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楊偉東「跌落」牽涉羽泉 互聯網企業成腐敗重災區

楊偉東「跌落」牽涉羽泉 互聯網企業成腐敗重災區

新浪科技 2018-12-09 08:39

   關聯羽泉,扯出大批關聯公司

  楊偉東「跌落」 互聯網企業成腐敗重災區

  李立、李靜、李哲

  從阿里大文娛輪值總裁、優酷總裁到被曝經濟問題,楊偉東一夜之間天上地下。

  12月4日,據阿里大文娛集團消息,阿里影業董事長樊路遠將兼任優酷總裁;根據舉報,原總裁楊偉東因經濟問題,正在配合警方調查。阿里方面回應《中國經營報》記者稱,「阿里在貪腐問題上一貫絕不手軟」「其他一切信息以警方披露為準」。

  不過接近優酷的消息人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楊偉東被查並非突然,阿里內部對楊偉東已經展開一段時間調查。楊偉東「有事」的另一個跡象出現在11月26日阿里架構大調整背後, 阿里巴巴 集團CEO張勇在當天的內部信中提到,「樊路遠(木華黎)接替楊偉東,擔任阿里大文娛事業群新一屆的輪值總裁」,關於楊偉東的去留和任用沒有下文。

  楊偉東是繼2012年聚划算總經理閻利珉入獄之後,阿里又一涉嫌貪腐的高管。對待貪腐,馬雲的態度一向是零容忍。不過多位接受採訪的業內人士均表示,楊偉東事件無論在阿里內外都絕非孤例。無獨有偶,12月3日美團亦發布反腐公告,89人受刑事查處,外賣渠道高級總監涉案。

  《中國經營報》記者在上海、天津等多地採訪調查了解到,楊偉東事件背後疑點重重。既牽出與胡海泉等明星的前塵舊事,又跨界娛樂圈與互聯網這兩個野蠻生長、快速爆發的行業。楊偉東的「跌落」軌跡只是其一,背後是各色人等在利益面前表現的焦慮與貪婪,互聯網反腐從楊偉東開始又揭開新故事。

   故交胡海泉

  被曝經濟問題之前,楊偉東的公開身份是阿里大文娛輪值總裁、優酷總裁。

  真正讓楊偉東其他身份曝光的卻是陳羽凡和胡海泉這對「患難兄弟」。11月28日陳羽凡被曝涉嫌吸毒,多年搭檔胡海泉當天在 新浪 微博 上10個「為什麼」的回應遭遇網友吐槽,早已從明星轉型的胡海泉一系列「非常財技」再次被聚焦。

  據天眼查公開信息顯示,與胡海泉相關聯的59家公司中,即將掛牌新三板的北京巨匠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巨匠文化」)尤為顯眼,身處旋渦之中的楊偉東也曾為巨匠文化的股東。根據天眼查披露的變更記錄顯示,2013年8月30日,巨匠文化投資人變更,楊偉東作為自然人股東加入。在擔任兩年多巨匠文化的股東之後,2015年10月28日楊偉東退出。

  據楊偉東個人公開資料顯示,2013年3月,受古永鏘邀請加入優酷土豆,楊偉東先後擔任優酷土豆集團高級副總裁、土豆總裁。2015年11月,合一集團任命楊偉東擔任優酷土豆BG聯席總裁,全面負責優酷和土豆雙平台的運營業務。從時間上推論,楊偉東作為公司股東和胡海泉走到一起,是在加入優酷土豆之後。退出的日期則相當微妙,幾乎是在全面負責優酷和土豆運營業務的前夜。

  楊偉東和胡海泉的密切關係也不止於合開公司和適時退出那麼簡單。在中信建投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對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關於北京巨匠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掛牌申請文件的第一次反饋意見》的回復中,《中國經營報》記者查閱到:2013年8月20日,巨匠文化曾召開股東會, 股東陳濤與楊偉東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根據該《協議》, 陳濤(即陳羽凡)將巨匠文化60萬元人民幣股份轉讓給楊偉東。本次股轉之後,楊偉東佔20%,胡海泉佔78.5%。

  值得注意的是,巨匠文化方面披露出於對人才的吸引和激勵,胡海泉在受讓該等股權后將60萬元人民幣股份(20.00%)無償轉讓給楊偉東作為激勵,楊偉東並未實際支付對價。

  伴隨2015年楊偉東退出巨匠文化,和胡海泉業務上的往來卻並沒有避嫌的意思。2017年巨匠文化與優酷、天貓、因唯聯合出品了全網第一檔酒後真人秀節目《舉杯呵呵喝》;2018年1月,又和優酷、天貓聯合出品了中國首檔街舞選拔類真人秀《這!就是街舞》。據《財經》報道,楊偉東此次涉嫌貪腐的項目主要集中在優酷2018年春季推出的「這就是」系列綜藝。

   「控股」公司疑雲

  上述接近優酷的消息人士對《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楊的經濟問題涉嫌給外面自己的公司輸送利益。」

