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阿里、騰訊為何重倉東北

阿里、騰訊為何重倉東北

新浪科技 2019-07-19 03:04

  阿里、 騰訊 為何重倉東北

  段倩倩 王海

  [產業互聯網是下一個增長點,農業互聯網、工業互聯網則是產業互聯網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產業互聯網、雲計算時代,投資不過山海關的傳言有望被打破。

  近日 阿里巴巴 與黑龍江省人民政府達成戰略合作,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在簽約現場表示,「阿里巴巴集團投資必過山海關」。而此前,騰訊曾和遼寧省政府簽約,推進遼寧數字經濟發展。

  在「古典互聯網」時代,東北不是互聯網公司開拓業務的首選區域,甚至不是互聯網公司開拓業務的重點區域,北上廣深才是大本營。當人口紅利不再,互聯網進入下半場,產業互聯網序幕緩緩拉開時,主場不再只是北上廣深,農業大省黑龍江、重工業基地遼寧同樣大有可為。

  產業互聯網是下一個增長點,農業互聯網、工業互聯網則是產業互聯網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馬雲以及騰訊董事會主席馬化騰都選擇出現在哈爾濱和瀋陽,以促成一場合作。

   阿里騰訊重倉東北

  阿里巴巴和黑龍江將在數字農業、普惠金融、擴大內需、企業上雲和數字政府等方面展開合作,雙方逐步在智慧城市、數字政務、智慧農業、工業企業上雲、智慧旅遊等領域展開合作,加速建設「數字龍江」,推動企業轉型升級,助力黑龍江以創新方式做好國家糧食安全的「壓艙石」。

  阿里與黑龍江合作的內容在其他地區早有實踐。以工業企業上云為例,作為阿里雲IoT(物聯網)工業互聯網平台在渝打造的標杆工廠,重慶瑞方渝美壓鑄有限公司(下稱「瑞方渝美」)是一家年綜合產能1.6萬噸的鋁合金鑄件企業,今年5月開始引入阿里雲。

  「在生產過程中,隨著溫度和機器零部件磨損等外部條件變化,隨時可能造成質量偏差,生產一些廢品。」瑞方渝美常務副總經理胡長江表示。

  通過與機器手臂協同,攝像頭感測器可以精確地採集鑄件的圖像數據,進行表面質量檢測,第一時間篩選出由於鋼水溫度、模具損壞等原因產生的次品,不讓有缺陷的零件流到下一個工位。接下來,瑞方渝美工廠的9台大噸位壓鑄機都將裝備這套圖像檢測系統,胡長江稱:「預計全部上線后,人員支出可以節省15%,故障停機減少50%,產品品質提升5%以上,管理效率提升20%。」

  阿里巴巴不是第一個跨越「山海關」來投資的互聯網公司。6月12日,騰訊與遼寧省人民政府、瀋陽市人民政府、沈撫新區分別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攜手推動遼寧實體經濟與先進信息技術深度融合,共同推進遼寧數字經濟發展,加快全省數字化轉型升級。

  《遼寧日報》報道稱,騰訊將與遼寧省在建設智慧城市、數字政府和工業互聯網等方面展開深度合作,共同推進遼寧實體經濟與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慧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深度融合,促進遼寧經濟社會實現高質量發展。

  「投資不過山海關只是一個說法,並不是說東北就真的沒有投資,東北也有經濟發展不錯的城市,如瀋陽、大連、哈爾濱等,只是和一線城市相比仍然有差距,但東北這兩年營商環境也有改變。」對外經貿大學教授李光輝對第一財經表示。東北也有本土軟體企業,如A股上市公司東軟集團,一家總部在瀋陽的IT軟體服務商。

  東北產業一度以農業和工業為主。以遼寧省為例,遼寧是我國最早開始工業化的地區之一,但近年來,信息技術產業高速發展,遼寧卻並非高科技公司開闢疆土的重點區域,在消費互聯網享受紅利締造奇迹的時候,遼寧等東三省被忽視,落後工業也開始成為包袱,關於遼寧重工業佔比太高的批評聲不絕於耳。

  直到人口紅利消退,互聯網開始進入下半場,騰訊提出「沒有產業互聯網支撐的消費互聯網是空中樓閣」的口號,產業互聯網的序幕拉開,傳統工業大省開始登場。

  巨頭重倉東北的重要原因是,在這裡能為人工智慧、雲計算等技術找到新的應用場景,新的商機正在顯現。

  遼寧也曾於2018年提出扶持高端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網信產業等新興產業發展,力爭三年實現萬戶企業上雲。

  「視頻、遊戲、直播等互聯網行業對雲計算接受度是很高的,這些企業能上雲的基本上都上了,雲計算廠商前些年的發展是這些公司推動的。接下來是要推動傳統企業上雲,傳統企業上雲帶來的機會要遠超過新興行業,是雲服務廠商的新機會,但它們對上雲的態度很保守。對於互聯網公司來說,東北老工業基地是一個很好的業務場景。」一家雲服務廠商CEO表示。

  不只在東北,騰訊也曾和雲南、貴州等省份簽約合作,這些合作多數會提到企業上雲。如果說一線城市的發達與互聯網的發展相輔相成,其他地區則有可能受益於產業互聯網時代,在產業互聯網時代煥發新的生機。

   人才壁壘待解

  「互聯網公司和交通運輸等傳統產業不一樣,發展沒有過多的資金成本,互聯網的發展是靠人才而非資金推動的,東北互聯網的發展要看高端人才願不願意來東三省。」李光輝指出。

  在東北三省人口連年流失的背景下,人才問題成了制約業務發展的關鍵。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末,遼寧省常住人口減少9.6萬,吉林省減少13.37萬,黑龍江省則減少15.6萬。在這之中,又以高端人才為重。

  2019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分析中心主任李景虹曾公開表示,東北目前的人才流失現象觸目驚心,「我原先在長春應化所工作,在近兩年的時間里就有十幾位科研人員先後離開了崗位,我們吉林大學的很多學生,畢業后也都紛紛離開了東北……現在的狀況,已是刻不容緩了。」

  東軟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劉積仁曾公開表示,軟體產業在南方已經蓬勃發展時,瀋陽對軟體沒有認知,甚至有人提「這個東西(軟體)多少錢一斤」的問題,因此即使瀋陽有很多高校,也很難留住人才。

  與此同時,東北不乏哈爾濱工業大學、吉林大學等知名高校,相關學科在全國名列前茅。東北亦有政府推出相關人才激勵措施加入「搶人大戰」。2018年,吉林省推出有史以來政策創新與突破力度最大的「人才新政18條」,並於今年公布相關配套實施細則;2019年,黑龍江推出28項措施留人才;遼寧省則於2018年印發《遼寧省人才服務全面振興三年行動計劃》來搶奪人才。

  阿里、騰訊將如何在東北拓展業務?招聘網站顯示,阿里雲在瀋陽、大連有BD(商務拓展)崗位處於招聘狀態。正如劉積仁表示:「你在北京有北京的選擇,在瀋陽有瀋陽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