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姚余棟:只有人民幣國際化才能對沖未來經濟波動風險

姚余棟:只有人民幣國際化才能對沖未來經濟波動風險

北京新浪網 2018-12-08 19:04

  新浪財經訊 12月8日消息,由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中國新供給經濟學50人論壇、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共同主辦的「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五周年慶典暨2018年第四季度宏觀經濟形勢分析會」於12月8日在北京舉行。中國新供給經濟學 50 人論壇成員、大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副總經理姚余棟出席並發表演講。姚余棟表示,只有人民幣國際化,才能對沖未來中國經濟波動的風險。只有人民幣國際化才能最終使中國經濟衝破中等收入陷阱,邁向高收入國家。

  以下為演講摘編:

  姚余棟:很榮幸參加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5周年的生日慶典,今天回顧過去5年的歷史,也是展望未來。同時今天發佈了黃院長主編的一本重要的書,這本書我也認真學習了,覺得水平還是很高的,包括對理論的總結,對整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的總結,都是很有創新性的和功底的。現在國內改革偏重於降稅、利率市場化、養老等,這些的確都非常重要。但是我覺得我們對逆國際化重視程度是遠遠不夠的。我們對已經取得的成就、帶來的收益是認識不足的。

  周小川在第二屆錢塘江論壇上說中國面臨人民幣國際化的機遇,人民幣國際化的機遇提前到來。我想很多人不夠理解。所以,我想跟大家彙報,人民幣國際化是未來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戰略。我認為新市場國家的主要問題就是就是這些國家的貨幣不是國際貨幣。從經濟增長上看,俄Rose、巴西、阿根廷等金磚幾國都比日本強?日本是嚴重的超老齡社會,按理說日元應該貶值,而日元恰恰是升值的。日本經濟不好為什麼日元升值,金磚國家幹得很好,除了中國之外照樣編織。為什麼?跟國內關係不是很大,就是貨幣不是國際貨幣。

  所以,我們要衝出中等收入陷阱,下一步的改革開放,人民幣國際化就是我們的戰略目標之一,別光顧了內線作戰,不要忘了外線作戰。內線、外線都很重要,這就是我今天想跟大家彙報的。人民幣國際化取得了巨大成就。SWIFT統計,跨境額佔到2%左右,雖然2%也是第5大國際貨幣,有40個國家和地區,100多家境外機構進入銀行間市場,IMF公佈的人民幣外匯儲備已經接近達到全球的1%。

  為什麼周小川行長說人民幣國際化的機遇提前到來?很多人不理解,我自己做個解讀,也不一定準確,我們把全球國際貨幣、美元、英鎊、歐元、日元折算成SDR流動性,我們看到的是全球流動性的斷崖式下跌。它是個漫長的過程,因為主要發達國家央行在縮表。

  這樣一個全球經濟增長如果保持2%-3%的時候,貨幣已經在下降了,「人活著,錢沒了」。會怎麼樣?所以,這就是未來的趨勢。怎麼理解美國股市大跌?怎麼理解加拿大元貶值,澳大利亞元貶值,是因為全球經濟漸入冬季,新興市場下降回饋到了發達國家經濟體,他們也撐不住了,根本原因是未來整個SDR籃子縮表了,美聯儲縮表,日央行縮量QE,英格蘭銀行加息,用於全球貿易和經濟活動的貨幣在收縮,而國際活動還在擴張會有什麼結果?佔優貨幣升值。

  國際貨幣就升值,非國際貨幣就貶值,不管你是盧布、雷亞爾,都貶值,這是很殘酷的一個規律。全球流動性收縮,新興市場這樣一個貨幣的危機即將持續十年。

  現在新興市場的資本流出量迅速在增加。土耳其、巴西的匯率重創,股市重創,有人說越南好,小心越南盾,小心印度的盧比,印度尼西亞也剛剛穩定,「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新興市場貨幣危機將持續十年。

  印度、印度尼西亞、南非紛紛波及,東亞似乎貨幣比較有韌性,但是你不知道哪個貨幣貶值就會影響所有其他的貨幣,就會出現傳染性貶值,就像東南亞金融危機一樣。

  補充全球流動性怎麼辦?全球基礎貨幣沒有人民幣會怎麼樣?跌幅在15%,加入了跌幅就是10%。沒加入人民幣跌幅在10%以上,這個加入跌幅也是負的,但是少了很多。所以,全球流動性不足,發達國家縮表這個時候給了人民幣這樣一個機會,就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機遇提前到來。

  流動性全球都需要,越來越多國家需要人民幣。所以,我們也提出看看未來,全球將來SDR缺口在十萬億,基礎貨幣收縮,但是全球經濟增長,缺口越來越大。能不能建立這樣一支至少一萬億人民幣的海外合作基金,重點是支持「一帶一路」,不一定小打小鬧,一千億,兩千億不一定夠,因為全球的缺口是比較大的,量比較大。這就是一個人民幣的機遇,我們該不該抓?

