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女員工因失誤遭恐嚇侮辱?阿里回應:其嚴重違規

女員工因失誤遭恐嚇侮辱?阿里回應:其嚴重違規

新浪科技 2019-01-12 07:45

  原標題:傳阿里女員工因失誤遭恐嚇、言行侮辱?阿里回應:該員工嚴重違規

  來源:北京時間

  孰是孰非?

  近日,一位名叫「徐暢」的 阿里巴巴 女員工發帖稱,自己於12月24日被三名阿里巴巴品控員工強制審問8小時,期間遭遇限制人身自由、恐嚇、侵犯隱私、言行侮辱,導致「在過去半個月里,精神和身體遭受到極大傷害」。 

  徐暢稱,自己被審問的原因,是出現工作失誤,被懷疑「與抖音有貓膩」、「從KOL處拿回扣」等。 

  對此,徐暢的解釋是:「雙12市場部發起了抖音挑戰賽的項目,參与挑戰並且點贊數最高的前十名用戶將獲得1212元口碑券。期間為了增加活動參与度,我發動了身邊所有同事朋友親人幫忙一起跳。活動結束后,獲獎名單由抖音篩選內容和點贊數后交由我做最終決定。」

  徐暢稱,「由於工作疏忽三份名單沒有仔細檢查,導致表格中出現自己親人的賬號,周五發現問題后本人立即制止了項目繼續發展,獎項並未發出,也未對公司造成任何損失。同時,周末與同事明確提及說周一要跟HR當面講這件事情,周一到公司見到HR要說明情況,被品控攔住不讓講直接帶進辦公室審訊。」 

  徐暢認為,且不論「罪名」是否成立,品控人員「有什麼資格把我當犯人一樣關起來審問8小時」,審問期間「限制人身自由、恐嚇、侵犯隱私、對我言行侮辱」,並提出以下7個質疑:

  阿里巴巴公關部人員向時間財經提供了徐暢所在部門「口碑運營」1月10日在內網的發帖回應,並稱「以此為準」。

  「昨日,徐暢女士就其被口碑公司辭退一事提出質疑,謹說明如下:

  1、徐暢在2018年雙12在短視頻平台的營銷活動中,作為此項目主管,審核確認的10名中獎者包含了其自己、妹妹和朋友的三個賬號。這3個口碑APP全年1212元紅包本該發給消費者。這屬於嚴重違規行為,公司根據規定給予「辭退、永不錄用」處罰。

  2、經公司獨立小組完整復盤,調查中既沒有限制徐暢的人身自由,也沒有不經她允許而翻看其手機電腦,更不存在所謂其手機私人信息被公司系統監看的情況。公司從未對員工有過上述行為,公司工作軟體『阿里郎』沒有收集任何員工個人隱私信息。

  3、阿里對內部腐敗行為零容忍,同時也始終強調對員工個人權益的充分尊重。我們認為,這兩方面都是我們的社會責任所在,是我們的長期發展所依。」

   孰是孰非?

  一位疑似阿里員工的網友在知乎發帖稱,「(徐暢)所在部門於1月10日晚22:20左右,在阿里內網發帖詳細說明了該事件的詳細背景及原委。目前的情況來看,截圖的內容有失偏頗,避重就輕,沒詳細說明什麼原因導致的被談話。」

在社交平台「脈脈」上,另幾位疑似阿里員工的網友說法與此類似。在社交平台「脈脈」上,另幾位疑似阿里員工的網友說法與此類似。

  而另有知情人士在知乎稱,徐暢「避而不談核心原因,10個中獎名單,3個是你家人朋友,歸結為自己雙十二壓力大,服用藥物導致的。自己藝術生,對數字不敏感。身為市場傳播從業者,因虛假中獎被辭退,自己搞個截圖,找了 微博 知乎一堆營銷大號,強調『未婚女員工,3個男人』博眼球,侮辱公司。」

  部分知乎網友表示,無論徐暢是否出現工作過錯,該事件中令人關注的還有兩點,一是品控人員是否有對徐暢進行限制人身自由、恐嚇、侵犯隱私、言行侮辱。二是,阿里是否存在如徐暢所說的,對員工個人手機操作進行記錄或者錄屏的行為。

   反腐風暴

  徐暢在阿里屬於口碑運營人員。近年來,阿里對運營人員受賄、濫用職權、職務侵佔等問題管理日漸嚴格,對簿公堂的事情時有發生。 

  2018年1月19日,浙江省杭州市餘杭區人民法院經開庭審理,對天貓前小二天黎受賄一案做出一審判決,認定其身為公司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並處沒收違法所得四十二萬元。 

  天黎曾經是天貓組裝電腦類目商家的一名運營小二。2016年到2017年,他多次收受商家好處費,利用職務之便給與商家關照。對此案件,阿里巴巴依據《天貓規則》第六十九條之「不正當牟利條款」,關閉了7家涉案店鋪。 

  2016年4月22日,阿里巴巴廉政部在其內部系統中發布通告稱,天貓事業部一名高級運營專員因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警方帶走,並被刑事拘留。公告顯示,該名高級運營專員負責天貓事業部生活快消品類目, 

  2016年年初,有媒體曝光了一批關於淘寶小二受賄的事實,阿里巴巴集團以公開信的方式,宣布永久關閉平台上22家以不正當手段謀取利益的商家店鋪。2015年3月,因涉嫌賄賂小二,26家違規店鋪被阿里宣布永久關閉。 

  在涉及職務侵占罪的案件中,比較知名的是2016年12月阿里影業副總裁、淘票票總經理孔奇「截留運營商返現案」。公開資料顯示,孔奇私刻了支付寶和淘寶的公章,通過自設的無錫博達和無錫博達思樂兩家公司截留運營商返現約190萬元左右。隨後,孔奇被警方帶走。 

  北京京安律師事務所張越律師對時間財經表示,像阿里、 京東 、華為等大企業一般都有反腐部門,這些部門可能會與當地行政部門配合緊密,問詢過程中一般比較注意把握分寸。若徐暢所說屬實,要根據事發時的具體程度,來判斷阿里是否構成非法拘禁、侵犯公民隱私、侮辱誹謗的罪名。不過一般來說,8小時不構成非法拘禁。 

  張越還稱,若阿里所說屬實,徐暢相關行為造成公司經濟損失,且涉案金額達到公司所在城市對職務侵占罪的金額設定標準,則徐暢構成職務侵占罪。如果阿里在與徐暢簽訂的勞動合同中有反腐條款,則阿里有權辭退徐暢。(時間財經喬治)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