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戈恩事變:誰來出任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總裁?

戈恩事變:誰來出任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總裁?

北京新浪網 2018-12-09 00:47

  原標題:戈恩事變(續):誰來出任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總裁? 

  來源:秦朔朋友圈

  到12月10日,雷諾-日產-三菱汽車聯盟總裁卡洛斯·戈恩被逮捕就整整三個星期了。日本最新的消息說,10日這天日本·東京地方檢察院特別搜查部(特搜部)將正式起訴戈恩。和往常先把人關個一年、半年,不招供就不放人的一貫做法不同,這次畢竟是關了世界著名的企業家,三周已經相當長了,不管在法庭戈恩會如何抗爭,這次特搜部的動作相當快,有了一點國際感覺。

  筆者不知道戈恩的做法法律上是否有罪,更不知道日產這麼縱容戈恩是否屬於該公司的經營作風,只是想問這樣一個問題——戈恩突然被逮捕,其麾下的汽車聯盟該由誰來任總裁?新總裁在汽車業界大變動的時候,還有沒有魄力做大事?

  先說一個結論,戈恩事變不僅僅極大地損壞了日產品牌,還將大大拉退日產、三菱在新能源車方面的技術進步。也許人們今後看到的是,好端端的一個日產再度回到1999年以前的狀態,將與汽車主流技術漸去漸遠。

  老生常談的企業人事之爭

  戈恩事變,首先可以看成是一家企業的「下克上」、內部抗爭和人事抗爭。

  11月19日,經過日產公司告發,特搜部親自出動,《朝日新聞》記者觀摩報導全過程的戈恩事變爆發,接下來第一件事是解除戈恩的企業聯盟總裁職務。

  人已經遭到牢獄之災,11月22日,日產召開臨時董事會,很順利地解除了戈恩的日產總裁職務。接著26日,也是因為戈恩已經住進了監獄,三菱汽車想當然地也解除了他的三菱汽車總裁的職務。

  誰來出任聯盟總裁?誰又來出任日產總裁,這是大事。

  日產的最大股東是雷諾(掌控了43%的股份),雷諾決定日產最高負責人,這該是理所應當的。從日產董事會成員看,董事會決定董事長的人選,但如果從股東決定董事會人選的角度看,又是大股東做出最終決定。內部抗爭正是從這裏開始的。

  有人想火中取栗。日產董事會中有兩名獨立董事,一個是賽車手,另一人則是做過經濟產業省副局長(審議官)的豐田正和。豐田獨董在官界三、四十年,如何與特搜部打交道,這該是他最擅長的了,由他出來置戈恩於死地應該不成問題。日產方面自然會願意讓豐田出任董事長。

  但雷諾是大股東,目前戈恩儘管人在監獄,但依然是董事,況且雷諾的主要利潤來自日產,不派出董事長,誰知道今後日產是否還會繼續向雷諾輸送利益。拿下日產最高負責人的職位,雷諾志在必得。

  12月4日,日產召開討論董事長人選的董事會。9名董事中,5名日籍董事全員出席,4人法籍(其中戈恩及另一名具有署名權的董事已經被逮捕)董事中來了2人。董事會該由董事長出面召開,戈恩已陷牢獄之災,董事會便由總經理西川廣人主持。

  日產方面提出讓豐田出任會長的動議,雷諾方面的董事自知寡不敵眾,要求多給時間,並希望讓雷諾的人繼續出任董事長。「日產拒絕了。」5日,對本次戈恩事變做了大量獨家報導的《朝日新聞》報導說。

  雷諾-日產-三菱聯盟董事長的資質

  說內部抗爭,一般人比較好理解,如果看一下抗爭的實質在哪裡?說起來就有些難了。

  這裏先抄錄一段戈恩的豪言壯語。

  2018年10月,巴黎汽車展,戈恩在展會上說:「我們才是電動車(EV)的先鋒,是領軍人物。」台下的人聽起來能夠感受到戈恩對豐田等企業的強烈對抗情緒。

  豐田當然也在做EV,但概念有些不同。豐田提出了「CASE」(互聯、自動、服務與共享、電動這四個詞的英文第一個字母)。這比單純地強調電動車在概念上要大出許多,今後要辦的事業也更大。

  人們看到,現在豐田的合作夥伴是互聯網企業軟銀,豐田在積極整頓自己的租車公司,今後自動駕駛到來後,租車公司的意義便會增大。豐田並沒有把目光全部放在燃油車的生產及成本的縮減上,做電動車時,其目標更大,準備下的路數更多。

