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新浪網 英國議會明日表決脫歐協議 英媒:凶多吉少

英國議會明日表決脫歐協議 英媒:凶多吉少

新浪網 2019-01-14 15:46
1月8日,一名「脫歐」的反對者在英國倫敦議會大廈外示威。  新華社 圖

  英國議會將於當地時間1月15日對脫歐協議草案進行投票表決。此項表決原定時間為2018年12月11日,但當時鑒於保守黨議員大面積反對,特雷莎·梅政府在投票前突然宣布推遲表決,引發朝野一片憤怒聲討,並導致黨內強硬派對其領導地位發起挑戰。梅涉險過關,暫時保住黨內地位,同時開展密集外交活動,訪問歐盟和歐洲大國,試圖從歐盟獲得背書,緩解議員對北愛爾蘭後備方案的疑慮和不滿。然而,這一個月時間並未扭轉乾坤,給梅及她的協議草案帶來多大轉機。

  議會通過協議草案阻力大

  從目前看,協議草案通過議會表決的阻力很大。僅從保守黨內部看,公開場合表示反對協議的議員多達70多名,未明確投票傾向但對協議表達過不滿的議員有20多名,加上另外10多名的「搖擺」議員,保守黨內的「反叛者」就多達100多名。此外,工黨、自民黨、蘇格蘭民族黨以及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的正式立場都是反對協議。英國《快報》估計,協議最終只能得到206票支持,433票反對。從這樣的情況看,協議凶多吉少。

  出現這樣的前景並不出人意料。反對梅的硬脫歐協議的工黨(除少數支持脫歐議員)、蘇格蘭民族黨和自民黨無論如何都會投下反對票。而保守黨內部的硬脫歐派則認為英歐協議中的北愛爾蘭備用方案構成了一個巨大圈套,會讓英國永久陷入歐盟附屬國的窘境。為保守黨少數政府提供關鍵支持的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認為北愛方案損害了北愛在英國的地位,也明確表示反對。梅承諾要在北愛爾蘭後備方案上向歐盟尋求有法律意義的保證,但歐盟很快確認不會重啟談判,只重申了一些口頭承諾,離反對者的要求距離甚遠。

  在歐盟碰壁後,梅的團隊只能回到國內想辦法,為協議草案爭取支持。一方面是加大宣傳和施壓力度。對於工黨以及其他傾向軟脫歐的派別,梅的口徑是「支持我的協議,否則就是『無協議脫歐』」。然而議員並不買賬。近幾天反對「無協議脫歐」的議員已經跨越黨派的界限,在一系列修正案上聯手挫敗政府。工黨議員伊維特·庫珀提出《財政法案》修正案,限制財政部應對脫歐的徵稅權力,而保守黨議員多米尼克·格雷夫提出《脫歐法案》修正案,則要求一旦協議沒有通過,政府應在三天內拿出新的方案。可見,除了保守黨內的極端派,英國議會在阻止「無協議脫歐」上有共識,即使拒絕了梅的協議,議會也會通過其他方式阻止「無協議脫歐」的情況出現,因此梅的威脅也歸於無效。

  對於黨內強硬脫歐派,梅的口徑是「支持我的協議,否則脫歐就會逆轉。」梅還給議會開了不少空頭支票,安撫憤怒的反對派。近日,脫歐大臣Barkley就宣布在啟動後備方案或延長過渡期上給議會決定性的投票權。在知道很難挽回保守黨強硬派以及北愛民主統一黨的情況下,梅的顧問建議她挖工黨牆角。這幾日梅罕見地拉攏工會領袖,提出脫歐後要遵守歐盟的勞工和環境標準,以爭取工會對協議支持。然而,儘管做出了這麼多努力,目前看,協議的反對者並未被說服。

  脫歐前路難見曙光

  實際上,廣泛的反對並不代表梅的協議草案有多糟糕。梅的協議是唯一一份落到紙面、得到歐盟認可的脫歐方案,對公民權、過渡期這些關係到人民基本生活、商業正常活動的問題都提供了重要的保證。但這並不能成為議會支持的理由。

  從議會的角度看,這次表決是議會干預英國脫歐進程的最大武器。雖然從始至終英國議會都對脫歐有強烈看法,但脫歐進程是由梅政府絕對主導的,議會對脫歐形式和內涵的塑造力非常小。這次「有意義的投票」將是議會干預「退出」進程、影響脫歐的「核武器」。各派均會將此次投票當做表達自己脫歐訴求的最大平台。

  強硬脫歐派、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工黨、蘇格蘭民族黨和自民黨對脫歐各打各的算盤,均有可能利用此次投票對梅的協議做「最後的抵抗」。工黨的Kerr賓目標非常明確,否決協議、推倒保守黨政府、重新大選,至於怎麼脫歐留到上台之後再定奪。而以Johnson、瑞斯-莫格為代表的保守黨內強硬脫歐派對協議的反對與個人的政治野心混在一起。儘管上月的黨魁地位挑戰失敗,但搞掉梅、實現最純粹的脫歐這一想法並未消失。

  議會的反對也折射了英國社會在脫歐問題上的巨大分裂。怎麼脫歐、要不要脫歐,在英國遠未達成共識。2016年的公投中有1700萬人選擇脫歐,1600萬人選擇留歐。兩年多過去了,民意發生了變化,兩年多前的「民主」決議還算不算數?如果算數,什麼形式的脫歐,誰說了算,是否仍然需要「人民投票」?如果在脫歐上達不成一致意見,誰有權威和能力帶領英國走向前,是議會還是政府?這些問題均不容易回答。

  如果1月15日英國議會沒有直接批准協議草案,脫歐將出現新一輪亂局。無論是政局還是脫歐前景都沒有清晰的出口,只有混亂程度相似的一系列可能性,取決於議會對草案投票的具體情況,是直接否決還是在否決的情況下附加另一種脫歐方案的修正案,抑或是批准草案但附加「第二次公投」的條件。

  直接否決無疑將製造最大不確定性。政府在這樣關鍵的立法上失敗,工黨必然會發起不信任案。如果不信任案能夠通過,英國要重新大選,只有請求歐盟寬限脫歐的最終時間,等待新政府的脫歐計劃。如果保守黨仍能把控政局,但遭遇了這次投票失敗,議會將在脫歐方案上拿回主導權,可能對一系列可能性做出「指向性表決」,包括「挪威模式」和「二次公投」(挪威模式即指如挪威那樣享受歐盟單一市場待遇,人員、貨物、服務和資本可以自由流動,但同時保證了農業、漁業、司法、內務不受歐盟干涉——編者注)。但即便如此,也解決不了問題。因為從「挪威模式」和「二次公投」等一系列選項在議會都能找到支持者,但沒有哪個選項能獲得議會多數。因此,無論哪一種可能,脫歐前路都將極度坎坷。

  即便小機率事件發生,議會通過草案,特蕾莎·梅脫歐前路仍然漫漫。單從議會程序來看,還需在脫歐最後期限之前在議會通過一份《脫歐協議法案》,難度不低於此次表決。即便英國能按原計劃在2019年3月底正式脫歐,英歐未來經貿模式仍未確定,英歐之間、英國內部的鬥爭烈度仍不會比今天低。脫歐進程仍陷於漫長的隧道,未見曙光。

  (作者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