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金世佳:只要開口,絕不說假話

金世佳:只要開口,絕不說假話

北京新浪網 2018-12-08 18:05

金世佳:只要開口,絕不說假話

攝影:新京報 郭延冰


在剛播出的《我就是演員》第三期中,金世佳憑藉過硬的表演,獲得了非常高的分數,成功晉級。

 

節目里,金世佳在備演時就已經很緊張,見到自己的搭檔宋軼時,更是張口來了段相親式的自我介紹,場面一度尷尬。

 

雖然表演結束後,金世佳和導師們展開了一番關於「表演是真是假」的討論,但略微緊張卻又說話真誠的他,還是獲得了觀眾和導師們的喜愛。

 

節目播完,金世佳的演技已上熱搜。

 

在此之前,他已經好幾年沒有作品播出,曾一度不想再在中國做演員。上一次登上熱搜,還是因為《我不是藥神》上映時,他在微博上對王傳君說:「做演員要有羞恥心。」金世佳在接受新京報採訪中作出回應:這其實是我在日本求學的一個典故。

 

參加綜藝節目,就是在「傷害」演員

 

見到金世佳,是在一家咖啡廳,他身形高大、很瘦,舉手投足間有著一種說不出的「不羈」感。初次見面,他有禮貌的握手寒暄,落座後他問:「你們想聊點什麼?我不知道能聊什麼?我這兩年也沒什麼作品。」

 

問及他是不是比較排斥採訪,金世佳說他其實就是不喜歡露臉,「我可以以角色出現在別人面前,怎樣的都行。我覺得如果想做一個好演員的話不應該讓別人知道你生活里是什麼樣的,所以現在如果我有什麼想說的話,或者跟朋友聊天覺得還挺有意思的事情,我就會去電台上說,因為我可以說這個不是我說的,即便電台上介紹了說我是金世佳,但因為我沒露臉,我可以不認。」

 

不喜歡露臉的金世佳,這次上了《我就是演員》。

 

聊起這次經歷,金世佳說第一季《演員的誕生》籌備時就找過他,但他沒去,「我去幹嘛?演員會不會演戲這件事還需要上節目去比賽?他的目的是什麼我都不明白。」

 

今年,《我就是演員》又找到了金世佳,他就問身邊的人,經紀人、父母、姐姐,「他們每一個人都說我應該去,我說那好,我就去吧。」

 

正好他看過了以往的節目,心態也變了,金世佳想用自己的審美,去節目里做一個作品。

 

參加《我就是演員》錄製的時候,金世佳非常緊張,「因為我不能在我看得到下面的觀眾的地方演戲,我們演話劇是看不到觀眾的。然後排練還就排一天,我從來沒這樣演過戲。說實話,我很不適應,作為金世佳站在台上,別人來問你問題,我會很不舒服。」

 

其實在金世佳看來,參加任何綜藝節目都特別「傷害」演員。

 

「大家知道你是什麼樣子的人,這對演員來說完全不是一件好事。不管你演的角色和你本人像不像,別人看完都會有很多話說,比如說演的角色和你本身性格很接近,那別人看了就會說,你看他什麼都沒演,他本身就是這樣的。但其實如果別人不知道你是這樣的,他們會覺你演成這樣很好,一旦他們對你有了某種印象後,你的這個角色就被你自己的性格禁錮住了。如果演一個和自己性格完全不一樣的角色,別人會說和本人根本不一樣,表演痕迹太重……」

 

這種在金世佳看來,特別傷害演員。但他也無奈,「現在因為整個大環境就是如此。有的人本來是很帥氣的,故意把自己弄得稍微髒了就叫尋求突破?但這種東西本身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

 

偶像劇演到噁心,拍電影遇到買票房

 

採訪時,金世佳點的咖啡送到,他發現端來的咖啡跟剛才點餐時服務生形容的不一樣,「服務員說這款是冷萃,裏面有打碎的冰塊,但這杯沒有。」雖然金世佳覺得送來的那杯味道也不錯,但還是堅持讓工作人員去幫他問清楚,實在不行就加點冰塊。

 

「所以你一直都是這麼較真兒的人嗎?」

 

「其實我一直都挺較真的。因為我特別認真,別人都勸我別那麼認真,我就會覺得那為什麼不能認真?當然,我現在已經不那麼較真了。」金世佳想了想說。

 

也正是因為較真,金世佳從2015年底就沒怎麼演戲了,「那個時候就是不想演了。」

 

金世佳是上海人,從小生活在上海,一直到大學畢業都沒來過北京,但是學習表演,讓他在大學期間就深受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作品影響。於是2013年年底,26歲的金世佳懷著對更大舞台的憧憬來到了北京。

 

當時的金世佳也不知道演什麼,人家跟他說於正火,他就去見於正了。

 

