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媒體暗訪文山「女飯托」釣客全程:有美麗邂逅就有挨宰的心痛

媒體暗訪文山「女飯托」釣客全程:有美麗邂逅就有挨宰的心痛

北京新浪網 2018-12-08 18:03
媒體暗訪文山「女飯托」釣客全程:有美麗邂逅就有挨宰的心痛

「視聽文山」微信公眾號

紅酒、咖啡、牛排、果盤……

餐廳曖昧的霓虹燈下

一群年輕貌美的女子為赴約的男士

設下甜蜜的陷阱

男士被哄著點下很多的酒水後

美女們總會因"急事"匆忙消失在夜色中

留下的則是高額的賬單……

類似以上的騙局在雲南文山城也時有發生

近日,這樣一個團伙就出現在了

文山城華宇卧龍府小區旁的一家西餐廳內

為了弄清飯托釣客的全過程

記者通過一款名為「陌陌」的聊天軟體與飯托搭上了線……

本文圖片均來自「視聽文山」微信公眾號

在「陌陌」軟體上,一名女子通過附近的人添加了記者好友,並主動向記者打招呼,詢問記者是否在華宇卧龍府小區這邊,就在記者即將與之深入交談的時候,該帳號竟然出現了異常與記者失聯。無獨有偶,就在同一天,另外一名女子也在「陌陌」上添加了記者為好友,這名聲稱來自昆明的女子,面對陌生的記者表現出了強烈的熱情。隨後記者以看電影為藉口將女子約了出來。萬萬沒想到,女子提供的見面地點居然也是華宇卧龍府小區。晚上七點半,女子出現在小區旁的一家便利店內,但是真人和陌陌資料里的照片根本不是同一個人,記者還發現,便利店內有多名女性徘徊,但是卻沒有購物的舉動。與記者見面後,女子提出肚子餓,想先吃一點東西,並指定了地點。

女子VS記者:「下面有一家吃東西的,我們先去下面吃一點東西吧。/去哪裡吃?/下面有一家我姐跟我說,就在旁邊了,要不過去看吧。/你要吃什麼?/過去看吧,走吧。」

隨後,女子將記者帶到華宇卧龍府小區門口左邊一家類似於西餐廳的地方。該餐廳的內部裝修異常詭異,餐廳內桌子並不多,每一桌都被屏風單獨隔離開來。隨後記者與女子找了其中一間坐下並點餐,當記者準備點餐的時候,服務員告訴記者很多果汁都「沒有」了,記者無奈只能點了一杯藍莓汁,女子則毫不客氣隨意點餐。

女子VS記者:「給我一份葡萄乾,一個黃瓜,一個巧克力豆,再給我一份南山咖啡,你要不要其他吃的?這種牛排來一份嘛。/我不餓。/給我一份法式紅酒牛排,其他的就不要了。」

在閑聊之中,女子聲稱她是在一家「羅米蘭」的化妝品店做類似於銷售的工作,從昆明下來文山出差等等,一番閑聊以後,服務員開始上餐,該女子又向記者做起了「推銷酒水」的工作。

女子VS記者:「對了,你喝酒嗎?/不經常喝。/要不要喝一點?/喝這個就行了。/第一次見面喝一杯意思一下嘛。行嗎?/喝這個就行了。/喝不喝嘛?喝的話喝一杯。/第一次見面。喝這個就行了。」

見記者一再推辭,女子只好作罷。看到記者不再點餐後,服務員隨後走了過來告訴記者,本店要先結賬再就餐,隨後很自然的把賬單遞給記者。記者一看頓時傻了眼,一份拳頭大小的牛排、一小杯咖啡、一份巧克力豆、一份瓜子、一盤黃瓜、一份藍莓汁竟然高達369元,最便宜的則是記者點的藍莓汁12元。

服務員VS記者:「你們一共是369元。/瓜子這些還要算錢嗎?/噢喲,大哥,瓜子肯定要算的。/你們這裏消費有點高嘛,黃瓜28元。」

從菜品質量,餐廳規格來判斷,同樣菜品在文山來說,價格不會超過100元。見到記者吃驚的樣子,女子竟然出乎意料的提出願意付一部分錢。

女子VS記者:「我給100塊吧,我只有100塊錢。/AA算了,你看我只點了一杯這個藍莓汁。/那你給200塊錢吧,其他的我給。好不好?」

隨後該女子掏出手機「掃碼支付」了部分費用。記者則到櫃檯支付了200元錢,當記者提出索要發票的時候,異常情況再次發生。

記者VS服務員:「發票呢?/我開收據給你可以嗎?/不行不行,我要發票,我這個可以報銷的。/你明天過來拿不也一樣嗎?/當天的和其他天的不一樣。/發票沒有了,機器壞了還是怎麼說,也開不了給你,不然肯定開給你。/怎麼可能,你開這個店怎麼可能沒有發票。現在就拿發票給我,不然我不好報銷。/你坐一下我問一下他們。」

在記者與該女子等待的過程中,面對自己點的一桌子美食,女子似乎並沒有任何興趣,每一盤就像徵性的吃了兩口。隨後表示公司有事得走了,催促發票好了沒有。就在此時,餐廳的老闆走了過來,再次做出一個令人驚訝的舉動,竟把記者支付的200元錢退了回來,但卻沒有退還女子「已支付」的費用。而該女子面對出現的諸多狀況似乎司空見慣,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疑問。

餐廳老闆VS記者:「你明天來給錢,明天開發票給你,你把單子(賬單)給我。/你放心我嗎?/200塊你拿了你也富不起來。沒有這200塊錢我也餓不死。/你們什麼時候開門?/12點以後就開了。/好的,行嘛行嘛。」

隨後,記者與該女子準備起身離開餐廳,走到門口的時候發現同樣的套路正在另一桌上演,同樣一男一女,就連點的菜品都是一模一樣,毫無差別。走出餐廳以後,不出記者所料,該女子對約定好的看電影毫無興趣。也沒有回去「所住」小區,並找各種藉口和記者分開,朝餐廳方向走去。

記者VS女子:「還去看電影嗎?/我不想去,我借的傘,我去把傘還給人家。/我送你上去(小區)?/不用了不用了。/下雨啊。/不怕的。你先走,你去開你的車。/嗯,好好好,拜拜。」

在與該女子分開後,記者試圖再回到該餐館附近繼續取證時,不料竟遭到兩名陌生男子的恐嚇,要求記者刪除拍攝的照片,在盯著記者刪除照片後,方才放記者離開。到此,基本可以斷定,該團伙已經是一個分工明確、各司其職的色誘飯(酒)托團伙。這些手段之所以能夠屢屢得手,首先就是很多上當受騙的男士礙於面子不好意思說出來;其次就是男女生「約會」時男士讓女方付款感覺會顯得男士小氣;最後就是受騙的整個過程,男士們似乎都是「自願」的,從這一角度來說要想抓住他們的違法證據也確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視聽文山》溫馨提醒:

廣大男同胞,面對陌生女人不正常的熱情邀請,一定要慎之又慎,避免吃這種啞巴虧! 

(原題為《記者暗訪文山城「女飯托」釣客全程 有「美麗邂逅」的香艷就有挨宰的心痛!》)

(本文來自於澎湃新聞)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