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朱嘯虎吹起ofo30億美元估值泡沫 坑了馬雲十幾億投資

朱嘯虎吹起ofo30億美元估值泡沫 坑了馬雲十幾億投資

北京新浪網 2018-12-08 18:47

  原標題:馬雲不開心 

  作者:生薑斯基

  來源:老斯基財經(ID:laosijicj)

  「風過去了,摔死的都是豬!」

  馬老師最近不太高興,前兩天在浙商總會年會上他痛批風口理論,說:「一個才沒成立幾天的公司,就憑著幾個故事,組建了幾個人的團隊,估值就可以是幾十億美金。」

  老斯基思前想後,馬老師這是說誰呢?打開手機,看到遙遙無期的ofo押金退款,突然恍然大悟。

  這說的不就是ofo嘛!

  曾幾何時,小姐是對年輕女性的尊稱,黃也只是一種單純的顏色。

  不知哪天一覺醒來,「黃書」、「黃片」、「黃圖」都成了污穢之物,一塵不染者不願提及,需要的時候就說「帶顏色的」或者「那種東西」,斯基心領神會,拿出多年珍藏予人方便。小黃車傳遍大街小巷的時候,斯基捂上耳朵根本不敢聽,開車也就算了,開黃車?!

  後來才知道小黃車是一種共享單車,大街上不僅有小黃車,還有小紅車、小綠車、小青車,赤橙黃綠青藍紫一起爭奇鬥豔。斯基的好朋友老王記不住「共享單車」這麼學究的名字,喊它們「帶顏色的車」。

  這些花花綠綠的自行車,停在大街上,人人都能騎。艷麗的外表下,藏著不少吃人的妖精,一不小心,就把你的押金吞了進去。

  今年以來,小黃車的退押金周期越來越長,從一周變成了半月,又從半個月變成了一個月。不僅如此,小黃車還陸續退出了曾經高調進軍的外國市場,剛貼在中國人臉上的面子,趁老外還沒反應過來又主動扒了下來。

  這個時候,大家明白了,ofo是真沒錢了。從2016年1月的A輪到2017年7月的E輪,ofo拿到了近13.5億美金的融資。現在,不僅融資被燒得乾乾淨淨,連用戶押金、供應商的欠款一起搭了進去。當然,我們被扣在平台上的押金都是小錢,馬老師投進去的錢才是大頭。

  朱嘯虎2016年給ofo投A輪的時候,估值不過1億人民幣。等到馬老師投E輪,ofo的估值已經變成了30億美金。從1億人民幣到30億美金,ofo僅僅用了18個月的時間。同期比特幣的價格僅僅漲了6.6倍,看來泡沫也是要分大小的。

  今年2月,阿里以質押自行車的方式,借給了小黃車17.7億人民幣。後來朱嘯虎又以30億美元的估值把他手上的股權賣給了阿里巴巴。

  要知道哈羅單車今年6月的價格也沒到ofo估值巔峰時的一半。如今哈羅單車活得好好的,ofo卻不行了。

  馬老師虧大了。巨額投資眼看打了水漂,怎能不恨?我們被扣了上百塊押金都要天天在網上罵娘,馬老師虧了幾十億,在大會上發發牢騷也是應該的。

  創立小黃車的是一群剛出校門的北大學生。馬老師身為互聯網江湖的風清揚,怎麼就被幾個剛出校門的大學生給忽悠了?

  其實,忽悠馬老師的不是這幾個大學生,而是他們背後的獨角獸捕手——朱嘯虎。餓了嗎與美團、滴滴與快的,這兩起經典燒錢大戰的背後都少不了這個男人的影子。朱嘯虎投資餓了嗎,500多萬美元獲得了幾十倍的回報;投資滴滴出行,700萬美元獲得了1000多倍的回報。雖然兩家企業至今還沒盈利,但是並不影響這個男人大把賺錢。

  2016年的4月,摩拜單車在上海正式發佈,四個月投放了一萬輛自行車。嗅到燒錢大戰氣味的朱嘯虎大手一揮,讓專注校園市場的ofo騎進了城市。

  從一開始,朱嘯虎就瞄準了摩拜猛攻快打。先是宣稱要在六個月內結束戰鬥,接著又煞有介事地對比了ofo和摩拜的盈利模式:「一輛自行車兩百塊錢,騎一次五毛錢,每天騎十次,就收了五塊錢,兩百塊錢可能四十天就賺回來了。加上維護成本,三個月收回成本。而摩拜則需要2年才能收回成本。」 

  只可惜ofo融了13.5億美金,借了阿里17.7億人民幣,再搭上36億的用戶押金。花了兩年時間都沒能盈利。

  不僅如此,朱嘯虎和戴威算過一筆賬,共享單車現在每天5000萬次騎行。3年後做到2億次,單日收入破億,一年流水300億起步。在自行車產業鏈條上,率先放了一個大衛星。

  如今,潮水褪去,ofo到底能不能賺錢,我們這些吃瓜群眾算是明白了。只是不明白為什麼這些個個名校出身的投資人們瘋了似地往上沖?