「我當時還是個小屁孩,就坐在那也不說話,於正開始說他接下來要拍的一個戲是什麼樣的,我聽完就說如果那個人這樣演的話,可能會更有意思一點。於正聽完就說:那你來演吧。」

 

金世佳其實挺感謝於正的,「那個時候我什麼作品都沒有。都沒人知道我是誰,於正和我說『沒關係,我的戲不需要別人知道你是誰』。」

 

和於正合作的其中一部戲《美人製造》

對於剛來北京、什麼作品都沒的金世佳來說,於正直接選定的男一號讓他無法抗拒。「難道你會不去嗎?去演了,衛視上也播了,接下來又是一個男一號,但我當時就覺得有點不行了,這種戲演得讓我挺噁心的。」

  

雖然沒透露具體的戲名,但他給記者舉了個例子。

 

有一場戲是金世佳演的角色要參加醫學考試,裏面需要說到很正規的醫學專業名詞。「我說的那些話是很重要的,所以到了現場,我必須要排練,其實都不算排練,就是儘可能地走一遍戲。」

 

但製片就特不滿,「他問我為什麼要走戲?他問我知道每天花在走戲上的時間他們可以多拍出多少東西,可以省多少錢?我就說如果我不走戲的話,怎麼拍?」

 

製片讓他直接對著導演的機器說台詞就行,「我當時直接說,那我幹不了這個,我必須要走一走,心裏才能有個底兒。其實他就是找茬呢,覺得我這個人特別能搞。」

 

有一段戲,台詞很長而且非常拗口,金世佳在看劇本時越看越覺得不對勁,「裏面的那些話都沒說明白。那場戲涉及到醫學專業,應該是非常嚴謹的,所以我就上網查了查,發現本來有六條解釋,劇本裏面只說了其中兩條。後來我就給製片人和編劇發微信,跟他們說既然咱們要做東西,就應該把東西做好了,把話說全了。當時那個編劇還說劇本里的內容都是從特別正規的資料里找出來的,不可能有這個問題。」

 

第二天早上編劇把他的資料發給金世佳看,金世佳發現編劇發給他的資料和他查到的東西是一樣的,「我就一條一條的和他對,和他商量,這個問題是不是應該這麼回答更好?本來他還特強勢,結果後一天他給我發的微信就轉變了態度,說『世佳你真的是個好演員,我們這個劇寫得太趕了,沒想到還會出這種紕漏。』但我就把他的微信給刪了。」

 

那之後,金世佳就不想拍電視劇了,開始拍電影。2015年的他,又一次開始懷疑,「2015年是中國市電影市場最不好的一年,那時候就是刷流量、買票房亂七八糟的一年。可以說2015年就沒有一部好電影。當時拍完三部電影後我就覺得我在幹嗎?!」

 

30歲是道坎兒,感謝田沁鑫和蔡康永

 

2016年2月22號,金世佳的奶奶去世了,「這件事對我觸動非常大,我從小是奶奶帶大的,她是個文盲,不識字。她就一直跟我說,做人要誠實。那一年,回家過年,奶奶曾跟我說過,多拍點電視劇,總拍電影她看不到。」

 

金世佳很看重30歲,他覺得30歲是他人生的一個坎兒,「我們20幾歲可以肆意妄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30歲的時候,我們必須要面對長輩老去的事實,我們要調整狀態,去照顧他們。可能40歲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也老了,那父母就更老了。每個年齡段都要做這個年齡段的事情。」

 

來北京前,金世佳在上海演了兩年話劇,「一開始挺高興的,覺得觀眾都很懂你。後來我發現只要是個觀眾,坐在劇院裏面看完表演,他們都會鼓掌,是不是你都不重要,我就想,那我是不是應該去更大的舞台。」

 

這也是金世佳來北京的原因,而到北京後的經歷讓他很沮喪,甚至開始懷疑人生,「我當時甚至覺得中國人都喜歡說假話不守信用,不是你騙我就是我騙你。我還跟我經紀人說過我可能不想幹了,我說我在日本雖然生活過得清貧,可能我還需要自己打工再去演戲,但我覺得那樣很充實,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值得信任的。」

 

不拍戲的那兩年,金世佳覺得自己的狀態特別不好,「不怎麼說話,就是那種向死而生。我回上海的家裡,我爸媽見我都不敢說話,極其暴躁,就是鑽牛角尖了。」

 

金世佳很感謝田沁鑫導演找他去演話劇《狂飆》,「從2013年底來北京,我就沒演過舞台劇,但我一直都是學舞台劇的。」金世佳在話劇《狂飆》中飾演田漢,在自己狀態最不好的時候,金世佳覺得田漢用自己的一生為他指明了方向。

 

