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大華網路報 本報特約--公司管理/百盛集團轉型之痛:7年關店11家

本報特約--公司管理/百盛集團轉型之痛:7年關店11家

大華網路報 2019-07-19 04:18
  電商高奏的凱歌背後,傳統百貨業的哀嚎一片,就連被稱為“亞洲百貨之王”的百盛集團,也不得不以轉型應對市場變化。
  近日,百盛商業集團有限公司公告,公司間接全資附屬公司江西百盛中山城百貨有限公司收到南昌軌道交通集團有限公司發出的中標通知書,確認附屬公司按投標價約人民幣4200萬元(首年度)贏得位於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地鐵1號線八一館站上蓋物業的租賃競標。
  這次看似是非主營業務的一場配角戲,卻是百盛向多元化零售業態轉型的真實寫照。近些年,百盛開始從單一的百貨公司,向同時擁有百貨、精品超市、餐飲、美妝店、城市奧萊等多元化業態的方向發展,嘗試往“時尚生活概念零售商”轉型。
  然而,梳理其財報發現,百勝集團轉型也出現“陣痛”期。根據百盛集團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一季度財報,報告期內百盛集團由盈轉虧,股東應占年內虧損約為11萬元。與此同時,同店銷售及商品銷售毛利率等多個指標不盡如人意。
  為了扭虧止損,百盛集團7年時間裡門店未增,還關了11家門店。然而,一位百貨從業人士認為,此舉治標不治本,如何擁抱互聯網,找到資金續金池,挖掘更強的盈利增長點才是當前亟待解決的問題。
  銷售所得款項總額同比下降4.8%
  百盛於1994年進駐中國零售業市場,並在北京復興門內大街開設首家百貨店,定位於中高檔消費群體。大約七八年前,還較為風光的時候,百盛在中國的34個城市擁有52家百貨店。彼時,公司營業超過40億元,歸母淨利潤超10億元。
  然而,2012年電商崛大行其道,傳統的百貨商業模式不敵市場衝擊。百盛出現了上市以來的首度淨利下滑,淨利潤同比下滑24.24%至8.51億元。2012年到2015年,百盛集團淨利潤連年下降,2015年淨利潤甚至一度虧損1.86億元。
  期間,百盛集團應對不暇,2016年甚至“賣子”謀生,通過出售其全資中國附屬公司的全部股權及相關股東債權的方式實現淨利潤1.47億元,扭虧為盈。
  根據百盛商業集團有限公司宣佈了其2017年度的全年顯示,2017年公司經營利潤8366萬元,與上年同期虧損2.01億元相比扭虧為盈增長2.86億元。而根據百盛集團發佈2018年業績公告,報告期內母公司擁有人應占虧損為7928.3萬元,虧損同比縮小41.7%。
  為了扭轉頹勢,在營收和淨利潤均大幅下滑的情況下,對於百盛而言,關店可能是最直接的止損方式。從2012年至今,百盛集團多次出現“關店”事件,截至2019年3月31日,該集團在中國30個城市運營管理41家百貨店、1家購物廣場、2家百盛優客城市廣場、超市、服飾及餐飲門店。
  粗略算了下,號稱 “亞洲百貨之王”的百盛集團7年時間裡,店鋪數量不增反減少了近11家門店。然而,卻仍然抵擋不了百盛集團下降態勢。
  百盛集團表示,2018年銷售所得款項總額較去年同期下降4.8%至151.95億元(含增值稅),主要由於受2017年及2018年門店閉店以及宏觀經濟不景氣而導致的同店銷售下降所致。
  多元化轉型任重而道遠
  不得已之下,留給百盛集團多元化業態佈局時間越來越緊迫了。
  為了應對電商衝擊,百盛百貨也積極謀新。去年,百盛南坪店宣佈進行全面改造升級,轉型為吸引年輕女性及年輕家庭消費人群的“百盛 YOUNG MALL”——該模式強調精細化管理,在集團內部被視為2018年百盛“新零售”轉型的標杆項目之一。當時百盛還計畫對南坪店原專案所有樓面的天、地、牆進行改造,從硬體上做同步升級。不過,才開業不到一年,重慶南坪店便於今年3月31日結束營業,百盛主營業務升級之戰折戟沙場。
  除了百貨業務之外,百盛還跨界涉足美妝板塊、精品超市、餐飲、城市奧特萊斯等。從效果來看,美妝板塊在業務中暫露頭角,且表現持續出色。從2018年的業績表現可以看出,百勝集團正在慢慢好轉,這主要得益於化妝品與配飾類的亮眼表現。此外,報告顯示,化妝品與配飾類別占商品銷售總額約48.0%,時裝與服裝類別占約43.3%,家居用品與電器類別占約3.0%,餘下約5.7%則是由食品與鮮貨類別所貢獻。
  然而,多元化業務在利潤上,仍難挑大樑。根據百盛集團公佈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一季度財報顯示,百盛集團錄得收益約為12.7億元,同比增加8.1%。股東應占年內虧損約為11萬元,去年同期則溢利4414.9萬元。
  有分析認為,百貨業“閉店潮”僅僅是個開始。當深度接觸互聯網的“80後”、“90後”真正成為消費主體,傳統百貨的角逐賽將更加激烈。
  就在2018年期間,先後有好幾家外資百貨退出中國市場,其中包括了美國連鎖百貨公司的梅西百貨,以及英國的瑪莎百貨。甚至日本的大丸百貨和高島屋等幾家百貨公司,也因為業績上的阻力重重,不得不宣佈退出中國市場。
  而百盛集團的轉型,也是任重而道遠。化妝品與配飾類別正在取代時裝和服裝類別成為百勝集團商品銷售結構中的最大貢獻來源,但該類別的電商滲透率正在逐年提高,與這些線上平台競爭並無明顯優勢。
  在“新零售”帶來的大變革面前,線下零售企業應該以“娛樂、互動、體驗”為主訴求,將商業環境極大地融入娛樂的主題、藝術的主題、人文的主題等等,將商業嫁接更多跨界的元素,給予消費者人性化的關懷,豐富多元化的體驗,形成新的商業空間和氛圍。
  對此,上述百貨從業人士表示:無論是美妝還是餐飲,都是百盛集團佈局零售新業態的創新之舉,其定位和盈利模式需要明確目標消費群體,在此基礎上進行改造升級。從百盛集團的佈局版圖來看,基調還是穩穩的,至於能否奏效,還要看這些調整是否適應市場需求的。
  種種跡象來看,傳統零售業正走向末路。零售新業態遍地開花下,誰能贏得市場話語權,還需時間來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