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馮俏彬:明年積極財政政策會更加積極

馮俏彬:明年積極財政政策會更加積極

北京新浪網 2018-12-08 21:48

  新浪財經訊 12月8日消息,由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中國新供給經濟學50人論壇、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共同主辦的「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五周年慶典暨2018年第四季度宏觀經濟形勢分析會」於12月8日在北京舉行。中國新供給經濟學50人論壇副秘書長、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部教授、博士生導師馮俏彬出席並發表演講,馮俏彬表示,明年積極財政政策肯定是「更加積極」的,但是在推出什麼樣的政策工具方面,則要把減稅、尤其稅制的優化和完善放在第一位。

  以下為演講摘編:

  我這個題目有點像給剛才建光首席的發言做一個註腳。我跟他的出發點和立場特別一致,他的發言中有一大段的內容是在尋找中國經濟樂觀的理由,我的發言涉及他所講的樂觀理由中的一部分。我的題目是:以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助力中國經濟行穩致遠。

  時近年底,各類年會比較多。一般地,年會主要做兩個事情,第一個是總結,第二個是預測。關於預測,比較多的是在宏觀層面預測明年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的取向與要點。我的發言主要是從財政政策的角度談一談自己的看法。

  大家已經注意到一個事實,8月份以來,在一場罕見的央行和財政之間的隔空論戰之後,財政政策已經出現了明顯的轉向,這個轉向的基調是「更加積極」。與上半年相比,政策取向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從「積極」變成了「更加積極」。我也注意到,近期出台的積極財政政策的舉措很多。

  我不完全地列舉一下。第一,要求在10月底之前要完成1.35萬億地方專項債的發行。從這個圖上大家可以看到,我們9月份發行專項債的數量,超過了整個前半年。第二,個稅改革成效顯著,表明財政政策確實更加積極了。在這之前,圍繞著減稅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但是不管以前是怎麼樣的看法,在這次個人所得稅的改革當中,我個人認為減稅力度是比較大的,而且一定程度上是超出了我們的預期。

  前兩天稅務部門公佈了一個數據,10月份僅僅是把費用減除標準提升到5000之後,個稅就減收了316億,有6000萬人不納個稅。我作為財政研究人員,看到這個數字,說實在的心情很複雜。但對普通工薪階層來講,這個減稅應該是實實在在的。

  此外,我們在這裏還列舉了一些其他積極財政政策方面的舉措,如擴大企業研發費用的加計扣除的範圍和比例、關稅降低、還有出口退稅率的提高等,還包括中央政府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提前下達了對地方的均衡財力轉移支付1.6萬億……這些行動集中起來,確實可以看到財政政策正在更加積極,其政策取向非常清晰。而且用不著等到明年,現在已經開始做了。這是從8月份之後我們觀察到的、在財政政策方面非常明顯的變化。因此,對於明年財政政策的取向實際上是沒有疑義的,那就是「更加積極」。

  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應該有些什麼樣的具體操作呢?我們也注意到一個非常重要的變化,那就是減稅降費2.0版本正在開啟。也就是說,在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中,對於減稅的認識大大超出了以往,而且正在落實之中。

  剛才建光首席講,他呼籲了一年多的「減稅好於基建」,這個觀點實際上也是經濟學人比較共同的看法。但現在這種經濟學界的看法現在正在變成政策實踐。換句話說,在明年的財政政策操作中,可以從各種端倪上判斷,對於減稅的重視程度大於基建。大家看到,習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圍繞稅費問題有一些非常重要的表述,比如「實質性的降低企業負擔」,這恐怕就是減稅方面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深化。

  我還注意到,無論是財政部也好、稅務總局也好,都在表態要推出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措施。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都是負責收錢的部門,現在收錢部門的首腦都表態要大規模地減稅。因此再懷疑積極財政政策的取向,就已經完全沒有必要了。

  另外,積極財政政策雖然大家評論不一,也有很多人不滿意,但還是要看到在這方面取得的成效。前兩天,我參加了世界銀行和普華永道舉行的2019年世界納稅排名的發佈會,這是13年第一次在中國在北京召開發佈會,原因就是因為過去幾年的減稅降費工作取得了讓國家稅務總局、財政部很滿意的成果。

  這一點目前主要體現在納稅時間變化上。從這張表上可以看到,與2015年相比,中國納稅排名提升了20多位。2017年世界平均水平的納稅時間是237小時,納稅次數是23.8次,但是中國現在的納稅次數7次,納稅時間是142小時。時間節省非常大。當然我們的稅負還有改進的空間,世界平均水平40.4%,中國現在是64.9%,這一條恰恰指明了未來減稅降費要以降低稅收負擔為主的方向。可以這樣說,在全世界190多個經濟體中,中國今年在稅收方面交出了一份相對令人滿意的答卷。稅收環境是整個營商環境的組成部分,稅收排名上去了,對今年中國營商環境的世界排名也很有作用,我印象中是比上一次排名上升了42位,非常巨大。

  2.0版的減稅降費應該怎麼做?我認為重點是降稅負。習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已經指出減稅降費的重點方面。

