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沈南鵬:投資很多時候是人性中一面和另一面的博弈

沈南鵬:投資很多時候是人性中一面和另一面的博弈

北京新浪網 2018-12-08 23:33

  來源:投資界

  沈南鵬直言,早中期企業面臨的最大的風險,就是高層團隊陷入無法調和的爭議和撕裂中,這對企業來說是生死存亡的問題。

  報導| 投資界PEdaily

  2018年12月5-7日清科集團、投資界在北京舉辦第十八屆中國股權投資年度論壇。論壇攜手行業知名學者與重磅嘉賓,秉承傳統,革故鼎新,解析政策趨勢、聚焦投資策略、探索價值發現、前瞻市場未來。

  會上,《我有嘉賓》出品人、嘉賓大學創始人吳婷和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沈南鵬進行了一場精彩對話,通過這場對話,我們得以一窺「點金聖手」的風采。投資界(pedaily2012)整理如下:

  精彩觀點

  1、對於一家投資公司來說,比看到其一批被投企業成功上市退出更重要的是Partnership(合伙人制度)的演變和成熟。

  2、必須在合伙人之間建立一種很強的信任感,這種信任感是一個基金成功的重要因素。

  3、作為投資人,要清楚自己的角色是什麼,明白企業成功的根本來自於企業家自身的「精彩」。

  4、現在的新經濟公司,十年後如果依然被稱為「新經濟」,那是因為它們在不斷自我創新:這就是新經濟的題中之義。

  5、早中期企業面臨的最大的風險,就是高層團隊陷入無法調和的爭議和撕裂中。這對企業來說是生死存亡的問題。

  過去13年我在走另一段創業旅程

  主持人:讓我們回顧一下沈南鵬先生的職業生涯,花旗、雷曼8年的投行經驗,5年的創業經驗,13年一手打造紅杉中國,對你來說這些標籤哪個份量最重?

  沈南鵬:其實,每一個階段都很重要,而且每一個階段在當時都是最好的選擇。回過頭來看,我們基本上是跟著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歷程走過來的,是時代的浪潮推著你往前走。而過去的這些職業經歷給了我不同的角度去看問題。不管哪個階段,最重要的是參與並且見證了精彩的一幕又一幕,有幸見證了中國民營經濟成長的過程。這是讓我特別興奮的地方。

  主持人:創業者和投資者這兩個標籤,你更看重哪個身份?

  沈南鵬:紅杉所在的投資行業,跟以前運營公司不一樣,比如文化建設、團隊架構等等。有一點一樣,就是我在走另外一段創業旅程。當年做攜程、如家時,如果有人問我說你是不是還要第三次創業,我肯定說「不」,因為創業太艱辛,從頭再來需要太多勇氣。現在,紅杉中國已經走過了13年,不管有多少成績,不管有多少挑戰,這本身就是一段基金管理公司的創業與成長之路。

  主持人:做投資人和創業者的感受有什麼不同?

  沈南鵬:創業企業,CEO的作用是巨大的,他決定了公司大部分的戰略和具體戰術的制定。但是在投資公司裏面,最重要的是一支合伙人團隊。紅杉是一個團隊在戰鬥。在基金裏面是一批人在做一個決策。你必須在合伙人之間建立一種很強的信任感,這種信任感是一個基金成功非常重要的因素。紅杉2005年創立的時候,只有兩位合伙人,今天我們有了15位合伙人。對於紅杉來說,Partnership(合伙人制度)的演變和成熟,是我非常看重的一個地方。

  投資人角色:創業者背後的創業者

  主持人:您覺得投資人精神跟企業家精神有什麼區別?

  沈南鵬:紅杉第一位創始合伙人四十五年前提倡的精神——創業者背後的創業者——精準地描述了投資人跟企業家之間的關係。作為投資人,你要很清楚自己的角色是什麼。企業的成敗,最後取決於企業家的「精彩」。基金在背後要做到幫忙不添亂。用文字來描述可能比較容易,但是到具體實施的時候,你會發現踐行「創業者背後的創業者」並非易事。

  主持人:勇於承擔風險,有信任,找到自己的邊界。有哪些企業家精神是投資人必須有的?

