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失眠,抑鬱,甚至自殺……少數幹部心理健康亮紅燈,何解?

失眠,抑鬱,甚至自殺……少數幹部心理健康亮紅燈,何解?

北京新浪網 2018-12-08 18:04
失眠,抑鬱,甚至自殺……少數幹部心理健康亮紅燈,何解?
《瞭望》新聞周刊
◆ 2009年至2016年,超240名幹部自殺、失蹤或疑似自殺,其中約半數被明確診斷為抑鬱症

◆ 一些幹部由於工作壓力大、晉陞難度大等多種原因,出現睡眠、情緒障礙,甚至產生焦慮、抑鬱等心理問題

◆ 輕者影響家庭幸福和幹事熱情,極少數嚴重者甚至出現自殺等極端事件

◆ 多數幹部為顧全工作大局,會將煩躁、抑鬱情緒積壓於胸,甚至只能向家人發火

◆ 對於網路流言,普通人可以一笑置之,對幹部則成為「難以承受之輕」

◆ 有的在與「老闆」交往中,錯誤地將參照對象定位於企業老闆,就容易心裏「不平衡」

◆ 一些幹部自律清廉,但如果周圍政治生態不清明,也可能出現壓抑情緒

長期失眠,寧願服用安眠藥,也不願接受專業的心理治療;既不輕易向家人傾訴,也很少和同事吐露心聲,很難找到排解不良情緒的有效出口;擔心影響自身晉陞,刻意隱瞞病情,「心病」日益嚴重……近期,《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多地調研發現,當下,少數幹部由於工作壓力大、晉陞困難等多種原因,出現睡眠、情緒障礙,甚至產生焦慮、抑鬱等心理問題。輕者影響家庭幸福和幹事熱情,極少數嚴重者甚至出現自殺等極端事件。

多位受訪專家認為,少數幹部心理健康「亮紅燈」,原因多樣。應梳理幹部產生心理疾病的「問題源」,建立幹部心理疾病篩查、識別機制,從多方面提高幹部的心理抗壓能力。

少數幹部心理健康「亮紅燈」

「以往幹部患高血壓、糖尿病等心腦血管疾病居多,現在『心病』發生率在上升。」中南大學精神衛生研究所所長、湘雅二醫院精神病學學科負責人陳晉東曾為一些幹部進行心理諮詢和心理輔導,「如今患抑鬱症、焦慮症的幹部並非個例」。

2009年至2016年,超過240名幹部自殺、失蹤或疑似自殺,其中約半數被明確診斷為抑鬱症——2017年世界衛生日當天,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國家公務員心理健康應用研究中心發佈的數據,警示人們重視現代社會的幹部心理問題。

接受《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時,一位申請早退的湖南婁底幹部直言,基層「權力不大責任大」,身心疲憊,「做交通工作不能出一點岔子,一出問題就事關人命。我心臟不好,又有抑鬱症,真的挺累。」

「在超負荷工作的情況下,一些幹部處於持久壓力應激狀態,其中部分會因生理和心理持續緊張引起一系列癥狀,比較常見的有睡眠障礙、情緒障礙,以及身體莫名疼痛和消化道功能紊亂。」湖南省腦科醫院臨床心理科主任醫師諶益華說,身心壓力過大的幹部可能產生工作倦怠感、主動性減退、自我評價低等感受,個別嚴重者甚至認為死亡是最終歸宿。

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周旭輝近幾年接診過一些「心病」幹部,其中多數人伴有失眠障礙,需要藉助藥物來緩解壓力。「一些出現心理問題的幹部很難找到排解不良情緒的有效出口,又缺少規範的心理診療,不良情緒難以紓解。」

另一方面,即使存在心理問題,多數幹部也會選擇「自己扛」,既不輕易向家人傾訴,也很少和同事吐露心聲。專家指出,一些心理壓力大的幹部,通常不願承認,也不願求醫,有時會刻意隱瞞病情,以致身心俱疲。

「有些幹部被確診為抑鬱症後,不遵醫囑,也不願接受規範治療和心理輔導。」陳晉東說,他們會互相打聽哪個牌子的安眠藥好用,但不科學服用抗抑鬱的藥物。有的幹部病情日益嚴重,「直到退休後才願意接受心理治療」。

幹部為何心理壓力大

「近年來,基層政法幹警的非正常死亡案例,有些與心理因素有關。」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馬賢興對《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說,基層幹部特別是年輕幹部面臨工作、經濟、家庭方面的各種壓力,加之晉陞渠道有限,容易陷入焦慮、抑鬱情緒。

當前,無論是脫貧攻堅還是矛盾化解,都需要幹部埋頭苦幹,實打實地做好工作。同時,隨著全面深化改革的持續推進,各項改革難度逐步增加,不少幹部承受著很大壓力。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發現,在基層工作繁雜的情況下,幹部普遍存在「兩怕一憂」:一怕眾多考核、評比、檢查,經常感到身心疲憊,二怕因基層事權與責權不匹配等原因,無法完成任務而被追責。如果再缺少各方關愛,就容易產生焦慮、憤懣、抑鬱等心理問題。一憂則是擔心晉陞渠道有限,經濟待遇低。

