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包張靜:裝備和服務並舉是三亞自貿區發展大方向

包張靜:裝備和服務並舉是三亞自貿區發展大方向

北京新浪網 2018-12-08 19:04
包張靜,中國船舶工業綜合技術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新浪財經訊 「2018三亞·財經國際論壇」於2018年12月7-9日在中國·海南·三亞舉行,主題為:海洋經濟:增長新亮點,中國船舶工業綜合技術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包張靜出席並演講。

  他認為,

  以下為演講實錄:

  今天非常高興參加這樣一個主題的圓桌會議,同時我也很樂意就這個話題談談自己的看法。在這個環節我想談兩個方面的問題,一個圍繞海洋經濟談兩點認識,第二是針對我所處的行業,因為我長期從事於船舶工業相關的研究,中國船舶工業到底在全球處於什麼樣的位置。

  首先我對海洋經濟的看法與認識,第一個方面的認識,我個人覺得當下的經濟發展環境和大勢,海洋經濟有望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級的超級產業。為什麼這麼講呢?我要從兩個方面談自己的看法。第一,大家都知道海洋是人類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護資源,很多名人都說過,誰控制了海洋誰就控制了一切,誰擁有了海洋誰就擁有了世界。包括我們習近平總書記也曾經這麼說過,縱觀世界經濟的發展史,它們都有一個明顯的痕迹,也就是由內陸走向海洋,由海洋走向世界,走向強盛。在當下,世界圍繞如何控制海洋資源、控制海洋空間、搶佔海洋經濟的制高點的爭鬥日趨激烈,很多沿海國家也紛紛制定各自的海洋發展戰略,將海洋資源開發、發展海洋經濟、提升海洋管控能力作為國家的重要戰略決策,也是我們目前比較聚焦的海洋經濟領域。

  另一方面就是說執政海洋發展的科技創新正孕育著一場重大的飛躍,在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慧、清潔能源、先進技術、裝備技術和深遠海技術以及先進的海洋資源開發技術和新材料應用技術等群體性、顛覆性的技術驅動下,以綠色化、智能化、集成化、深遠化為特徵的海洋科技創新,為海洋科技發展打開了無限的想像空間。所以有時候我們從產業的特點、市場容量、科技創新、發展潛力和吸納就業等特點來看,海洋經濟有望有條件具備成為世界經濟增長新引擎的超級產業。雖然這裏講的都很宏觀,但是有一點跟我們後面是有相關的,既然要發展海洋經濟,我們要發展誰,要怎麼發展,我覺得跟這些元素是分不開的。

  第二個方面的認識,我覺得海洋經濟是中國經濟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重要戰略方向,一方面發展海洋經濟是加快建設海洋強國的應有之意,這也包括中央的十八大、十九大都提出來,特別在十九大提出堅持海陸統籌,改革海洋建設。另一方面從十三五以來,中國的海洋經濟確實、快速、健康的發展,每年的經濟增長速度高於同期國民經濟增長的速度,據統計,海洋經濟的體量占國民經濟GDP的比重超過10%。從這些年的發展來看,包括現在的島礁開發、海水利用、海上養殖等海洋新興產業快速培育和起步,另外海洋油氣生產、海運和造船等海洋產業跨入了大國行列。目前海洋經濟已經成為拉動中國國民經濟增長的有力引擎。

  發展海洋經濟為什麼說是推動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載體?剛才阿東市長也提到這個問題,我們經濟發展到今天這樣一個階段,陸地資源和生態環境的束縛越來越加劇,所以從產業空間布局來看,走向海洋有它內在的客觀必然性。到底我們要發展哪些呢?海洋經濟哪些領域可以作為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的領域和空間呢?我在這裏簡單列舉一下。比如海洋生物、海洋醫療、海水淡化和利用、海洋裝備、海洋可再生資源、深海技術等等海洋戰略性新興產業的發展,均可以為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創造新的領域和空間。

  以美國為例,當今美國已經形成了集漁業、造船、能源、服務為一體的綜合性海洋產業鏈,海洋產業對GDP的貢獻度達到30%以上,我們國家目前只有10%以上。所以說,我們跟他有距離,但我想距離就是我們成長的空間,他們成長難度很大,但是我想我們如果找到方法,找到路徑,就會給我們未來的高速增長打開無限的想像空間。

  這是我對海洋經濟的兩個方面的認識,下面我用簡短的時間跟大家交流一下我所處的中國船舶工業在過去改革開放四十年以來的發展基本情況,以及在國際上所處的地位。

  總結起來,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中國造船業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總結一下,過去四十年是中國船舶工業從封閉到開放、從落後到先進、從小到大的四十年。過去的四十年我們取得了哪些成就呢?我給大家舉個例子,衡量船舶工業主要有三大造船指標,我們在2010年期間全面超過日本和韓國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第一大造船大國。同時世界上能造的所有船型,這些門類我們都已經齊全了,我們現在造的各類高技術、高附加值的船型,包括集裝箱船,包括豪華游輪,我們都能造。另外我們也形成了門類齊全的相關產業結構,包括組裝、研發、配套全鏈條。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我覺得中國造船業目前在全球所處的位置,從總量上我們確實已經成為世界第一造船大國,另外這些年油輪裝備領域也取得了飛速的發展。在海洋裝備領域,我們的市場份額也是全球第一的。從這些角度來講,正是因為改革開放四十年,我們船舶行業抓住了過去的四十年,實現了我們產業的從體量上的提升到質量上的飛躍,我覺得我們中國的船舶發展未來的空間還是非常大的。

  我也一直在思考三亞到底能夠做什麼,現在很多裝備製造企業從傳統的發展路徑來講,普遍面臨尋求破解之道,裝備行業接下來是大的趨勢,裝備和服務並舉是大的方向,他們一定會朝著價值鏈的高端去發展。三亞這個地區獨特,我的建議不是說我們簡單的去搞組裝,我們一定要聚焦服務這一端,我們一定要聚焦高附加值這一端,我覺得很多東西都可以做嘗試的。比如相關的一些服務保障基地,相關的一些配套服務,相關的一些測試,我想這些是全部貫穿海洋經濟產業鏈的,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干,可以用全球資源去干最聚焦的、最有價值的一些事情,這樣的機會和成本都是邊際最低的,謝謝。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