「我雖然只是演戲,但是我覺得我就是他,田漢先生一直說一句話:一誠可以抵萬惡,真誠的面對自己,誠懇的面對生活,不要說假話。」

 

所以從2016年年底開始,金世佳堅持不說假話,「我可以選擇不說話,但如果開口我絕對不說假話。」

 

除了田沁鑫,他還非常感謝蔡康永,蔡康永和金世佳曾經合作過電影《「吃吃」的愛》。之前一直都很親切的蔡康永,有天一直懟金世佳,當時蔡康永問他接下來準備幹什麼,他回答沒事,蔡康永就問「你一個30歲的男演員為什麼不演戲?」

 

在金世佳回答完「沒戲拍,我要拍好的戲」時,蔡康永問他什麼是好戲?隨後蔡康永給他舉了個例子,一個3分的劇本和一個3.5分的劇本,他應該去演3.5分的那個,並和他說如果不演戲,別人就不知道他是好演員了。

 

金世佳也特軸,直接說了句「我不需要別人知道我是好演員,我自己知道就行了。我跟那些烏煙瘴氣的東西混在一起我就不好了,我就找不到原來的自己了。」

 

蔡康永再次追問,「原來的你有什麼好?你想回到幾歲?回到6歲吃糖嗎?」

 

就是這麼一段話,給了金世佳很大的啟發和領悟,他最後終於想明白了,如果什麼都排斥,那最後的路只會越來越窄,不得不去鑽牛角尖。「我現在算是稍微敞開了一點,接受了一些事,我現在就是做好自己,干一份活兒,掙一分錢,安安穩穩過我的小日子就好了。」

 

金世佳對物質沒有太多需求,在日本求學時,他過過非常清貧的生活,這讓他養成了簡樸的習慣,「無論我賺多少錢,我對物質的需求都很低。」

 

有一次拍戲,金世佳收到了媽媽的微信,打開一看是媽媽在阿爾卑斯山下比著「V」拍的照片,看起來特別高興。「當時,原本我坐在那覺得劇本特次,我就像一個道具,看著大家拍戲,但收到消息那刻,我突然就覺得也都挺好的,正是因為我拍戲賺錢了,所以她可以想去哪就去哪玩。所以,我覺得我干一件事,只要能讓身邊的人高興也行。」

 

關於《愛情公寓》

今年,《愛情公寓》大電影上映,金世佳的缺席引發了很多猜測。前不久,《愛情公寓5》籌拍的消息公佈,金世佳和王傳君再次缺席,又引發了一波熱議。金世佳覺得現在有些媒體有點「壞」,總是拐著彎問他為什麼不去參加《愛情公寓》發佈會。而不再參加的原因,在金世佳這卻特別簡單。

 

金世佳參演《愛情公寓》時,才20歲,大三。

 

「那個時候啥也沒拍過,人家說拍電視劇,就去了,人家讓你幹嘛你就幹嘛。其實我對《愛情公寓》沒任何偏見。我是覺得我現在和我20歲時,完全是兩個人。那個時候我能演成那樣,但是現在我不行。而且我覺得在那個年齡段,在那個特定的時候,陪伴著大家過得日子,是一個回憶,回憶是美好的,回憶就讓他在回憶里就好了。這麼多年,我和觀眾都在往前走,你把他改成另外一個東西,大家也不接受。」

 

《愛情公寓》

 

因去日本深造,金世佳錯過了《愛情公寓2》。第二部很火,同劇組的演員都出名了,後來有不少人問他後不後悔,「我都會回答他們,如果把人比作一棵樹,他們這兩年看起來枝繁葉茂,我就是原地不動,很不起眼,但是我在你們看不見的地方根扎得更深了。」

 

之前有一篇文章刷爆了社交網路,標題是《離開愛情公寓的那兩個人》。有一天,金世佳正在打籃球,他瞅了一眼手機,發現微信快爆炸了,「因為平時都沒什麼人給我發微信。而且那天都是沒有那麼熟的朋友,他們說的差不多,基本上都是『世佳,你一定可以的。你加油,堅持你自己。』我想我怎麼了?後來他們就給我發這篇文章。我就很奇怪,王傳君的戲上了,跟我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老拖著我,還讓人家覺得我在蹭人家的熱度。」

 

其中有一個朋友的微信,就像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我特別佩服你,我相信你只要堅持你所堅持的東西,你想要的就一定會有的。」金世佳現在回想起來,覺得人家還挺善意的,但當時的他沒憋住,回了一句:「那什麼都沒有的一生,就是恥辱的一生嗎?」

 

關於「演員的羞恥心」

《我不是藥神》上映當天,金世佳在微博上給王傳君寫下的「演員的羞恥心」引發了很多猜測和爭論,其實這句話是有一個典故的。

 

演完《愛情公寓》第一季,金世佳去日本深造,磨練演技。

 