  人們看到,戈恩有些焦急,開始把更多的資源集中到了EV上。150萬輛EV目標,也是這個時候提出的。戈恩焦急的原因還在於,過去19年他掌控日產的時候,豐田、本田在積極向混合動力車轉型,日產則集中精力削減成本,在混合動力方面與豐田、本田拉開了距離。

  至於把EV做到150萬輛後,能否也出個日產的CASE,人們還不清楚。

  下一個出任日產總裁,維持雷諾-日產-三菱汽車聯盟的人,該如何讓日產在電動車領域繼續保持領先,同時能將業務擴展到其他方面?這比簡單的人事抗爭更重要。

  日產總經理西川高舉義旗,通過與國家聯手的方式打倒了戈恩,但西川在日產公司內部的人緣,從《朝日新聞》發表的零零碎碎的消息看,似乎不高,他不僅不能率領日產將EV道路走下去,更沒有在CASE方面的拓展能力。

  借戈恩事變調整日產?

  西川開始在日產做過採購工作,後來常年做總裁秘書,對日產汽車的製造有多深的理解,對汽車產業的變化有哪些心得,人們很難從已經發表的各種文章中找出來。從日本媒體報導的內容看,精於公司政治,通過裁員、制定削減成本目標,似乎是西川最為拿手的好戲。過去十余年,戰略上有戈恩把控,西川在具體層面上做自己的工作,兩人配合也算默契,但把戈恩送進監獄後,日產該如何經營,從這半個多月時間里能看到的西川發言,幾乎清一色地給戈恩斷罪,卻找不到日產該向何處走的具體內容。

  日產如果下大精力做電動車(EV)的話,最大的市場便是中國。中國消費者通過這幾年使用EV,對這種車的弱點、效率、電池成本,比歐美日本其他國家的消費者更加清楚。價格問題、充電問題之嚴重,很難讓EV保持魅力。大量生產能否解決相關問題,日產也沒有給出具體結論。

  儘管在混合動力方面日產大大落後於豐田、本田,但畢竟該公司還有e-POWER這款車,通過這款車實現電動、自動駕駛、共享,換句話說營造一個日產版CASE,也許勉強能與豐田等競爭一下。但西川肯定不是能拍這個板的人。

  汽車行業很多時候是慢走一步,最後悶聲發大財。真正看到EV的不足,用一點時間在電池成本問題獲得一定程度的解決,其他服務如共享等建設起來以後,再回過頭來發展EV該也是個路子。戈恩有點過分強調EV了。

  日產在租車市場上的份額並不大,用幾年時間擴展租車市場,就能為以後的共享做好鋪墊。換句話說,借這次戈恩事變,調整日產的行進路線,現在有了一次難得的機會。

  放眼國外,雷諾在租車市場方面已經開始整理各種資源。維持與雷諾的聯盟,對日產有益,可惜西川心裏想的不過是打倒戈恩,客觀地給日產調整方向創造了條件,但日產總部的那幾個董事,已經沒有了改變日產的能力。

  就要開啟的後戈恩時代

  不論日產董事會作出何種決斷,如果維持雷諾-日產-三菱汽車聯盟的話,董事長人選依舊重要,後戈恩時代已經到來。

  官員出身的豐田正和不適合當這個聯盟的董事長。從資本的角度看,依舊該由法國方面派出董事長。

  法國右翼政黨領袖之一的布羅諾·格爾尼舒舉手想當這個聯盟的總裁。格爾尼舒說:「我也能成為成本殺手。」不過他和戈恩不一樣,戈恩主要通過西川裁減兩萬名日產的工人,而格爾尼舒要將董事長的薪資減去四分之三。如果戈恩一年「只拿」20億日元年薪的話,他只要5億日元(約3000萬人民幣)就可以了。為此格爾尼舒還買了十幾萬日元的日產股票,並強調自己的愛妻就是日本人,對日本有很好的理解。但估計格爾尼舒99.99%沒有入選的可能。

  筆者比較重視的人物是雷諾在中國的執行董事何塞·姆尼絲。姆尼絲以前在北美負責汽車工作,現在在中國,對歐美華均有很深的理解,熟悉汽車業務。目前姆尼絲在戈恩事變的表態上十分謹慎,筆者未找到相關的內容,但深知此人在雷諾內部的重要作用。

  也許只有姆尼絲才能真的在戈恩事變之後,擔負起雷諾-日產-三菱汽車聯盟的大任。日產內部造反派,不足以讓日產走向金光大道。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