  一個是增值稅的實質性降稅,我個人的看法是可以從現在的16%降到13%,這三個點如果降下來的話,剛才有專家提到8000萬億的減稅規模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二是對小微企業、科技型初創企業實行普惠性的稅收免除,這一條現在已經作為一個政策方向提出來了,但是大家要注意這很可能會造成增值稅整個鏈條完整性方面的一些問題,在具體操作中不是那麼容易。

  三是降低社保的名義費率。我在新供給的會議上多次講過社保稅的問題,現在的中國的社保費率共計39.25%,相當高,而且現在社保費確實構成中國企業負擔的主要方面,是在世行排名中中國稅率水平高達64.9%的主要原因之一。從現在的情形來看,各方面傳出的消息都是社保費率的水平要大幅度下降。

  到底下降到多少?學界對這個問題比較一致的看法是,現在的39.25%可以調到20-25%之間。這是極大幅度的下調,當然需要多長時間做到位還需要認真測算,但研究上的結論是比較明確的。

  四是涉企行政事業性零收費。我這些年一直研究稅費的結構,我現在手裡拿到的資料顯示出,目前中央一級還有三百多項收費。坦率地講,其中可以減的真的很少了、空間很小,後面要做的是主要是規範管理的問題。

  除了降稅負之外,2.0版本的減稅降費更實質性的內涵是要從數量到質量,提高減稅降費的質量。所謂質量,就是說除了要降低稅率水平之外,更重要的是要通過改革,顯著地增進中國稅收制度的普適、公平、中性。這其中涉及到整個政府體系的整並、稅種的整並,要形成一些永久性或者半永久性的稅法條款等等,顯著地提升中國稅收制度質量、稅收法治的質量,使中國稅收制度達到和優質營商環境相匹配的水平。從相當大的程度上講,這才是減稅降費的核心問題。

  明年的積極財政政策還應繼續在基建方面發力。今天一整天專家們的形勢分析都表明,從現在的情況看,明年中國經濟大機率下行,因此「穩增長」很可能會成為明年宏觀政策的重要目標。這方面使用的比較成熟、效果比較好的就是上基建項目。因此,基建的重要性雖然不像減稅那麼迫切,但仍然要放在第二位。即要啟動新一輪的基建,補足經濟社會的缺點。川藏鐵路的建設已經議論了很多年了,但有關方面一直沒下決心,現在在這樣一個關鍵的時間點上已經果斷開工了,預計投資是2700億。

  另外國家發改委最近密集的批複一些重要的基礎設施項目,累計投資達到了8000億。因此,明年基建還是要搞、還是要繼續以基建的方式托住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但是搞法應當和過去有所不同。一是基建投資的對象要放到補齊經濟社會的缺點上來,二是投資的方式問題是要堅定不移的搞PPP,絕對不能夠像過去一樣以政府投資為主。三是投資管理方面,也要做一些非常明顯的變化。

  最後是關於明年的赤字率的問題。對此,現在有兩方面非常不同的觀點,一方面是金融人士、一些接近市場的經濟學家認為3%的赤字率沒有必要死守,可以提升到4%或者6%。另一方面是財政專家堅持要守住3%的紅線。不過也有一位證券市場的專家給了一個表,表明中國經濟在最糟糕的時候、即 2008年金融危機最糟糕的時候赤字率也沒有破過3%。

  換句話說,不能認為明年經濟要下行、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就一定要在赤字率上有重大表現。事實上,中國政府宏觀調控的政策工具箱里有各種不同的工具,各種工具之間可以相互搭配、相互支持,不一定把寶全押在赤字率上。

  我個人的觀點,明年的赤字率不提高是不可能的,但提高到多少合適呢?我認為3%正好,既進退有度,也左右兼顧。這裏的核心問題是,3%及其以內的財政赤字率能夠給各方面一個信號,即國家財政運行在安全線之內。這個信號是政府的底線、是整個國家經濟安全的底線。3%的赤字率還可以給各地方政府一個節制投融資、嚴控債務的信號,這是對當前飽受地方隱性債務之苦的中國而言非常有現實意義的。

  此外,還必須考慮到在中國家獨特的體制條件下,投融資方面歷來易放難收、積極財政政策從1998年推出到現在基本上退不出就是明證。也就是說,在這二十年中,積極財政政策本來應當根據經濟形勢的變化退出的,但事實上一直退不出。在座有很多都是搞宏觀經濟研究的專家,應當深知從美國宏觀調控的理論和實踐上看,短期調控主要靠貨幣政策而不是靠財政政策,因為財政政策本身的政治性、時滯長等都決定了它不可能像貨幣政策一樣能隨時根據情況調整。所以要特別謹慎對待提高赤字率到3%以上的建議。

  總之,我的核心觀點是,明年積極財政政策肯定是「更加積極」的,但是在推出什麼樣的政策工具方面,則要把減稅、尤其稅制的優化和完善放在第一位。第二是基建。第三是赤字率可以提高,但是不破3%為佳。

  謝謝大家!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