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郭碧婷:說我花瓶?那我就漂亮到底

郭碧婷:說我花瓶?那我就漂亮到底

北京新浪網 2018-12-09 06:00

郭碧婷:說我花瓶?那我就漂亮到底


攝影:新京報 郭延冰

因為杜可風擔任攝影指導和視覺總監,郭碧婷毫不猶豫地接演了電影《宇宙有愛浪漫同遊》(後簡稱《宇愛同遊》)。已經兩年多沒有出現在大銀幕的她說,它讓她內心自在,也圓了她想要的婚禮夢。

一頭黑黑的長直發、安靜、靦腆,是郭碧婷給眾人的固有印象。她說,她不喜歡用一些詞句來定義自己,也不會用框框套套去局限自己的生活。同樣,她也從來不覺得自己有多漂亮。「我從不設限的,角色也好,外貌也罷,能被大家喜歡我就很開心,會讓我在這個行業里有很多幸福的喜悅感。瓶頸會有,困難也有,至於我想要的改變和想做的事,什麼都不會想,只要隨著心去做。」

在娛樂圈這個名利場里,郭碧婷成了一股清流,「我不是一個喜歡忙碌的人,也不是多產的人,要有好的作品才會想曝光,那樣我願意忙得死去活來,但不工作我就想回家,也喜歡回家。」

素顏

新京報:有網友拍到你素顏坐地鐵,對你來說偶像包袱一直不存在?

郭碧婷:我肯定是有偶像包袱的(笑)。只是時好、時壞的分別,可能有時休息太久,忘了自己是這個行業的人,會很隨意。

新京報:會有煩惱嗎?比如被拍到醜照?

郭碧婷:有醜照啊(笑),拿手機拍,我就覺得隨便吧,但有時候拿高清相機對著我,我還是會有點困擾的(笑)。

素顏出行

花瓶說


因為五官出挑,外界總把郭碧婷和花瓶畫等號。

以前,她會因此而困擾,甚至會有種不被尊重的感覺,直到有一天她看了一篇關於郭采潔的訪問,「采潔說她一直給人很可愛的感覺,本來她很抗拒,後來她乾脆就說,既然都認為我可愛,我就可愛到底。我現在也覺得,有人天生會演戲,有人天生就是花瓶,這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那我為什麼不接受它呢?我覺得『花瓶』不是一個貶義詞,既然人家覺得你漂亮,我就漂亮到底!」

寵物

新京報:聽說你家是寵物之家,到底有多少小動物?當鏟屎官累嗎?

郭碧婷:非常累,可能貓狗小鳥加起來差不多五六十隻。這些寵物就陪伴在我周圍,到處走啊、逛啊,晚上睡覺的時候也不會有很大的聲音。

在新年的拜年影片里,她展示了不少寵物

新京報:這六十多口「人」都有名字?這麼多寵物是因為你怕孤獨嗎?

郭碧婷:都有名字,大部分能認出來的,但也不是全部都能認得。像有些鳥會生孩子,我外出拍個戲回來這些寶寶就長大了,那我怎麼認得(笑)。有人曾說愛養寵物的人特別孤獨,我也曾這麼覺得,但現在不這麼認為了,它們對我來說就像家人,是我生活中的開心果。

海購


新京報:怎麼做到5秒鐘買14樣東西的?

郭碧婷:怎麼做到?你就全部勾選,一次付清呀(笑)!其實這些都看了很久,有很多想買的東西會一直放在購物清單里,想買再買,不想買就算了,然後這樣一直積累了很多,要買就是一次付清。

新京報:楊冪曾說她特別喜歡在劇組網購。

郭碧婷:拍《小時代》時,我們會經常交流購物心得,一起網購。

合作對象

新京報:《宇愛同遊》和勝利合作感覺如何?

郭碧婷:他是個很自來熟的男生,拍的時候其實我們很少有機會講話,可能因為那時他剛學中文,看我不怎麼說話就有點怕我,一旦我笑了會笑嘻嘻地過來和我聊天。但不笑就不會來,可能我在他心中是個讓他有點恐懼的人(笑),所以他會把我當老師。

新京報:合作過那麼多男演員,平時私下聯繫多嗎?

郭碧婷:很少,他們都很熱情、也會主動和我說話,可是我的話真的太少了(笑)。他們問我話,我一般都是哦、嗯、啊,或許會讓他們覺得我好像不想聊天,其實不是的,只是這些男生很少遇到這樣話少的女生,不適應吧。

粉絲


新京報:如果有個機會可以和粉絲呆一天,會和他們做什麼?

郭碧婷:跟我差不多的話,比如比較冷靜的,那就坐下一起看電視好了。

新京報:粉絲做過什麼事讓你覺得印象深刻?

郭碧婷:他們知道我不喜歡收禮物,所以會集體去做慈善活動,這是我認為比較有意思的事。

新京報:將來如果有機會在大陸長期居住,會選哪個城市?

