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春節將至共享住宿「溫度」急升 半數房客每年住1-2次

春節將至共享住宿「溫度」急升 半數房客每年住1-2次

新浪科技 2019-01-13 09:19
大鵬較場尾海濱客棧大鵬較場尾海濱客棧

   共享住宿:春節將至 「溫度」急升

  來源:深圳商報

  深圳商報記者 白永利 苑偉斌 文/圖

  春節將至,「回家」成為人們十分期待的事情。但是,今年的《出行預測報告》顯示,從目前的訂票情況看,超過一半的乘機人選擇以國內典型旅遊城市為目的地,旅行過年成為近年來的新民俗。不同於傳統的酒店賓館,短租民宿受到了民眾的喜愛。2018年,小豬短租、Airbnb愛彼迎等平台帶火了民宿行業,「共享住宿」在旅行者口中流傳開來。

   共享住宿有多熱

  共享住宿發端於國外的沙發客,即「睡別人的沙發」。共享住宿提供的則是自由或者租賃住宅,需要通過網路平台為房客提供短期住宿服務。

  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數據顯示,2017年,共享住宿交易規模約145億元,比上年增長70.6%;2017年共享住宿參与者人數約為7800萬人,其中房客7600萬人;主要共享住宿平台的國內房源數量約300萬套。

  2017年,Airbnb愛彼迎在全球的活躍房源達到450萬套,其中國內的活躍房源約15萬套,近年來我國遊客使用全球愛彼迎房源的人次累計超過1000萬,我國也成為Airbnb愛彼迎的第七大客源國。

  小豬短租發布的年中數據報告披露,截至去年7月,小豬全球房源突破42萬套,覆蓋國內400座城市,以及海外252個目的地。目前,小豬擁有超過3500萬活躍用戶。

  國家信息中心預測,到2020年,我國共享住宿市場交易規模有望達到500億元,共享房源將超過600萬套,房客數將超過1億人。

   共享民宿成熱中之熱

  國內的共享住宿中,共享民宿勢頭是最強勁的:民宿佔住宿市場規模由2015年的2.7%上升到2017年的9.1%。截至今年7月,小豬短租平台上共上線鄉村民宿超過3萬間,最大的訂單增幅來自於三四線城市及鄉村。今年國慶期間的民宿,平均每個訂單從入住到離店約為2.6天,「明星民宿」一般需要提前45天左右預訂。

  作為深圳有海岸線的村子,大鵬新區較場尾建村歷史已有300年左右。2008年第一家民宿開業,2012年民宿行業飛速發展,截至2016年年底,較場尾成為擁有320餘家民宿的濱海民宿小鎮。趙先生在靠近海邊的地方有著自己多年經營的翠鳥客棧,他很早就接入了 攜程 、去哪兒網等網路平台,這些平台也在推廣共享民宿的業務。除此,平台本身也會把民宿店的招租信息分發給其他平台。據記者了解,小豬短租、Airbnb愛彼迎等平台大大地帶動了較場尾區域民宿店的發展,引來了更多的遊客。

   旅行者體驗:個性和有趣

  行業中,參与共享住宿的房東平均年齡33歲,女性房東佔比大約六成;18歲至30歲的房客佔全部房客比例超過70%,大約半數的房客入住頻率為每年1至2次。「瘋狂旅遊者」小月說,選擇入住民宿正是因為「年輕」。首先,民宿相比酒店賓館來說會便宜一些,年輕人沒有那麼多的積蓄;其次,經營民宿的也都是年輕人,彼此間有共同語言,甚至一些民宿還會在晚間舉行活動,天南地北的遊客聚在一起聊天,還可能遇到外國遊客。這些體驗比單調、固化的酒店賓館有趣很多。

  有研究表明,45%的出境遊客表示曾居住過境外的民宿、家庭旅館或度假租賃房屋;觀光和休閑度假遊客更傾向於選擇共享住宿,選擇共享住宿的比例高達68%。小月就有過國外的民宿體驗之旅,民宿店有著自己的大院子,還配有游泳池,環境十分優美,拍照出來的效果特別好看。晚上店主還會提供一些樂器,發揮遊客們的才藝表演。有的店主還會因心情好壞,決定冰箱中的零售是否免費拿取,「這是十分好玩的事情」。

   委託、自營各有考慮

  楊女士在惠州有一套閑置的公寓,經朋友介紹,將其委託給一家實體中介管理機構對外短租。

  平時,楊女士可以隨時打開手機上的業主App,實時查看房屋的信息,中介也會通過微信將每個月的情況反饋給楊女士。楊女士委託的中介會向她提供多種裝修的選擇方案,由她選出其中一種。在施工期間,楊女士還可以對室內的家居用品、房屋飾品等做出調整,向中介機構提出要求。

  不同於楊女士,魏小姐選擇的是自營。魏小姐家是一棟獨棟別墅,裝修之後就一直空置。去年7月,她決定試著將別墅對外短租。魏小姐會將房屋信息放在途家和維拉度假兩家平台上,去年七八月份,有七成以上的銷量來自於上述網站。「平台負責銷售,我全面負責管理。」魏小姐說道,「只需要拎著行李衣服入住即可,其他做飯等日常服務都有。」別墅中還有管家服務,可以引導消費者使用各種設備。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