  「外面的公司」究竟指向何處,據天眼查顯示,楊偉東名下有關聯公司45家,擔任高管44家,具有實際控制權兩家。記者通過天眼查、企查查、啟信寶三家交叉比對發現,具有實際控制權的兩家公司分別是:杭州來瘋科技有限公司,投資佔比80%,來瘋網顯示為優酷旗下網站;天津市鈺泉易天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鈺泉易天」),楊偉東為法定代表人,投資佔比100%。

  天眼查信息顯示,鈺泉易天註冊於2016年7月21日,註冊資金100萬元。主營業務包含建築材料、機械設備、鋼材、五金、化工產品、家電、傢具、通訊器材、辦公用品等。公司註冊地址為天津市寶坻區鈺華街106號108室。

  2018年12月5日上午,《中國經營報》記者探訪了這家主營業務與楊偉東本行相去甚遠的貿易公司。在鈺泉易天註冊地址天津市寶坻區鈺華街106號,記者找到的是一家名叫天津農村產權交易所有限公司的企業。公司員工告訴記者:「這裏只有我們一家單位,沒聽說過鈺泉易天。」

  記者在天津農村產權交易所有限公司樓中也未找到108室。107室為檔案室,109室為農經站,在這兩個編號中間是男女衛生間。該公司另一名員工表示:「這裡是農村產權交易所,就沒有108室,有可能你找的企業註冊地方在這裏,但公司根本不在這裏。」

  在天津市寶坻區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局檔案科,記者查閱了鈺泉易天的註冊信息。註冊信息顯示與天眼查內容相同。檔案科給記者提供了該公司註冊時提供的一個手機號碼,不過記者撥打此號碼顯示為空號。

  隨後記者來到天津市寶坻區行政許可服務中心,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註冊地址一般由公司提供,行政許可服務中心只負責登記。「中心會定期進行抽檢,一旦發現企業註冊地和實際辦公地不相符,就會把該企業列為異常並按照規定進行處罰。」

  這家相關公開資料均指向楊偉東控股的鈺泉易天,撲朔迷離,也許只有楊偉東本人能解釋這家貿易公司存續的必要性。

   優酷「是非」

  出事之前,楊偉東幾乎是碩果僅存的優酷土豆前高管,一直處於上升通道,古永鏘賞識,俞永福力挺。

  2017年12月,楊偉東被任命為阿里巴巴文化娛樂集團輪值總裁,兼任大優酷事業群總裁,正式迎來「楊偉東時代」。外界對楊偉東的評價多是情商高、作風大胆。一位土豆時期採訪過楊偉東的資深媒體人回憶,楊偉東情商高,和人自來熟,在商言商,和投行出身的古永鏘風格頗為不同。

  不過接受記者採訪的多位娛樂圈人士對楊偉東出事並未表現出太多驚訝。上述接近優酷的消息人士告訴記者,11月已經傳出對楊偉東的不利消息。「買節目、投項目涉及的資金量巨大,這些年劇集版權價格瘋長,視頻網站也是重要推手。」在娛樂圈人士看來,通過抬高報價在中間獲利是最直接的方式,僅視頻網站負責內容採買的人伸手就很方便,加之視頻網站競爭激烈、監管不嚴,整個鏈條中出手的機會不少,「關鍵看怎麼談」。

  楊偉東本人也是大片網綜的力挺者。2018年1月,楊偉東提出網綜行業迎來二次升級,將全面進入大片時代,在投入、製作和商業化上進行全面升級。2018年優酷春集發布會上,他更是力挺「這就是系列」,表示通過《這!就是街舞》《這就是鐵甲》兩檔綜藝明確垂直類目對優酷及其生態體系的整體定位后,優酷會以「這就是」系列和「吧!」系列作為主要的產品矩陣。

  優酷力推、號稱投資3億元的《這!就是街舞》成為2018年的綜藝明星,2018年優酷春集,節目總導演陸偉宣布,總招商金額近6億元,刷新網綜廣告招商最高紀錄。

  胡海泉所代表的巨匠文化也和天貓、優酷、燦星合作,6000萬元投資《這!就是街舞》。

  不過另一種聲音認為楊偉東的「跌落」也與業績不佳不無關係。併入阿里后俞永福、楊偉東等多次在各種場合表示要富養優酷,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優酷也確實在爭奪劇集,熱門網綜出手闊綽。

  最典型的例子是2018年世界盃新媒體平台轉播權的爭奪,外界傳言價格為10億元。楊偉東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馬雲對此事也頗為關注,半夜兩點還發語音詢問。

  版權的大力投入也給阿里整體盤面拖了後腿。阿里巴巴集團2019財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當季阿里巴巴收入同比增長61%;另外一面,阿里巴巴第一財季的凈利潤76.5億元,同比降45%。針對主營業務成本(Cost of Revenue)的解釋性說明中,阿里巴巴提及優酷在世界盃期間的版權支出也是成本增加的原因之一。