  沈南鵬:和創業企業有較高的運營風險相比,初創基金沒有很高的進入壁壘,但是怎麼把基金做到基業長青,這種難度遠大於運營一個企業。馬雲講阿里巴巴要活102年,我感覺作為一家基金公司,生存102年的難度更高。

  基金最重要的是有良好的文化和組織架構

  主持人:投資機構更難基業常青,所以在你看來投資機構應該具備什麼樣的特質?

  沈南鵬:在投資機構里,每個投資人最主要的工作還是「忙」項目。但是一家投資機構想要基業常青,最重要的是要發展優秀的文化,搭建良好的組織架構。紅杉資本是一家全球化組織,覆蓋美國、中國、印度等區域,擁有從風投到PE等不同的產品。我們的每個產品都很不一樣,不同產品線上的文化和激勵機制也不同,這是一個更大的挑戰。

  主持人:在各種創業的過程中,你有沒有經歷什麼至暗時刻?

  沈南鵬:也許大家忘記了2008年那一年,市場情緒低落,但今天,當你回顧2008年,一切都顯得不是那麼難,一切檻都能過。有的時候很難擺脫經濟周期的魔咒,關鍵要有一個更好的投資節奏。千萬不要因為在冬天裏面感覺到壓力就退縮了。在過去30多年的職業生涯當中,我碰到了許多至暗時刻,2008年是一個,1998年的金融危機更嚴重,這是投資人在市場上必須面對的。至暗時刻來了,你可能會有更多好的投資機會,但也別忘了你已經投的這些企業可能會進入至暗時刻,幫助它們過冬是一個緊迫的話題。

  主持人:都說沈南鵬是投資界最敏銳的人,你怎麼定義這個敏銳?

  沈南鵬:敏銳說的應該是我們的團隊,不是說我一個人。市場上有很多敏銳的團隊,我們可能是其中的一個。敏銳的意思包括快,你要對一個變化的事情做出快速反應。但是另外一方面,洞見很重要。兩者要保持一種平衡,你快的時候,你的洞見能力可能自然地變弱,這是人性當中的兩方面,希望能在敏銳和洞見之間達到一個平衡。

  做投資,就是把人和人連接在一起

  主持人:未來十年,沈南鵬會多一些什麼樣的標籤?或者希望自己是什麼樣的狀態?

  沈南鵬:投資依然是最主要的工作,而在公益上花的時間比以前多了。最近我們與真格合作的 「鴕鳥會」就是一個公益項目,希望為年輕人提供交流和成長的平台,發現和培養下一代企業精英。從廣義來看,做投資就是把人和人連接在一起。

  如果你是這個行業里有抱負的人才,都有機會跟紅杉走到一起。如果你是這個行業里成功的企業家,總能夠找到跟紅杉走到一起的理由。

  主持人:你覺得新經濟到底應該怎麼定義?跟科創和科技有什麼的關係?

  沈南鵬:新經濟這個詞覆蓋面很廣泛。新的模式可以是模式創新也可以是技術創新,但它們一般都有高速成長的特徵。今天的一家新經濟公司,如果它不再創新,不再產生新的模式,十年以後它可能會變成一家舊經濟公司。十年後如果依然被稱為「新經濟」,那是因為它們在不斷自我創新:這就是新經濟的題中之義。

  主持人:有一天如果企業倒閉了,會是因為什麼?

  沈南鵬:這是值得每個人去反思的話題。我們看到一些領先企業面臨的行業結構性的問題,如果沒有做出及時的調整,等到意識到了可能為時已晚,公司要有一個相對長遠的戰略和部署,這樣才能盡量減輕行業巨變帶來的衝擊。早中期企業面臨的最大的風險,就是高層團隊陷入無法調和的爭議和撕裂中,這對企業來說是生死存亡的問題。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