  中國進出口銀行董事長胡曉煉也在CF40宜春人民幣國際化論壇上說將來是個機會,要考慮到我們可能是逆差國,不要因為經常順差以為當然的,我們可能未來的幾年會轉入經常賬戶逆差國。逆差就意味著我們向境外輸出我們的人民幣。敢不敢承認這個現實?逆差國可能來得比我們想像得早,我們以為需要到了更老的時候儲蓄率下降才有逆差,可能由於這樣一個國際貿易摩擦,全球經濟整個的下行,我們的經常逆差本來就快。怎麼辦?全球需要補充流動性,人民幣是一個重要的救贖。同時,我們自己可能經常賬戶逆差來得早,本來就帶有輸出人民幣的渠道。我們敢不敢做?我覺得我們還沒有心理上準備好。我們看到逆差輸出可以從資本賬戶迴流。今年以來,實際上國內的金融開放還是比較快的。我們境外金融資產今年一直在同比增加。外資銀行的總資產雖然不多,但也在恢復。QF和RQF的投資量是不斷增加的。境外的很多機構是願意抄底中國的。兩大股市,去年7月份啟動了債券通,一共有將近500家機構加入債券通,財政部剛剛又宣布了對境外投資國內債券通取得的利息收入免稅,一共三年時間。債券通持有的債券市值迅速增加,境外機構持有的人民幣的類型也在迅速擴大,它已經不光是國債了,現在已經開始有國開債,同業存單有一些流動性的短期的融資券,越來越豐富了。說明資本項下越來越受到國際投資者的青睞,不光是SDR,非SDR帶有流動性的對外投資,我們國內的對外投資現在做的也還是不錯的,通過人民幣的形式。人民幣國際化通過RQF,QD流出的人民幣也有配置,雖然全球配置上我們還差得比較遠,但是QD額度擴大使我們居民更好地擴大,促使了在全球資產配置的分散化。

  我們現在面臨這樣一個人民幣國際化提前到來的機遇。我們也有挑戰。我們看到人民幣互換額度增長基本是平的,支付有所回落,跨境支付的金額維持在一個平台上,但是我們整個人民幣支付是整個貿易量的大約30%。所以,人民幣國際化程度有待繼續提高。人民幣的SDR籃子也即將面臨第二次IMF評估。所以,我想說的是,我們今天中國經濟表現出的韌性,人民幣在新興市場國家貨幣風雨飄搖之中表現的這樣的穩定性,本身就是人民幣國際化的結果。如果沒有過去人民幣國際化這樣一個裡程碑的表現,如果沒有人民幣及時加入SDR,我們在全球流動性不足的情況下我們也難逃新興市場國家貨幣的厄運。今天人民幣已經是SDR籃子貨幣,越來越是國際貨幣,我們得益於人民幣國際化,同時我們面臨這樣的機遇和挑戰。機遇是全球流動性不足,唯有人民幣可以適當地補充全球流動性不足這樣一個困境。同時,我們的經常賬戶逆差可能提前到來。我們的資本賬戶由於中國堅定不移的進行金融的改革開放,滬港通,很多「通」,還有債券通,明年中國的債券可能加入巴克萊指數,每個月流入400億人民幣,累計下去會有幾千億。中國的債券第一次具有全球配置的價值。所以,人民幣整個這樣一個迴流,可能在默默呈現,用經常性逆差輸出人民幣,用資本賬戶的順差把人民幣回收,形成一個人民幣的迴流。想回到雙順差的日子可能比較困難,我們敢不敢面對可能到來的經常賬戶逆差,勇敢的把人民幣輸出去?支持處於風雨飄搖之中的新興市場,特別是「一帶一路」國家的發展,我們敢不敢通過資本賬戶進一步的開放,特別是吸收債券,股市,打通這個環路,這是值得思考的。

  總體我想說的是改革開放40年,成績輝煌而偉大。今後的路程依然具有挑戰性。今天中國經濟有這麼好的全球地位,第二大經濟體最大的貿易國,第二大的居民財富擁有國,14億的人口,人均GDP接近了人均一萬億美元的歷史高位。下一步不能把眼光僅集中在國內減不減稅等,包括一些國內重要的結構問題上,要把眼光看到全球。只有人民幣國際化,才能對沖未來中國經濟波動的風險。只有人民幣國際化才能最終使中國經濟衝破中等收入陷阱,邁向高收入國家。

  我的彙報完了。謝謝大家。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