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中銀宏觀:12月宏觀經濟月報】G20后暫時的平靜期

【中銀宏觀:12月宏觀經濟月報】G20后暫時的平靜期

北京新浪網 2018-12-08 22:04

經濟下行壓力愈發明顯

11月PMI數據繼續回落

11月製造業PMI回落至50,已連續3月下降;與歷史同期相比,11月製造業PMI依然偏弱。11月綜合PMI產出指數亦較10月回落0.3至52.8,較2017年同期下降1.8。綜合看,經濟景氣程度繼續放緩,下行壓力愈發明顯。

 

從11月製造業PMI各分項看,新訂單指數走弱是製造業PMI回落的主要原因。11月生產指數下降0.1至51.9,新訂單指數下降0.4至50.4,新訂單指數已連續下降6個月,顯示需求逐步下行。此外值得關注的是,新出口訂單微升0.1至47,但仍在收縮區間;進口繼續回落0.5至47.1,貿易走弱仍是焦點;而購進價格大幅回落5.7至50.3,出廠價格大幅回落5.6至46.4,7個月之後再度落入收縮區間,價格的走弱預示後續企業盈利惡化趨勢或將延續。

 

11月經濟數據預測

我們對11月宏觀數據的預測如下表,進出口增速明顯回落,投資與消費增速大致企穩;CPI同比漲幅有所收窄,PPI環比轉負,同比在基數影響下回落。整體看,四季度經濟增速仍有下行壓力。

G20後暫時的平靜期

暫時的平靜期

G20峰會上,中美達成共識,暫停升級關稅等貿易的限制措施,磋商解決雙方關切的問題。中美貿易摩擦迎來暫時的平靜期,有助於市場風險偏好的回復。

如我們此前所指出的,如果能夠通過擴大進口解決中美貿易摩擦,對中方而言未必不利。但從近期APEC未公佈領導人宣言、美國商務部出台技術管制先期通知等事件看,中美此前在諸多問題上的分歧依然明顯,後續90天的談判期內能否達成協議仍存不確定性。因此貿易衝突風險只是暫時緩和,並未消除。貿易衝突對中美經濟乃至全球經濟的負面影響仍不宜低估。

當然,中美之間暫時的平靜期有助於政策重心回歸國內,關注後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等重要會議的政策信號。

後續政策展望

10月31日的政治局會議傳遞出以下信號:(1)對經濟下行的擔憂明顯增強,「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部分企業經營困難較多,長期積累的風險隱患有所暴露」。(2)後續政策執行力度將有所加強,「一些政策效應有待進一步釋放」,「改進作風,狠抓落實,使已出台的各項政策措施儘快發揮作用」。同時,會議針對之前市場擔憂的民營企業、資本市場、開放等問題,給出了明確的態度。

我們認為,隨著中美之間暫時達成共識,外部風險有所緩和,後續政策重心將轉向國內需求。大致的政策方向包括以下角度:

(1)繼續擴大開放

儘管中美貿易問題仍需解決,我們認為繼續擴大開放依然是必由之路。中國經濟的轉型升級需要在開放背景下實現。從具體內容看,包括降低關稅在內的貿易自由化,以及以削減負面清單為代表的投資自由化,以及自貿區等綜合措施。事實上,2018年以來,中國擴大開放的措施已經初見成效,前三季度,中國國際收支中「直接投資」順差達到811億美元,超過2017年全年水平。

 

(2)進一步減稅降費

減稅降費在市場預期之中。需要強調的是,在減稅降費,增加居民收入、減輕企業負擔的同時,環保、民生等財政支出仍具剛性,而2019年在經濟下行壓力猶存的背景下,基建投資穩增長仍是必須。

在減稅降費的同時,2019年赤字率的提升難免。除此之外,由於基建投資較為依賴地方政府財力,地方政府負債或出現某種程度的鬆動。我們認為地方政府負債放開之前需要解決兩個問題:一是2018年中央摸底地方政府負債的結果以及處理方法,二是對於未來地方政府負債的可行性方式需要明確。

近期有媒體報導,各級政府正在對隱性債務總量、類別、期限結構、地區分佈、舉債時間、資金用途、償債安排、償債缺口進行全面核查和統計,完成財政部隱性債務監測平台系統填報。我們認為地方政府債務的透明化監管是新的債務處置政策出台的前提。

(3)基建投資穩增長

在基建與房地產之間,我們認為基建投資穩增長將優於房地產。一方面,2018年以來,扣除土地購置費用後的房地產投資同比增速負增長,同時,房地產後周期消費品增速不斷下行,顯示房地產對經濟的拉動作用已經弱化。如我們前期報告所指出的,在房價高企的背景下,房地產對消費更多體現為擠出效應而非財富效應(見《中國式消費》)。另一方面,近年來雖然宏觀槓桿率有所企穩,但分部門看,居民部門槓桿率仍在攀升,房地產政策的放開將繼續提升居民部門槓桿率,增加了金融風險。

 

從基建的角度看,首先需要強調的是,穩基建是為了穩住經濟增速下滑的速度,而非刺激經濟增速回升。其次,基建確有較多可以補缺點之處,如十三五規劃中明確要建設的高鐵、高速公路(包括改建)、軌道交通,以及經過半年多的PPP清庫後依然在庫並處於執行階段和採購階段的項目。

我們認為對於基建,也應該採取結構性的劃分和分析方法,如基建也存在經濟效益性、戰略性、公益性的分別,以及適應性和領先性的分別。如東區地區等經濟較發達地區,基建投資更側重經濟效益性,如偏遠地區,基建投資更偏重戰略性和公益性;如目前欠發達但仍有發展潛力的地區,基建投資則有一定的領先性,但基建已經較完備但仍較經濟發展程度相比存在缺口的地區,則有適應性投資的要求。

從基建投資的體量來看,我們認為鐵路投資和公路投資的恢復性增長影響較大;從基建投資彈性來看,城市內部的基礎設施投資增速或較快。考慮到2018年基建增速較低的基數效應,我們關注2019年鐵路投資增速的恢復性增長,同時關注城市的天然氣、污水處理、軌道交通等投資方向。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