日本舞台劇的排練模式是大家先自我介紹,然後讀一遍劇本,各自回去準備,一個星期之後排練,這一個星期需要把台詞都背好,老師來了就直接排練,不能拿劇本了。

 

「排練第一天,早上9點開始,我8點15就去熱身,9點來了一個日本的老頭是我們的老師。9點開始排練,9點15,老師說休息了。老師邊抽煙,邊朝我勾手指,我走過去之後,他問我『你有羞恥心嗎?』」

 

金世佳最開始以為自己日文不好,聽錯了,就又問了老師一遍,老師說:「你沒有羞恥心,你就是垃圾,也不對,垃圾是有用的東西用過了才是垃圾,你本身就是沒有用的,你演過戲嗎?你學過表演嗎?你有老師嗎?你演戲千萬別給你老師看,你是會氣死的,我沒見過你這麼差的演員,我不知道你是通過什麼手段,能讓你來我的戲,但是你就是垃圾都不如。」

 

那是金世佳的人生中,第一次有那種感覺——就是看著一個人不停出汗,只能看到對方嘴唇動,但聽不到他在說什麼。

 

接下來的排練,金世佳非常緊張,日本老師排練,都會拿一個木劍敲打地板,「啪」一下,就是再來一遍。每次輪到金世佳上場,都是「啪啪啪啪啪啪」一直敲。「後來我上場都會順拐。」

 

排練的日子,金世佳每天都吃不下飯,一天天瘦,不到兩個月瘦了40斤。「到正式演出時,我都不知道我在幹嘛,感覺自己耳朵里一直聽見『啪啪啪』的聲音。」演出完了,在慶功宴上,老師又把金世佳叫過去,問他:「你還記得第一天排練,我問你什麼嗎?我今年74歲,我做老師40年,每個戲的男一號,我都問同一個問題。我必須把我的演員先敲碎,在這40年裡,很多人被敲碎了,就沒有再站起來。但凡站起來的人,到現在還站著。」

攝影:新京報 郭延冰

 

金世佳覺得「羞恥心」是一個很好理解也很不好理解的事,「其實就是你對你自己滿意嗎?」金世佳自認在日本學到演戲的東西很少,「主要是學到了怎麼做人,對我的人生和價值觀影響很大。」

 

關於《「吃吃」的愛》

前文里,金世佳說自己不想拍電視劇,也不想拍電影的那段迷茫時光,蔡康永給了他很大啟發。

 

其實他為什麼參演蔡康永執導的電影《「吃吃」的愛》,一直是大家心中的疑問。

 

之前好些採訪里他也說過,其實自己拒絕了多次,但蔡康永比較執著,一直給他看劇本。2016年底,金世佳剛從日本回來,經紀人和他說蔡康永想要見他,「別見了吧,有什麼好見的,蔡康永小S林志玲在那拍的哪是電影啊,完全就是鬧著玩兒,到時候聊得好,最後不去也挺尷尬的,然後就沒見。」

 

但後來蔡康永和金世佳還是見面了,看完劇本後,金世佳對角色的戲份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在那個戲裡,我本來演的那個角色是男二,一開始的劇本還有一個男一在前面,後來我就說康勇哥,我特別感謝你一直都想找我聊天,然後我也實話實說,我覺得你們這個女一號是林志玲,然後男一號你找誰我還不知道,但是這個男二呢,我覺得你去找一個有流量的小鮮肉就行,你們整個戲就挺漂亮的,沒必要非要找我來演。說完這些,我想這個事應該就結束了。」

 

誰知蔡康永把男一這個角色直接刪了,再次找到了金世佳。「我跟他說真的沒必要,我不能給你這個戲加什麼分,這種戲你找誰都可以,為什麼要找我演呢?我也感覺不出來我在你這個戲裡能有多大發揮。然後康永哥就說你去過台灣嗎,我說我沒去過,他說那你就當來台灣旅遊吧,當幫我一個忙,他說因為小S從來沒演過戲,所以他希望她身邊站著的是一個專業的演員,可以讓她心裏有點底。」

 

最後,答應去演這部電影的金世佳,將拍這部戲的過程當成了一次生活體驗。「因為只有我一個人是大陸人,他們都是台灣本地人,所以我就希望別讓大家看出來我是個大陸人,所以我提前就去那學他們說話看他們的年輕人是怎麼過日子的。」

 

當時拍電影並不累,說早上9、10點開始拍,到晚上6、7點就收了,金世佳有足夠的時間去看去體驗。但整部電影最後呈現出來的樣子,他覺得「那是導演的事了,跟我沒有什麼關係,哪有一個人說一輩子都會拍好片子的,但我覺得對於我來說是一個不錯的經歷。」

注:該篇專訪原載於2018年9月26日新京報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編輯 吳冬妮 徐美琳 校對 張彥君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