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新浪網 景甜:以前虐自己才踏實 現在學會享受孤獨

景甜:以前虐自己才踏實 現在學會享受孤獨

新浪網 2019-01-13 01:13

  景甜上熱搜的方式總是十分清奇。前一陣,她因在某次活動演講時,不自覺地擤了一把鼻涕而榮登熱搜榜首。她在微博戲稱“實在是不好意思,剛才沒忍住”,並配了一個捂臉的表情表示“無奈”。去年更是隨便“洗了一把臉”就把自己送上熱搜,還帶動了女明星素顏洗臉的熱潮。據說當時景甜正在接受微信采訪,被問及如何護膚,她馬上回複說“我現在洗個臉,等會兒錄個視頻給你們看啊!”

  從出道開始,景甜周圍一直不乏紛擾的質疑聲,莫名的“神秘”後台也成為她的標簽。但她似乎擁有著把一切或悲傷、或惡意的外界輿論,包容為快樂的能力。談及從小學習舞蹈,除了笑談“缺覺”和“隻能吃黃瓜減肥”以外,她很少訴說練功的困難;為拍電影《長城》她曾停工一年,在美國進行嚴苛的軍事化訓練,但麵對上映後的惡言相向,她卻從未怒懟或解釋。她習慣於把努力做到隻有自己看得見的地方,不在意其他人的評價。所有經曆過的苦和委屈,在她口中說出後,反而都帶有一絲調侃和雲淡風輕。

15473142007327.jpg

景甜

  在近期熱播的電視劇《火王》中,景甜再度“虐”了自己一把,一人飾演三個角色,並穿梭於30多度的象山與零下十幾度的冰島拍攝。然而景甜卻說,這對自己已是極大的“減負”。年輕時似乎“虐”得太肆意,以至於如今已經無法長時間維持一個坐姿。扭動身體時“嘎吱嘎吱”的聲音,叫囂著疾病為其帶來的困擾。

  2018年,景甜在劇組度過了她30歲的生日。她已記不清這是第幾次在劇組過生日,但她坦言,未來將給自己更多喘息的時間,留給私人生活,“現在越來越喜歡自己掌控節奏和時間,可以看看劇本,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這是我很滿意的狀態。”

  采寫/新京報記者 張赫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拍戲被“虐” 

  才能彌補內心的不安全感

  在電視劇《火王之破曉之戰》和《火王之千裏同風》中,景甜首次挑戰了三個角色。在古代,她是女扮男裝、英氣十足的司徒奉劍;在神域,她是疾惡如仇,呼風喚雨的“風神”千睸;在現代,她是幹練直爽的熱血記者童風。第一次穿梭於古裝與現代,體驗三個不同人物的人生,也讓景甜感到興奮。

15473142008539.jpg

《火王之破曉之戰》拍攝間隙,景甜忙著“做功課”。

  但在拍攝過程中,景甜卻遭受了“冰與火”的雙重折磨。在拍攝千睸的戲份時,象山正值酷暑時期,最熱時攝影棚裏甚至有45攝氏度。為了保持“仙兒”的狀態,景甜每天都要頂著一米多長的假發,裹著裏三層外三層的戲服,來回穿梭於化妝間和攝影棚。厚厚的假發總是黏在脖子上,“天天就像拖著一條大棉被行走一樣。”

  而在冰島拍攝的現代戲部分,氣溫又突然驟降到零下十幾攝氏度。所有演員都裹得像個包子,說台詞時總是冷得臉都忍不住顫抖。景甜更是穿了三套羽絨服,比身旁的陳柏霖整整腫了一圈,“特別冷的話,我的情緒就表達不出來。導演總是讓我注意一下,不要比柏霖哥胖太多。”即便如此,景甜卻非常享受在冰島拍攝時的風光,她興奮地描述著冰島的自然冰川,“這種景色隻有在電影或者風光片裏才能看得到。”

  對景甜而言,吃苦更像是拍戲時的“家常便飯”,“拍《大唐榮耀》時唐朝的頭飾非常重,後麵還有個鼓包,每天躺也不能躺,隻能坐著休息,感覺鍛煉了頸椎!”“拍《長城》前我在美國訓練了半年,感覺自己都快練成武生了!後來好多動作也沒用上,但老師說,沒事沒事,你總會用到的,哈哈。”

15473142009443.jpg

15473142010156.jpg

  景甜說,她曾經非常喜歡拍戲的時候被折磨,因為隻有被“虐”才能彌補內心的不安全感,“至少我為了作品付出了很多努力,我不會讓自己後悔。這種折磨反而讓我覺得踏實。”

  12歲做“北漂” 

  心想“終於沒人管我了”

  從電影《長城》中的女將軍林梅,電視劇《大唐榮耀》中安史之亂時挺身而出的沈珍珠,到此次《火王》中的三個不同女性角色,景甜對於英姿颯爽,打戲難度十足的女俠總是十分偏愛。“我從小就很喜歡穆桂英掛帥、花木蘭從軍這樣的故事。”

15473142012038.jpg

小時候的景甜肉嘟嘟的。

  而她骨子裏的英氣,是從小學舞蹈時磨礪的。小時候景甜的身體並不好,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去醫院報到。為了強健體魄,家人提出讓她練習跳舞。當時隻有5歲的景甜順利被選入陝西著名的“小天鵝藝術團”,成為一名白天上學,晚上孜孜不倦練舞的“拚命三娘”。藝術團總是會代表省市去各地演出,忙的時候,景甜每天隻能睡四五個小時,有時放學後參加完排練就已經半夜了,第二天一大早又要回學校上課。當年時任美國總統的克林頓訪華,有一檔舞蹈節目是塗著紅臉蛋的小朋友們紛紛從麵碗裏爬出來,代表陝西當地的特色,某隻碗裏就有小景甜。

