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朱一龍:慢熱話少的白羊座

朱一龍:慢熱話少的白羊座

北京新浪網 2018-12-08 20:18

朱一龍:慢熱話少的白羊座

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朱一龍

出生日期:1988年4月16日

出生地:湖北武漢

星座:白羊座

身高:180cm

代表作品:《鎮魂》、《羋月傳》、《花謝花飛花滿天》

今年熱播的奇幻劇《鎮魂》,改編自晉江「大神級」作家Priest同名小說。劇中,朱一龍一人分飾大學教授「沈巍」、「黑袍使」、「夜尊」三個角色。

劇中「沈巍」一角自小說問世以來便深受網友喜愛,溫柔儒雅的教授形象吸粉無數。但在朱一龍看來,三個角色中挑戰最大的是夜尊,因為這個人物後續才出來,之前是隱藏在故事後的一個大boss,性格和主線人物沈巍又截然相反。相對容易把握的人物則是沈巍,離生活更近一點,「雖然他是一個活了上萬年的人,但至少是一所學校的老師,所以我可以有跡可循。不像夜尊這樣的人物,就得憑想像力去找。」

《鎮魂》

因媽媽喜歡考了電影學院

朱一龍從小就不是一個性格活潑的文藝骨幹,對表演也沒什麼過多興趣。按部就班上著普通高中,酷愛打籃球,喜歡做幾何題,那時的他對未來的設想就是大學能學和數學或體育相關的專業。

 

但朱一龍的媽媽有個演員夢,從小就很注重培養兒子的文藝細胞。如果說到朱一龍兒時最痛苦的回憶,就是小時候被媽媽逼著學鋼琴,「我年紀也小,什麼都不懂,也不願意學。」

高考時,依然心念念「表演夢」的媽媽給朱一龍報了北京電影學院。考試時,與其他擅長唱歌、跳舞,或者是有過表演經驗的同學相比,朱一龍毫無特長。

他一無所知的去考試,沒想到竟然考上了,而在他入學的2006年,表演班只招了19個人。後來他問老師,當時為什麼要招自己?「老師說,就是因為你什麼都不會,是一張白紙,有可以教的地方。」

 

「白紙」朱一龍在大學期間被老師調動起了表演的熱情和積極性。在他最不會演的時候,老師「鼓勵」他說你很會演,朱一龍信以為真,天天鬥志昂揚的排作業去交,很想能夠在舞台上找到機會展示、證明自己,「雖然我不善交流,也比較慢熱,但是男孩都有好勝的慾望。」

如果沒戲拍,就沒機會鍛煉自己

大學還沒畢業的時候,朱一龍就接到不少片約,出演了《再生緣》等一系列作品。不管是電影還是電視劇,主演還是龍套,那個時候的他不想因等待一個角色而浪費時間,「只要給我鍛煉的機會,我就拍。當時想法很簡單,如果沒有戲拍,就沒有機會鍛煉自己。」

《再生緣》截圖

朱一龍自認為,自己不算有表演方面的天賦,「倒不是說(不停)拍戲是為了混臉熟,或者為了讓觀眾記住你。我需要通過拍戲來積累經驗。」

 

翻看朱一龍的簡歷,會發現他基本每年都保持著四到六部作品的拍攝數量。不像有的演員,為了等一個自己喜歡的角色,可以卧薪嘗膽,很長時間不接戲。朱一龍說,他覺得自己不具備那個能力,「有些演員可以依靠一部戲就出頭,我從來沒想過。我覺得自己不會那麼幸運,天上掉餡餅的事,從來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得慢慢拍。」

性格慢熱,被看做「白羊座敗類」

戲外,朱一龍是出了名的「慢熱」型性格。在《鎮魂》中,朱一龍和白宇扮演一對「相愛相殺」的生死兄弟,其實生活中兩人也是很好的朋友,還都是白羊座,但他們的性格卻截然相反。白宇有著白羊座的直率、熱情衝動,而朱一龍則慢熱、話少,甚至被白宇「埋怨」,「他連打遊戲的時候都不怎麼說話。」

《鎮魂》和白宇合照

此前在《新邊城浪子》劇組時,朱一龍、張馨予、於青斌、張峻寧等主演也都是清一色的白羊座。不過整個劇組又公認朱一龍是白羊座的「敗類」,沒見過哪個白羊座這麼慢熱,直到快殺青了才和自己的女主角張馨予熟悉起來。

新鮮問答

新京報:很多人覺得劇中你和白宇的組合特別甜,你倆以前熟嗎?


朱一龍:我倆以前不認識,是這部戲之後認識的。我們倆都是白羊座,但是性格差距還挺大。白宇就特別熱情,剛進組的時候,他就每天主動來找我聊天。但我特別慢熱,其實挺不好的。

《鎮魂》劇照

新京報:你這麼慢熱,別說剛進組的演員,即便你接受一些採訪,記者跟你聊也很難聊出什麼作品之外的話題。

朱一龍:對。(笑)因為我也沒什麼生活,這幾年天天拍戲沒生活。一年也就能休息一個月,而且還不是集中的一個月,是分散在12個月裏面的。

新京報:你生活中在自己熟悉的空間里,也是這麼「清冷」型的嗎?


朱一龍:我可能是因為有點悶,熟的會比較慢一點,不太熟的朋友會覺得我很難接近。但有時候,我又覺得反正朋友有那麼幾個就夠了,因為你的精力和時間是有限的,沒有辦法平分給所有的人。我的朋友不太多,只有幾個特別好的朋友。

新京報:平時跟熟的朋友有時間就聚會嗎?


朱一龍:會啊,擼串喝啤酒。(笑)

 

新京報:會考慮參加一些綜藝節目提高一下曝光量嗎?

朱一龍:我倒不是不想,主要是我不合適,我參加不了,去了之後會冷場,我實在是不擅長。而且我一直覺得演員把生活中的自己展現得太多,觀眾對你的信任度就會少。本來自己表演就還沒有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如果總是去參加綜藝,大家在看見我的戲的時候,就不會那麼信任說你就是這個角色。

 

新京報:但現在綜藝的性價比回報很高,都沒動心過?

朱一龍:我看他們錄綜藝確實很幸苦,我弄不來。拍戲的時候,我只需要在有戲的時候把自己的狀態調動出來,休息時就可以回歸到自我。如果是參加綜藝節目,需要一直保持在一個高亢奮的狀態去展現自己,也挺難的。隨時曝光對我來說壓力太大。現在我也很少逛街,平時就靠打遊戲,彈彈琴、彈彈吉他來調節工作壓力。

注:該篇專訪原載於2018年7月6日新京報

新京報記者 劉瑋 郭延冰 編輯  吳奇函 校對 趙琳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