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張首晟家庭發言人回應:關於他去世我所知道的事實

張首晟家庭發言人回應:關於他去世我所知道的事實

新浪科技 2018-12-07 09:34

  來源:北美工程師/{eng!neers}

  文字:Wendy Ye

  編輯 & 排版:Wendy Ye

  在閱讀這篇文章之前,你需要知道:

  首先,這篇文章無法提供全部事實,但全部有據。

  其次,請區別閱讀有交叉求證的消息和無交叉求證的消息。

  最後,請尊重逝者,不造謠、不傳謠。

   1,張教授在舊金山離世。這一消息由張教授的家庭發言人Sean McCormack在當地時間12月5日晚間首先通過郵件親自告知我,並經由舊金山市法醫部門(San Francisco Medical Examiner)進一步證實。由於相關規定,接線員不能告知更多細節,她能對外確認的信息只有三項:張教授的名字、年齡和居住城市。這是目前為止,最確鑿的官方證言。

  關於張教授的具體死因,其家庭發言人和警方均尊重逝者及家庭成員意願,選擇不予公開。

  不過,可以證偽的就是張教授在斯坦福大學跳樓自殺的謠言。美國當地時間12日5日晚上,在致電斯坦福校警時,被告知該傳聞(大概率)為假。這名接電話的校警告訴我,一般來說,發生在學校內部的案件,他們都有會記錄。但顯然直到接到我的電話,他們都沒有聽說過這一案件。舊金山法醫部門的證言進一步推翻了這一說法。另外,斯坦福大學多是低層樓,相信在美國及加州生活過的朋友都應該知道,所以,造謠者請了解最基礎的事實。

   2,張教授因抑鬱症離世。張首晟教授去世的消息最初通過斯坦福大學物理學院的內部郵件被外界知曉,發出這封郵件的署名人為現任斯坦福大學物理學院教授、張首晟教授的同事Steven Kivelson(一些媒體將此人認作是張首晟教授的博士生導師,請自行檢討)。在同一封郵件中,隨信附上了張首晟家人的聲明。聲明中,張首晟家人寫道:「Shoucheng passed away。。。after fighting a battle with depression」。也就是說在去世之前,張教授曾與抑鬱做過鬥爭。

  在張教授家庭發言人的回復中,他進一步寫道:「His family now understands that Professor Zhang battled depression periodically, a situation his family did not fully understand at the time。  Sadly, we know that even those closest are often not aware of a loved one』s struggles。  對於這段話中的periodically,我在和Sean McCormack的電話溝通中進一步確認過後,可以理解為,間或性的抑鬱。

  關於張教授從什麼時候開始抑鬱以及是否曾經服用過藥物或採用過其它方式治療/對抗抑鬱症,張教授的家庭發言人在和我的電話溝通中表示,他無從告知。值得痛惜和警醒的是Sean McCormack在郵件中說的那句話:可悲的是,我們知道即便是最親近的人也往往難以覺察所愛之人曾經有過的掙扎。

   3,關於301調查。張首晟教授既是享譽國際的知名物理學家,同時也是矽谷活躍的投資人,其身前曾擔任丹華資本(原Danhua Capital,最近改為Digital Horizon Capital)的Founding Chairman。

  一些關於張首晟離世的臆測認為,他是因為捲入301調查而不堪壓力。對於這一說法,張首晟家人的發言人Sean McCormack同樣予以駁斥。Sean McCormack在電話中告知我說,張教授的離世與301調查無關,希望外界不要將這一悲劇與兩國關係聯繫上。

  301調查的具體含義,在美國的朋友們可以自行Wiki之,這是美國出於保護自身貿易利益而進行的世界各國知識產權保護年度報告,其發布方是USTR(美國貿易代表處/辦公室)。301報告是年度報告,因此自1989年首次發布后每年都會發布及更新。其中,2018年的版本也更新了數次。在今年的幾份報告中,標註為2018年4月3日的一份就已經提及過Danhua。不過,提醒大家注意一下這裏的具體行文和提及方式。在Danhua之後同時跟著的是Plug and Play等公司。今年稍後的版本中,Shoucheng Zhang的名字也被提及過,同樣請大家認真閱讀原文。需要指明的是一點是,301不只是對中國,它的watch list上還有很多其它國家,提及的公司或個人也不少。

   最後想說的話:

  這篇文章或許只提供了極小部分的事實,也有一部分只是「一家之言」,但在謠言滿天飛的同時,我想有必要讓大家聽到當事方的聲音。

  在與Sean McCormack的通話中,他和我說的第一句話是:感謝你選擇用直接通話的方式向張教授家人的代表求證。也很感謝他對於親自求證本身的尊重。在得知張教授去世的消息后,打了不少電話,這些電話中包括直接打給張首晟教授身前的手機;包括Palo Alto警局、斯坦福大學校警、舊金山警局及法醫部門;也包括直接與張教授有過直接接觸的個人和機構。很抱歉因為時間和精力的原因,我無法做到盡善盡美,但真心希望包括你我在內的每一個信息傳達者,都能在傳播之前先設法求證。

  本文由北美工程師/{eng!neers}特約作者獨家撰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著作權屬於作者本人。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