  朱嘯虎,江湖人稱獨角獸捕手。所謂獨角獸,就是估值超過10億美金的創業公司。

  估值這個東西很玄妙,只要有人願意接手,無論估值多少都是合理的。換言之,只要有願意花更高價格接盤的傻子出現,無論什麼價格,投進去,都能賺上一筆。

  這不就是凱恩斯的「博傻理論」嗎?!

博傻理論:在資本市場中,人們之所以完全不管某個東西的真實價值而願意花高價購買,是因為他們預期會有一個更大的笨蛋會花更高的價格從他們那兒把它買走。

  然而,博傻理論的也有缺陷:如果沒有大傻子來接盤怎麼辦?生薑斯基認為博傻理論還少了最重要的一句話:如果沒有傻子,就去培養一個。

  培養傻子有幾種不同的辦法,民間傳言用鋁鍋燒飯,鋁元素吃多了,就變傻了;也有科學一點的,吃了抗精神病的藥物,精神得到抑制,人會顯得笨笨的。當然這些方法都不可取,不僅有犯投毒罪的危險,而且效率太低,在傻子不夠用的情況下,我們需要成批製造傻子的技術。

  其中一個方法就是「烘托氣氛」。人是社會性動物,只要氣氛到了,人便會不由自主地做一些連自己也不能理解的傻事。比如,初入夜店時,看到一群殺馬特在搖頭晃腦,大家都覺得他們都是傻x,但是一旦呆久了,你也會不由自主地跟著晃動起來,這個就是氣氛的作用。利用氣氛批量製造傻子,不僅不犯法,效率還挺高。

  古今中外,比賽和音樂,是烘托氣氛最有效的兩種方法,後一種用來蹦迪,前一種用來上頭。

  燒錢大戰就是一場赤裸裸的比賽,這個時候融資不是為了盈利,而是為了迅速擴大規模,乾死對手。燒得越多,規模越大,估值就越高。傻子們一個又一個進場,朱嘯虎這些獵手們笑得最開心。

  燒錢燒到最後,兩家一合並,造出一個壟斷的怪物出來。這時,最後的輸家不是那個最後接盤的傻子,而是變成了那些任由壟斷企業宰割的吃瓜群眾。

  隨著阿里和騰訊的入場,眼看著這場共享單車大戰將以ofo和摩拜的合並告終。但是讓人沒想到的是,事情壞在了這群學生伢子手上。

  剛出校門的學生不諳世事,最大的缺點就是喜歡做夢。看著賬戶里白花花的銀子,學生們膽子漸漸大了起來,齊聲高喊他們還有夢想,他們要做大做強,走向世界。於是他們拒絕了與摩拜合並的提議,又買了兩千萬輛單車,投向全球20多個市場。

  朱嘯虎氣得罵道:「最討厭認為自己什麼都是對的的創業者」,就差直接飆出那句:「沒有我,你丫真以為自己能值這麼多錢?!」

  銀行圈最近流行的一個段子,信貸經理放貸的時候,借款人說起資金用途,如果遮遮掩掩,含糊不清,信貸經理就放心了,這貨肯定要拿錢去做投資。要是借款人一本正經地說自己要擴大經營,信貸經理就會暗叫一聲壞了。

  對於朱嘯虎來說,戴威就是那個認真了的借款人,只是他認真的實在不是時候。眼看合並無望,好不容易營造好的氣氛越來越涼,朱嘯虎及時遁走,只留下馬老師在原地不知所措。

  當然買了摩拜單車的美團也沒能贏下這局,2018年上半年,剔除摩拜業務,美團創造了71億的毛利潤,而摩拜給美團帶來的虧損則不低於30億。一個摩拜直接吃掉了美團小一半的利潤。美團背後的大股東不是別人,正是另一個馬。

  兩個馬爸爸,一個都沒贏。不過二馬投了這麼多公司,被騙的還是少數。天地廣闊,金融產業想要大有作為,還要從基層抓起。來基層抓傻子的人不少,難免會出現傻子不夠用的情況。

  這個時候就出現了一些特殊的造傻現象。

  巴菲特老爺子,明明是用保險公司套出資金玩高拋低吸,卻成為了價值投資之父,教大家拿著股票不要動,好讓大戶們先走。李笑來老師,明明是靠炒比特幣發家致富,偏偏還要講《通往財富自由之路》,大談心靈雞湯。買了虛擬幣的人,轉而去各大論壇發帖,聲稱這個虛擬幣馬上就要再翻幾千倍……隨著這樣的人越來越多,最終演變成一場全民造傻。

  那麼怎樣才能避免被培養成傻子呢?生薑斯基的老父親是個老實人,打小他就告訴我:這個世界上,有人佔便宜就會有人吃虧,你怎麼知道你一定是佔便宜的那個?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