  12歲時景甜接受老師的建議,前往北京專業的舞蹈學校學習。由於父母要留在老家工作,尚未小學畢業的景甜隻能一人成為“北漂”。但與其他小朋友對父母依依不舍的畫風不同,景甜在學校門口豪爽地一揮手,便高興地和父母說了再見,並對一個人的校園生活充滿期待,“一想到能跟同齡的小夥伴在一起就覺得高興,就覺得沒有人管我啦。”

15473142012963.jpg

  然而在學校裏,每位小朋友都需要接受嚴格的軍事化管理。每天六點鍾準時起床圍著操場跑圈;無論是腳扭了還是發燒感冒了,除非真的起不來床,否則即便趴著也要來上課。不少“北漂”的孩子們都暗自較勁,下課後還要偷偷在教室練習到熄燈;天剛蒙蒙亮,就早早到操場練功。景甜卻屬於不爭不搶的樂天派,不求拔尖兒,但也不甘落後。她唯一的期望,就是別讓送她來北京的老師失望,“我自認做不到別人跑10圈我就跑15圈,因為總有人比你更努力。”

  劇組“景三百” 

  學會放過自己擺脫“過勞肥”

  《火王》係列整整拍攝了五個多月,景甜作為戲份最多的女一號,每天穿梭於AB組之間來回搶妝;有時要在密不透風的攝影棚裏拍攝十幾個小時。晚上回到酒店除了溫習劇本,還要搶奪睡眠時間處理奇癢難忍的痱子。即便如此,在該劇殺青的兩周後,景甜馬上以全新的麵貌出現在另一部劇的發布會上。開機第一天,新劇本上密密麻麻的標注,證明著演員追趕時間的忙碌和細致。

15473142014069.jpg

  無縫銜接,是景甜的工作日常。她在劇組的外號叫“景三百”:一年365天有300天駐紮在劇組,即便過年也最多在家待一天。景甜的家更像是“行李中轉站”,每次除了把下個季節的衣服全部帶走,很少停駐休息。反而,回到各地的酒店才有景甜熟悉的安全感。

  而工作狀態中的景甜,也像是潛在的“社交恐懼症”患者。有時朋友白天發來微信,隔幾天才能得到景甜“不好意思”的回複。她白天都在工作,經常看完微信以為自己回複了,但實際上隻是用意念回了。2014年在美國為電影《長城》特訓時,為了集中精力,景甜甚至卸載了微信,推掉了一年內的全部戲約。即便《長城》的片方提出,如果三個月後考核失敗,她也必須無條件退出,當時的景甜沒有一秒猶豫,她篤定付出一定有收獲。

  然而去年7月,電視劇《一場遇見愛情的旅行》殺青後,“拚命三娘”景甜卻休整了近三個月沒有拍戲。這是四五年來,景甜第一次給自己放“長假”。她笑稱,或許是30歲之後開始真切地感受到身體的變化,一到冬天,膝蓋積水便會隱隱作痛,腰椎間盤突出的不適讓她很難逞強說出“沒關係,還可以拍”。景甜終於後知後覺地坦承自己的“疲倦”。“這幾年我沒有時間去感受生活,真的屬於坐下就能睡著,這種把自己榨幹的狀態,已經讓我很難拿出百分百的狀態。”

15473142015592.jpg

15473142017335.jpg

多了休息時間,景甜很少胡吃海塞,也順便擺脫了“過勞肥”。

  如今景甜得空就會宅在家裏,享受難得的獨處時光。她開始學會放過自己,把節奏慢下來,讓生活回歸更平和的狀態。她笑稱,休息之後,自己竟然發現了很多工作之外的趣味,“比如我最近一直在追《如懿傳》,追得上癮!而且生活規律後,我也很少胡吃海塞了,有時間做運動,應該可以順便擺脫‘過勞肥’了,哈哈。”

  新 鮮 問 答

  新京報:這次和陳柏霖合作拍攝《火王》有沒有什麼比較好玩的事情?

  景甜:他就是一個特別大男孩的性格。有的時候真的像個小朋友,很單純,我們也很容易交流。在拍攝時從銀川、象山、杭州到冰島,我們一起經曆了很多,現在成了很好的朋友,也很有默契。

15473142024813.jpg

景甜與陳柏霖

  新京報:最近是不是在刻意減肥?

  景甜:對,因為我真的是隻要一多吃就會胖的體質,而且最近我暴飲暴食太多了!攢了兩部戲的肉。現在雖然瘦了一些,但還得繼續。

  新京報:之前似乎被網友發現胖了一陣?

  景甜:真的是胖了很多!我就給自己找了一個借口,開玩笑說是“過勞肥”。因為每天都很累,加上我之前在高原上拍戲,還沒適應就淋了場雨,一直高燒不退,每天化好妝都是懵的,在那樣的情況下,誰還會去控製飲食呀!就覺得自己都這麼可憐了,多吃點吧!

  新京報:30歲之後最大的心理變化是什麼?

  景甜:說實話,我真沒覺得我到30歲了,就覺得還二十多歲呢,你沒法相信時間過得太快,大家聊天回憶的時候都是七八年前起步。但我覺得年齡真的不能束縛我,或者在表演上給我一些局限。可能就是自己心態好像更沉穩了,雖然這話顯得比較老成!閱曆多了以後,我覺得自己現在還比較能夠穩住。之前我學不會獨處,就覺得和大家在一起挺熱鬧的。但現在我就很享受獨處的時間。

  新京報:作為巨蟹座的女生,未來會考慮向家庭傾斜嗎?

  景甜:以後還不知道,但目前這個狀態我覺得比較滿意。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