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滔客 與其做好人,寧願當一個完整的人:坦然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其實也是一種完美。

與其做好人,寧願當一個完整的人:坦然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其實也是一種完美。

滔客 2019-01-29 10:09

有一位朋友,之前因為工作上有往來,我們有過幾次互動;但來來回回,也只都僅止於工作上的業務連繫。前陣子,在一次工作會議後,我和他有了一次長達三小時的私人談話。

 

我並不是心理諮商師,對於人性或心理學的瞭解也算不上懂,認真要說,也許只是出社會得早,人多少見過了一些;所以,加減早些看透一些人在言語、行為後所代表的層面與意義。

 

這位朋友,一直以來給我及周遭朋友的感覺,都是屬於「冷淡」型的。坦白說,我並不覺得冷淡不好,在我的認知裡,冷淡或熱情,只是一種情緒表徵,沒有代表絕對的好壞。只是在普世價值裡,我們總是覺得「熱情」比「冷淡」容易親近,也更容易使人卸下心防。

 

「我覺得,我是沒有朋友的。」他這麼一句話,突然讓我直視著他,還帶著一絲不解的笑。

 

「為什麼?你為什麼會這麼覺得?」我問。

 

「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有這種感覺。常常在忙完工作後,三更半夜回到家,陪著我的就是房子跟老婆…我不是說我老婆不好哦!妳別誤會,只是我發現,我身邊的人,他們都是有朋友的。吃飯有不同的朋友、打球有不同的朋友、喝酒談心也有不同的朋友…但我身邊,沒有這種人。」

 

我這位朋友,算得上是年輕有為。年紀輕輕,已經是一間廣告公司的老闆,近年來還有投資餐廳當副業,也經營得有聲有色,在業界小有名氣。在認識他的我們眼中,他是一個拼命三郎型的人,對於工作,他有異於常人的執著與拼勁;或許,更準確地說,沒有工作,他會很沒安全感。

 

我思考著他說他沒有朋友這句話,想試圖著找到一個可以回應他的頻道,在不勾起他不願意提起的過往回憶前提下。在我聽來,他說:「我沒有朋友」是一種傳達孤獨的呼救;但奇妙的是,他是一個對於吃、與住非常要求的人。這種個性的人,對於「家庭與伴侶」的渴望,其實是有相當程度的「熱情」的。

 

他因為喜歡吃,所以投資餐廳,對於員工們的照顧與各項福利,也是我們有目共賭的;更別說對於住的品質要求,甚至讓人幾度懷疑他的靈魂根本是來自處女座的完美性格養成。

 

我看著他,沒打算直接回應他說出口的「我沒有朋友」這句話。一來,我想避免碰觸他長期以來用冷淡建立起的保護色,不想看見他被我一眼看穿後的尷尬;畢竟我不是心理醫師,我沒有太多把握能深探他的真實情緒,所以我只能暗自猜想,這與他的原生家庭有關。二來,我判斷,他並不是來尋求我給他解答的,他只是希望我能給一些找出問題的方法。

 

「嘿,我推薦你去看一本書,好不好?」我說。

 

「書?什麼書?好啊!說來聽聽。」

 

從他的回答,看來我猜對了,他需要的,並不是我的答案。我告訴了他書名,讓他這幾天找時間去買回來看,看完後,可以再約我喝茶聊聊這本書的心得,與我分享。

 

就當我們都因為工作忙得幾乎忘了這件事時,我昨天從LINE上看到他傳來的訊息:

 

「嘿,謝謝妳!書我看完了,我懂了。新年快樂!」

 

朋友身上的這個事件,從我們外人的角度來看,通常只看到已經發生的,所以事情永遠都是一樣的;而從內在看事件的人,知道一切都是新的。其實,事件本身不具任何意義,是「事件」在我們之中才產生了意義,而「事件的意義,才是我們創造救贖之路。」

 

當我們在經歷情感風暴時,常常會有找不到傘的窘境,這通常是阻礙我們身心能量的情結所在,也是我們心靈深處的雜質,這些無法被自我意識到的情感經驗,暗藏著許多我們不夠了解自己的地方。

 

察覺自己「情緒陰影」的存在,把它轉化成正向力量,就像榮格所說:「與其做好人,寧願當一個『完整的人』。 」—卡爾,榮格

 

—本文參自,《情緒陰影》,許皓宜著—

 


更多精采文章請見滔客:http://talk.tw/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