  上述接近優酷的消息人士向記者透露,楊偉東接受調查只是優酷冰山一角,遺留問題頗多,在併入阿里大文娛之後優酷也被公認為整合困難,一批人都在為個人利益考量。

  一位曾與阿里大文娛進行過深度洽談合作的人士告訴本報記者,沒有楊偉東的事爆出,阿里大文娛依然會有問題存在。「阿里大文娛內部到底是誰領導,大方向是什麼依然不清晰,各個條線也是各自為政。」在他看來,阿里大文娛在內部關係上複雜,讓合作夥伴摸不著頭腦。他舉例道,當時他們在做一項合作推進時,需要找到阿里大文娛下的各個條線的領導,包括優酷、遊戲、體育等,但每個條線的負責人都沒有辦法做主,都只是盯著自己的那塊業務。「在整個阿里大文娛的戰略層面上,我不認為阿里整個體系有非常清晰的認知,並未形成有效協同。」

   互聯網重災區?

  楊偉東「跌落」背後是一個互聯網貪腐的新故事,和當年出事的聚划算總經理閻利珉不一樣,閻利珉更多面向業務層面,楊偉東更像一個明星高管,聚焦閃光燈下,形象健康,經常接受採訪,是銳意進取的少壯派。

  他代表急速生長的互聯網力量,也暗示著伴隨野蠻生長,互聯網正在成為貪腐的重災區。

  「一些社交電商的小二都是公開要回扣,這基本上已經是行業的潛規則。」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互聯網公司的流水、交易額,包括內部的採購額都比較大。比如ofo採購的單車、美團採購的騎手裝備動輒就是幾億元,互聯網公司雖然也有類似監察部門以及舉報 投訴的廉正部門,但能否執行到位還是另外一回事。尤其互聯網公司很多是平台型公司,掌握的平台流量、資源分配都是商家非常渴求的、重要的資源。「稍微用滑鼠點點,資源傾斜一下,對商家來講就是滾滾的流量、滾滾的財富。所以商家也會挖空心思動起小二、高管的腦筋。」

  不過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律師方超強並不認同重災區的說法,在他看來,互聯網企業容易滋生腐敗的領域確實比傳統企業要多,主要因為在互聯網企業中能夠「變現」的資源遠多於傳統企業。互聯網公司連續爆出的貪腐事件確也暴露出一些新特徵,「隱蔽性強,尋租空間大,個案腐敗金額高」。

  以電商平台為例,對賣家處罰、申訴處理的過程中,電商活動申報、網店入駐、第三方合作過程中等等,都存在平台內部人員「權力尋租」的空間。例如電商平台內經營者違規認定和採取處罰措施的過程中,就存在權力尋租的空間,通過輸送利益,換取不處罰或者較輕處罰的結果;再比如,自然搜索排名上的流量傾斜等等,互聯網經濟中,流量等同財富,流量完全可以「變現」。

  據《中國經營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從2016年開始,僅 京東 就先後披露出40餘件不同程度的貪腐事件。京東集團內控合規部負責人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互聯網企業高速發展的背景下,在采銷、招投標等環節易發生以權謀私行為。例如,某些供應商為了獲取流量和客源,往往會以回扣、返點等方式向平台的采銷人員進行利益輸送。他解釋了京東在貪腐上的「零容忍原則」,是任何員工違反京東集團反腐敗條例的行為都會導致解聘並實名公告,同時會錄入失信名單系統。

  另據阿里方面介紹,由於馬雲本人在反貪腐上的堅決態度,阿里2009年就開始搭建廉潔治理體系,嘗試以制度從源頭上規範員工行為治理貪腐。現在阿里已逐步建立起一套特色鮮明的廉正合規體系:阿里於2012年設立了集團一級部門「廉正合規部」。專司腐敗調查、預防及合規管理,只向集團CPO(首席人力資源官)彙報;2013年聚划算案件之後,開始嘗試將數據化引入廉正風險防控,努力降低人工參与程度,做到後台業務數據可審計可追蹤,壓縮腐敗空間。

  高層輪崗、強調價值觀也被視為馬雲反腐的重要手法,包括外界津津樂道的「六脈神劍」:客戶第一、團隊協作、擁抱變化、誠信、敬業、激情。一位阿里內部人士告訴記者,阿里的這些價值觀常年在公司內部反覆強調,員工進入阿里后首先要學習的也是「六脈神劍」,雖然不能直接杜絕貪腐,但對員工會形成一定的約束和精神影響。通過卸載閻利珉、阿里月餅門事件,阿里在這些事情上毫無商量餘地的態度也似乎在有意無意樹立教科書式的案例。

  不過「跌落」不代表遊戲結束,2017年閻利珉出獄創辦了辦公室自助零售公司「果小美」,多了一些滄桑也在嘗試重新開始。楊偉東的「跌落」還沒明確的結局,但他的故事已與前人多有不同。伴隨阿里等巨型互聯網公司業務不斷擴張,互聯網反腐的形勢顯然會更複雜。在楊偉東的新浪微博,他的簡介現在看來意味深長:「我們都生活在陰溝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本報記者馬秀嵐對此文亦有貢獻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