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宏觀】20181208摘要合集

【宏觀】20181208摘要合集

北京新浪網 2018-12-09 09:17

穩增長與穩槓桿的平衡—2019年中國經濟展望

展望2019年,外需將繼續放緩,國際經濟協調預計仍需在未知水域繼續摸索。面對這種態勢,「關鍵是要把自己的事情辦好」,進一步擴大內需將是整個宏觀政策的軸心,但穩槓桿是在穩增長時必須要做好的平衡。總的來看,2019年經濟預計繼續溫和放緩,經過政策的持續調適,下半年經濟下行壓力預計將逐步消退。

在外需方面,貿易摩擦負面影響將在2019年顯現,同時世界經濟周期趨於下行,意味著出口形勢不容樂觀,這將擠壓順差、影響對新產能的投資以及消費者信心、從而對產出構成拖累。

在內需方面,隨著汽車購置稅的短期擾動逐漸消退,2019年汽車銷售或有反彈,此外,被調控政策暫時抑制的大城市房地產需求或有機會逐步釋放,不過隨著三四線城市房屋庫存的快速消耗,棚改貨幣化政策的實施力度或減弱,從而衝擊三四線居民消費和房地產行業。基建投資或以補缺點之名再一次扮演救火隊員的角色,但此次政府會面臨更強的債務約束。

在物價方面,2019年中國豬周期趨於上行,或推高CPI中樞至2.6%左右。貿易摩擦疊加世界經濟景氣下行,或施壓石油等工業品價格,2019年中國PPI或繼續回落至1.7%。

在宏觀政策方面,2019年宏觀政策將繼續對經濟變化做出前瞻性反應,貨幣政策在動態調適中保持穩健。貨幣政策將繼續致力於疏通傳導渠道。預計或採取降准、定向降息或下調逆回購利率、深化存款利率市場化、在加強逆周期調節的前提下擴大匯率彈性等措施,M2和社融增速或出現回升。財政政策將「挺身而出」,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規模可能上調,增值稅率或進一步調整,實現向增值稅三檔並兩檔的有序過渡。監管政策更加註重穩增長與去槓桿之間的協調。標與非標的劃分、信託資管和保險資管配套細則等預計將在2019年陸續發佈,在確保落實資管新規基本原則的同時,政策將更加靈活平緩務實。預計中國國內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相關監管細則也將逐步落地,但針對國內系統重要性銀行的附加資本要求的達標仍會給予較為充裕的過渡期。

(作者:魯政委、李苗獻、郭於瑋、蔣冬英、何帆、陳昊)

可持續發展呼喚制度創新—2019年綠色金融年度展望

2018年以來,全球綠色發展進程持續推進,覆蓋範圍不斷擴大,而中國綠色發展則在制度創新的引領下不斷深化。

隨著全球生態環境風險持續加大,各個國家在自上而下的國家推動和自下而上的探索創新方面,均各具亮點地踐行著綠色發展理念。國際氣候行動持續推行,全球能源結構發生重大變化,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比重顯著提高。同時,2018年以來,越來越多的經濟體開始關注並參與全球綠色金融市場,不管是發達經濟體還是發展中經濟體均展開對綠色金融體系建設的探索,綠色金融在全球的影響力不斷提升。

2018年,中國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思想確立,在該思想的指導下,中國綠色發展不斷深化,污染防治攻堅戰全面部署,生態文明體制機制更加完善且更具科學性。同時,中國綠色金融體系也在制度創新的引領下,從追求更快的發展速度,轉向追求更高的發展質量。

隨著中國綠色經濟的發展和轉型逐步進入「深水區」,2018年及以後,中國將綜合考慮包括綠色發展因素在內的各項可持續發展因素的協同發展;四大結構優化仍然是未來綠色發展的重點,而農業及鄉村綠色發展將成為熱點。同時,綠色金融體系的建設也進入了轉型期,將從注重規模增長,轉而著力夯實制度和體系基礎、加快監管及產品創新、強化風險管控。

(作者:魯政委、錢立華、方琦)