郭碧婷:上海,這是我最初真正落地的地方。

「小時候是個踢球的」

在前不久參演的電影《武林怪獸》中,郭碧婷扮演了一位神秘少女,「冷幽默」「高智商」。殺青時,導演劉偉強送給每位主演一面錦旗,郭碧婷的那面上寫著八個大字——能文能武,連蒙帶唬。

「能文能武」確實是郭碧婷的最大特點。

就像《小時代》中的南湘,童年時期的郭碧婷也很喜歡畫畫,甚至一度痴迷到荒廢學業,最後只好打住。

她說,其實演南湘是圓了媽媽的夢,她小時候還有另外一個身份——「踢球的」,「從表面上看,大家似乎都不覺得我能踢球,我父母也接受不了。但比起畫畫,我更喜歡足球,它讓我很舒爽。」文靜話少的郭碧婷,幼時因為能跑被選為足球隊隊員,位置是右翼。年幼時母親總會把她扮成洋娃娃,只有在足球隊裡,她才能找回最輕鬆自在的打扮。至今提起足球,她依舊津津樂道,「我的體質屬於易過敏型,大量的運動才能讓我舒緩;踢球也能讓我吃很多飯,我飯量一直很大。」

她遺憾地喊著自己喜歡的球星現在都退休了,「以前喜歡一個德國球星,長得很帥但現在不踢了。現在看球也會看誰踢得好,似乎成了難以戒掉的『職業病』。」

「曾被上百個男生表白」

出生於台北一個中產階級家庭,郭碧婷是長女,從小就備受父母寵愛。她外貌出眾,皮膚透亮,但這張美麗的臉龐卻在小時候給她造成了不少困擾,「我的鼻子有些翹,不管是誰見到就喜歡過來捏捏,我很不喜歡這樣。」

不太愛說話的她,實在忍不住了會放聲大哭。美貌讓她成為男生蜂擁追逐的對象,因為喜歡她的人太多,好事的女同學還專門弄了一個登記簿,想見郭碧婷的男生需要排隊登記,才能送上零食和禮物。遇到表白的,郭碧婷也見怪不怪,「我會先問他是哪個班的,再拿小本子記下,後來大概記了100 多個。」

她笑笑說,「這樣講,是不是很欠揍?」但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她說自己高二時得了嚴重的過敏,臉上長了不少痘痘,表白的人也不多了,「人就是視覺動物。」

小時候的郭碧婷(圖源藝人微博)

有次陳學冬和她玩催眠遊戲,催眠中問她是不是真的覺得自己漂亮,她內心的回答是「不覺得」,「其實說句不中聽的話,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說我美。大概因為我對美的定義是丹鳳眼,不太喜歡自己的雙眼皮。如果當我60歲也很美,才是真的成功,人要越活越美才對。」

「內心其實很叛逆的」

「你這麼漂亮,長大後就該去選美」。記憶力並不怎麼好的郭碧婷,對這句小時候常聽到的話記得很清楚。

但她兒時的夢想,卻是希望自己成為男性化的厲害角色,例如當發明家、做餐飲。同學每次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拍照投遞給模特公司,她打死都不去試鏡。「選美、廣告都需要頻繁的曝光,畢竟我的性格有點小家碧玉,對我來說這是挑戰,也比較抵觸。」

這種想法在她高中畢業後有了轉變。在好朋友的推薦和鼓勵下,她參加了台灣西門町舉辦的美少女選秀比賽,之後當了模特。2003年,她成為陳奕迅的MV女主角,之後,又相繼參演了五月天、王力宏、蕭敬騰等歌手的MV。郭碧婷說,以前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出道,大概就是年輕可以闖蕩一番,隨著經驗的累積,她越來越覺得放開自己是件很好玩的事。

與她謹慎性格不同的是,家人一直很支持她的工作,「他們從來不會反對,可能因為我很有自製力,也不是說一味地聽話,但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很讓家人放心,其實我內心還是蠻叛逆的。」

「演南湘是我的榮幸」

直到2005年,郭碧婷才到大陸發展,出演了電視劇《金色年華》,兩年後迎來銀幕處女作《沉睡的青春》,但這一切都沒有幫她順利打開知名度。

《沉睡的青春》

反倒是2008年的一則口香糖廣告,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即使那時很多人並不知道她的名字。

而《小時代》里的南湘,則成為了她演藝生涯中難以逾越的高峰,「你會在意別人總把你的形象定義為這個經典角色嗎?」「不會,真的不會,」她毫不猶豫地答道,「說實話這是我的榮幸和感激,就像南湘好了,她能讓人們有記憶點,對我來說這是很重要的事情,因為你能帶給大家某種能量。無論是漂亮的能量或是對愛情的執著,以及她對姐妹情深的定義。」

她說,因為南湘讓她想通了出道意義,「角色可以給普羅大眾帶來一些普世的感悟,我出道的意義或許就是傳遞一些正能量吧。」

如今,她重看《小時代》也會有某場戲沒有演好的遺憾,但一點都不尷尬,「畢竟那些都是青春啊。」

《小時代》系列里的南湘

注:該篇專訪原載於2018年3月2日新京報


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郭延冰 編輯 吳奇函 校對 張彥君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