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如何讓建築遺產「活在當下」?中意修復大師探討最前沿方法

如何讓建築遺產「活在當下」?中意修復大師探討最前沿方法

北京新浪網 2018-12-08 17:30
如何讓建築遺產「活在當下」?中意修復大師探討最前沿方法
澎湃新聞記者 臧鳴 來源:澎湃新聞
故宮的古建築是如何「重現新生」的?上海外灘源、徐匯中學崇思樓等背後有著怎樣的修繕故事?義大利威尼斯地標聖馬克廣場鐘樓等歷經數百年風雨的建築遺產如何保護?
12月8日,中意建築遺產修復聯名展暨「築上築」保護論壇在上海交通大學舉辦。中意「修復大師」同台相遇,展示全球聞名的修復案例,共同探討建築遺產保護最前沿的理念與方法。
「修復大師」再現中意建築遺產保護歷程

本次展覽與論壇邀請了7位中意建築遺產保護界的領軍人物,展示了他們最重要的作品,其設計理念與使用的新技術對中國未來建築遺產保護具有重要作用。

里沃利城堡修復前後對比。本文圖片均由上海交通大學 提供

現已87歲高齡的米蘭理工大學教授安德烈·布魯諾(Andrea Bruno)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重要專家,里沃利城堡的修復是安德烈·布魯諾第一個全球聞名的修復案例,更是載入了義大利修復手冊。

這一案例不再拘泥於原有的功能和形式,不是單純展示薩沃伊王室生活,而是改造為當代藝術博物館,因此它雖然保留著傳統、古典的外表,但內容卻是現代、前衛的,啟示中國的建築遺產保護工作,考慮的不僅是如何保存建築本體的價值與歷史信息,也要尋找與建築空間及形式相匹配的新用途。

威尼斯聖馬可廣場鐘樓。

74歲的威尼斯IUAV建築大學前修復學教授George·喬尼庚(Giorgio Gianighian)在超過20個國家和地區從事建築遺產保護工作。威尼斯聖馬可廣場鐘樓擁有五百年歷史,George·喬尼庚的修復理念是僅進行了絕對且必要的替換,開展精細的清洗,不破壞時間沉積形成的古銹,保留所有的材料,讓它能面對歲月與氣候變遷的考驗。他用鋼板重建地板,拆下漂亮的橫樑改為一種新的框架,允許鏈條通過並承載新電機,這樣,古老的材料被賦予了新的用途。

義大利建築遺產保護的歷史已有數百年,保護理念與方法已成為國際通行的原則。1964年通過的《威尼斯憲章》一直是國際公認的、文物建築修復的圭臬和準則。

1985年,中國加入《保護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公約》(以下簡稱《公約》)。

此次活動邀請的4位中國建築遺產保護名家,有3位均完整見證了加入《公約》以後30多年來的保護歷程。他們分別是同濟大學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常青,南京大學教授、建築學院副院長趙辰,以及故宮博物院古建部總工程師、研究館員王時偉,上海交通大學設計學院建築學系副系主任曹永康。

外灘九號「輪船招商總局大樓」夜景。

外灘九號「輪船招商總局大樓」是1901年由英國莫利遜洋行設計。常青在為其所做的修復設計中,加固基礎,增加了100根靜力樁,確保大樓下一個百年的結構安全,且完全恢復歷史上敞開的新古典外廊及門窗樣式等,在山花和坡頂內置入一層多功能空間,使其與屋頂露台相貫通,實現了歷史建築的當代利用。

乾隆花園

建成於乾隆四十一年(1776)的乾隆花園,王時偉在保護和修復中,採用了「復活式保存」,利用全站儀、近景攝影測量、三維激光掃描技術,對乾隆花園中的建築、假山、擺件等進行了數字化處理,最後,生成一個可虛擬漫遊的數字化乾隆花園,大眾可全方位欣賞古典園林,充分顯示了中國的遺產保護對前沿技術的運用。

徐匯中學崇思樓。

上海徐匯中學崇思樓1918年建成,原為天主教會學校-徐匯公學的教學大樓,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曹永康在承接了崇思樓修繕任務後,查閱了大量歷史檔案及現場進行了勘察,掌握了崇思樓的歷史沿革、價值特徵、損毀狀況等資料,且在此基礎上制訂了詳細的保護修繕方案,既保護了有形的、實體性的歷史文化遺產,又使無形的歷史文化信息與實物之間能相互依存。

如何讓建築遺產「活在當下」

活動的參展者都非常關注建築遺產修復研究,確定材料及其保護(或破壞)程度,且分析建築物的結構堅固性,據此進行了修復保護、整體性修繕及添加一些有用的新元素。而且,修復專家們在新添加元素時,與時俱進並有所創新。就總體情況來看,中國的歷史建築保護理念很大程度上來自於西方,其修復實踐與義大利在保護方法及其與「現代」的關係方面存在一定的相似,但其中的對比差異也非常明顯,中國比較重視對歷史的復原及形式上的保護,義大利則非常細緻地對材料本身的物質性進行了保護,注重歷史的疊加,而不是將其復原至某個更早的年代。

在論壇的探討、對話中,中意專家就建築遺產保護分別提出了各自的觀點。

安德烈·布魯諾認為,建築遺產修復是「重新發現逝去的記憶,保護它並賦予價值」,重視連接過去和未來,在保存歷史見證的同時,「修復」利用原有的歷史建築作為現代功能的博物館等通過再利用的方式,銜接過去和現在,挖掘物件的意義和價值,且延續原先的建造者的理性判斷和想像,把這所有的真實展現給世界。

George·喬尼庚認為,即使是那些被忽略的建築,也可用合理的成本修復。因此為了儘可能節約成本,要求專業機構教授工人各種修復技術,不但節省開支,而且能培養工人熟練地展開修復工程。

常青認為,保護不是阻止進化,而是管控變化,實現新舊共生,和而不同。

王時偉將這十多年的工作概括為兩個字「雙拼」——拼文物修復的理念,拼修復的材料和技術。

曹永康認為,對建築遺產要同時保護其歷史文獻價值和藝術價值,而這兩個價值處於雙極的對立關係。如何將它們統一起來?新技術、新材料等的使用是最重要的手段。

(本文來自於澎湃新聞)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