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盛松成:不大主張通過降基準利率來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

盛松成:不大主張通過降基準利率來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

北京新浪網 2018-12-08 22:30
盛松成:不大主張通過降基準利率來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

彭揚/中證網

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8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目前貨幣政策已經在做調整。比如,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對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的資金支持。未來不會大放水,但仍會支持實體經濟最需要的環節。同時,需要強調的是,貨幣政策是不能決定一切的,否則只要多發貨幣就可以了,只要降利率經濟就好了,但實際並不是。

「穩定和促進經濟增長,還要考慮三個方面。」盛松成表示,一是財政政策的配合。企業要有利潤,更需要降稅和降費。二是給企業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三是需要實體經濟的轉型升級換代。

對於未來是否還有降准空間,盛松成認為,「有可能。因為我們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在世界上都是比較高的。當然會不會降准,也要依據市場情況,即使貨幣市場資金多了,也不一定直接流向實體經濟。」

從降息的角度看,盛松成認為,「中國的利率體系非常複雜,其中包含多種利率,所以不能抽象地說降息,應該說降什麼息。我們現在所討論的降息,主要指的是存貸款基準利率,它已經有三年多沒動過。活期存款利率每年0.35%,一年期存款利率每年1.5%,與物價數據相比,可以說存款基準利率基本沒有下調空間。而中國貸款基準利率也不高,在4.35%至4.9%之間。銀行的大部分貸款都是執行利率上浮的,截至今年三季度末,73.8%的銀行貸款的利率都是上浮的。我的意見是央行不要放棄基準利率,也不要輕易動它。與其調整基準利率,不如讓商業銀行自己浮動。如此一來,可以真正地推動利率市場化,也可以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降息未必能解決企業融資貴的問題。」

「要解決融資難就需要商業銀行和企業的配合,小微企業風險較大,利率需要上浮,反之亦然。不大主張通過降基準利率來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搞不好兩個問題都不能解決。」盛松成表示,如果進一步考慮到資本流動、人民幣匯率和房地產調控,也不宜下調利率。從貨幣市場看,銀行的資金成本已經有所下降,10月份同業拆借加權平均利率為2.42%,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17個和0.4個百分點。

從放寬信用的角度看,盛松成強調,信用和貨幣無法分開,貨幣創造需要以信用為支撐。現代社會是先有貸款後有存款,如果沒有信用,貨幣也很難被派生出來。貨幣現在增速這麼低和信用較為收緊有關,收緊信用以後是不可能寬貨幣的,寬了信用也很難做到緊貨幣。所以,關鍵要疏通貨幣政策傳導,發揮銀行的主觀能動性,讓銀行自己選擇風險與收益。同時,還需要實體經濟本身的調整和發展。(原題為《盛松成:僅靠降息未必能解決企業融資貴的問題》)

(本文來自於澎湃新聞)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