一位受訪基層幹部認為,上級部署的安全生產、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徵地拆遷等工作任務,有的僅靠基層自身能力難以如期完成。「如果幹部正常做事還被追責,多多少少會有些委屈。」

在接受心理諮詢時,有幹部坦言,老百姓對幹部的期望越來越高,既是鞭策也是壓力。加之自媒體時代,網路流言很多,普通人可以一笑置之,對幹部則成為「難以承受之輕」,容易「承受雙重甚至多重壓力,心存委屈,感到迷惘或倦怠」。

多數幹部為顧全工作大局,會將煩躁、抑鬱情緒積壓於胸,甚至只能向家人發火,影響到家庭幸福和幹事熱情。

「一些幹部出現『心病』,除工作特點和社會因素外,也與個人因素有關。」周旭輝說。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辛鳴認為,在全面從嚴治黨的大背景下,黨中央對幹部的要求越來越嚴。少數幹部出現抑鬱症,「部分和幹部自我定位出現偏差有關」。

「對於紅包禮金,剛開始躲著、推著。但是後來見怪不怪了。」因斂財超千萬獲刑8年的湖南常德市委原常委、常德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長盧武福說,看到一些老闆豪車闊宅、揮金如土,自己感到付出不比他們少,能力不比他們低,覺得不平衡。

與企業老闆交往密切,產生對財富的過度渴望,進而引發心態失衡——受訪專家認為,有的幹部在與「老闆」交往中,缺乏堅定的信念和必要的精神「抗體」,錯誤地將參照對象定位於企業老闆,就容易心裏「不平衡」。

另一方面,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分析,一些幹部是自律清廉的,但如果周圍政治生態不清明,「對自身清廉要求較高的幹部,也可能出現壓抑情緒」。

幫助幹部提高抗壓能力

幹部的情緒與心理健康狀況,影響其能力發揮。提高抗壓能力既是提高幹部隊伍素質,也是提高幹部的領導能力和工作水平。

在多位受訪專家看來,對此需預防為主、綜合施策。

首先,加強宣傳心理健康知識,建立幹部心理疾病篩查、識別機制和心理輔導機制,加快培養專業醫生。

當前,幹部群體對心理健康常識和心理疾病的危害性認識不足,一些幹部出現心理問題而不自知,因此沒有得到及時干預、救治。

「出現心理問題,應尋求專業心理諮詢。」周旭輝說,要在全社會普及抑鬱症、焦慮症等心理健康知識及治療手段,「精神疾病和其他疾病一樣,可預防、可治療,而且專業機構可以安全、有效治療心理疾病。」

受訪專家建議,可以考慮在幹部體檢中納入心理健康檢查項目,並定期開展健康培訓、心理沙龍,幫助幹部加強性格培養。

庄德水、周旭輝等專家表示,目前工作壓力很大的黨政機關很少配有專門的心理輔導人員。建議有關部門藉助專業心理諮詢機構力量,建立常態化運作的心理輔導機制。

「有些患抑鬱症、焦慮症的幹部,工作特點是一絲不苟,力求完美。」陳晉東說,可以通過做瑜伽、打太極等有益生理和心理健康的運動,釋放壓力。

其次,通過各種方式,關心、關愛幹部,對症下藥,幫助幹部特別是基層幹部紓解壓力。

有專家建議,有條件的部門可通過建設心理減壓室等方式,給工作繁雜的基層幹部提供日常解壓的空間,為排解其不良情緒找到有效出口。

今年5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的《關於進一步激勵廣大幹部新時代新擔當新作為的意見》指出,堅持嚴格管理和關心信任相統一,政治上激勵、工作上支持、待遇上保障、心理上關懷,增強幹部的榮譽感、歸屬感、獲得感。在不少人看來,這為關心、關愛幹部提供了重要遵循,有助於提高幹部的抗壓能力。

「多為基層幹部的政治待遇、經濟待遇考慮,增強基層幹部的職業認同感,讓基層幹部『有盼頭』。」庄德水說,正面激勵的同時,也應儘可能減少幹部的後顧之憂。比如,對那些工作積極努力的幹部,多一些正向激勵的辦法,做好堅強後盾。

庄德水認為,除規範各類針對基層的檢查和考核,把幹部從一些無謂的事務中解脫出來之外,「還要讓基層事權與責權相匹配,建立健全科學有效的容錯糾錯機制,並真正落實。」

第三,破除攀比之風,堅定理想信念,增強幹部抗壓能力。

馬賢興認為,少數幹部得失心重,面臨晉陞受挫等問題容易一蹶不振、自暴自棄。因此,幹部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解決好權力觀、地位觀、利益觀,破除攀比、浮躁心態,即是最好的心理建設。

「黨員幹部必須樹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意識,排除私心雜念,涵養清正廉潔的價值理念。」辛鳴說。

在受訪專家看來,增強執政本領,提升興趣品位,走出「小我」成就「大我」,走出「俗我」追求「真我」,走出「苦我」發現「樂我」,以大襟懷、大氣魄為人處世、幹事創業,在為民造福、科學發展中開掘快樂之源,都將成為幹部心理健康的「催化劑」。

(原題為《把脈幹部「心理壓力」》)

(本文來自於澎湃新聞)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