,該研究同樣存在著規模小,控制條件過於單一等問題,Brown的研究小組正在進行一項更大的雙盲試驗,一半的參与者將接受治療,另一半接受安慰劑,他們希望招募80多名自閉症成年人參與到試驗中。

   悄悄進行的蠕蟲療法

  僅僅在幾年前,微生物能影響大腦的想法都是難以想象的。雖然目前相關領域,加快了研究步伐,但是以微生物為基礎的藥物還沒有出現。許多生物技術公司正試圖設計、培養完美的腸道微生物混合物,甚至操縱腸道微生物,以此來治療自閉症和其他大腦相關的疾病。

  到目前為止,製藥公司還沒有對微生物療法表現出太大的興趣。儘管FDA已批准在密切監督下進行糞便微生物移植,用於治療感染梭狀桿菌的患者,但尚未規定可以在其他疾病中應用糞便移植。這也使得蠕蟲療法很難推向市場。自從2014年鞭蟲治療克羅恩病的臨床試驗失敗以來,幾乎沒有公司對蠕蟲感興趣了。

  但這並沒有打消公眾對蠕蟲療法的熱情,許多病患的家長和臨床醫生並沒有選擇等待製藥公司推出蠕蟲產品。越來越多的人正在試驗特殊的飲食,試圖利用益生菌、糞便微生物移植,還有蠕蟲來改善自閉症。

  但由於缺乏正規的管制,這些治療會價格不菲,而且後果不可預測,甚至有危及生命的風險。例如,自產的糞便微生物移植和蠕蟲可能會引起致命的感染,FDA也已經發布了關於糞便微生物移植的安全警告。另外,根據Facebook和其他網站的數據,有些蠕蟲對特定病症有效,而有些蠕蟲則會產生皮疹、疼痛、腹瀉等副作用。此外,一些蠕蟲療法成本都較為高昂,Alex最初選擇的是服用豬鞭蟲,但因為費用問題,只接受了初步治療后就停止了服用豬鞭蟲。

  在這期間,Alex嘗試了另一種相對便宜的蠕蟲,美洲板口線蟲( Necator americanus)。與豬鞭蟲和縮小膜殼絛蟲的幼蟲不同,這種蠕蟲的幼蟲會在皮膚上挖洞,並在小腸和大腸的連接處定居。為了獲得這些蠕蟲,Alex全家在醫生的監督下前往墨西哥,但最後Alex因為嚴重的皮疹放棄了治療。而現在他們找到了花費和效果都更適合Alex的縮小膜殼絛蟲。

  在服用蠕蟲的這些日子里,Alex的飲食正常,而且IBD癥狀已經緩解了十多年。現在他也會出去吃飯,聽音樂,旅遊,他是一個「非常快樂的年輕人,」Chinitz說。當然,每隔兩周,特別的蠕蟲飲料仍然會出現在他的菜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