勿忘初心,夜盡天明—2019年人民幣匯率展望

2018年,美元兌人民幣波動區間與彈性均顯著提升。堅持對外開放背景下,逆周期調控政策相機抉擇。

2019年,外因繼續考慮雙錨輪動,內因關注貨幣政策向信用環境傳導進度。上半年,中美利差存倒掛風險,緊信用環境或延續,美元兌人民幣存在繼續上行壓力。下半年需靜待美國與非美經濟體相對基本面扭轉,以及國內寬貨幣政策傳導至信用端,屆時人民幣匯率壓力將減輕甚至趨勢反轉。中美關係進展是最大的不確定性。

2019年繼續實行外商投資和金融市場對外開放,4月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正式納入巴克萊全球指數,被動資金流入一定程度上支撐人民幣匯率。外幣債務延續溫和去槓桿,上半年償債壓力較大。逆周期調控政策階段性穩定人民幣市場預期,削弱「利差錨」向匯率的傳導。匯率彈性繼續提升背景下,政策鼓勵境內主體提高避險意識與經驗。

(作者:郭嘉沂、張夢)

周期變奏曲—2019年G7匯率展望

2018年美元王者歸來,非美貨幣全面承壓,美國經濟與全球主要經濟體分化加劇是根本原因。美聯儲維持了鷹派姿態,高油價推波助瀾,美元利率顯著上行;而歐元區經濟放緩,政治風險故態復萌,貨幣政策正常化遲緩。2月和第四季度美股兩輪大幅下挫,引發全球風險資產拋售,美元成為避風港。

展望2019年,美國經濟動能邊際放緩,最大的不確定性在於以歐元區為代表的非美經濟體能否抓住最後的復甦窗口。上半年主要非美經濟體仍難企穩復甦,或使得美元指數維持高位。下半年若非美經濟體企穩復甦,美元指數傾向於走弱。否則,一旦美國進入去庫存階段,全球經濟承壓甚至進入危機模式,美元指數將維持強勢。

2019年風險事件主要包括:美國國內政治不確定性、美股崩盤、歐元區民粹主義崛起、英國無協議脫歐、貿易戰等。

(作者:郭嘉沂、張峻滔、邵翔、張夢)

韌性與耐性的考驗—2019年貴金屬年度展望

2018年,受制於強美元匯率與利率,貴金屬更多呈現商品屬性,金優於銀,內盤優於外盤。

展望2019年,美國經濟將逐漸由主動補庫存轉入被動補庫存。在補庫存階段,除了與美元指數負相關,貴金屬傾向於呈現較強的商品屬性。

2019年美國經濟將「降檔」,假如下半年非美經濟體較當前復甦「升檔」,則美元指數前高後低,貴金屬前低後高。

2019年上半年中國投資放緩施壓銅價,而若下半年中國信用環境改善、基建投資發力,則銅價溫和看漲,進而推升貴金屬價格。不過明年原油價格中樞下移,高點或在年中,下半年油價走弱將制約銅和貴金屬反彈幅度。

2019年美債收益率上行放緩,對貴金屬壓力減少。若美國經濟迅速進入去庫存階段,貴金屬債券屬性增強,貴金屬較銅更加抗跌。

總而言之,在美國經濟處於補庫存階段的前提下,2019年上半年貴金屬仍將承壓,考驗貴金屬的韌性。下半年能否出現溫和的上漲行情還有待耐心觀察基本面的變化。

(作者:郭嘉沂、張峻滔)

周期牛盡,回歸本源—2019年原油展望

2018上半年,油價上漲主要源於需求因素,下半年則更多源於供給因素,缺乏上漲可持續性。油價在10月初完成伊朗制裁最後的炒作後,大幅下跌,抹去前三季度全部漲幅。

2019年,原油市場供給充沛,需求有下行風險。油價中樞受OPEC減產量影響。在OPEC減產100萬桶/天的情形下,原油市場整體供需平衡,油價中樞較2018年下移,Brent中樞67美元/桶,WTI中樞58美元/桶。2016年開始的油價周期性上漲落幕,步入新階段。

風險方面,警惕全球經濟共振下滑帶來的顯著利空,以及全球產量意外中斷頻發和美國不再給予任何國家進口伊朗原油豁免資格帶來的階段性利多。

(作者:郭嘉沂、付曉芸)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