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智商可能沒有你認為的那麼重要:與成就相關性並不大

智商可能沒有你認為的那麼重要:與成就相關性並不大

新浪科技 2018-12-07 09:29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2月7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在對兒童和歷史人物的研究中,智商(IQ)並不足以衡量是否成功。

  人們常常忘記智商測試的歷史並沒有那麼久。事實上,這種心理學測驗只出現了大約一個世紀。早期的智力測驗版本是在1905年,由法國心理學家、巴黎大學的阿爾弗雷德·比奈和精神科臨床醫生西奧多·西蒙合作制定的。然而,這些智力量表並沒有與天才聯繫在一起,直到美國斯坦福大學的劉易斯·特曼對此進行了修訂。他將比奈的量表從法語翻譯為英語,並對足夠數量的兒童數據進行標準化,建立了所謂的「斯坦福-比奈智力量表」(Stanford-Binet Intelligence Scale)。這一切發生在1916年。這些測驗背後的最初動機是選擇出智力量表中得分較低的兒童進行診斷,他們可能需要安置到特殊教育的課程中,才能跟得上學校的課程。不過,特曼隨後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主意:為什麼不研究量表中得分最高的那些孩子呢?更進一步,為什麼不追蹤這些孩子進入青春期和成年之後的情況呢?這些在智力上有天賦的孩子長大後會成為天才嗎?

  特曼讓數百名學齡兒童參加了他新制定的智商測試。顯然,他並不想要過於龐大的樣本數量,因為追蹤他們的智力發展並不現實。人口中前2%的人群規模顯然比前1%大了一倍,而且,挑選不夠嚴格的人群可能更不容易成為天才。那麼,為什麼不選擇「精英中的精英」呢?

  最終,特曼挑選出了1528名極其聰明的男孩和女孩,平均年齡在11歲左右。而且,說他們「聰明」其實是相當保守了。他們的平均智商為151,其中77人的智商在177和200之間。這些孩子經歷了各種額外的測試和測量,反覆進行,直到他們人到中年。最終,這項追蹤研究的成果呈現為5卷本的《天才的遺傳研究》,在1925年到1959年間問世。遺憾的是,特曼未能親眼見到最後一卷的出版。研究中這些智商極高的人直到今天還是被研究的對象,或者至少有少數人還活著。他們還被親切地成為「Termites」(特曼人,字面意義為白蟻),明顯是「Termanites」的簡稱。

  壞消息來了:這些高智商的人都沒有成長為人們會明確認可的典型天才。他們超乎常人的智商用在了教授、醫生、律師、科學家、工程師和其他更為普通的職業上。有兩位「特曼人」成為了斯坦福大學的傑出教授,並最終接管了以他們自己為研究對象的縱向研究。他們的名字是羅伯特·理查森·西爾斯(Robert R。 Sears)和李·克隆巴赫(Lee Cronbach)。不過,在心理學的歷史上,他們的知名度無論如何都無法與巴甫洛夫、弗洛伊德和讓·皮亞傑(Jean Piaget)——三位公認的天才人物——相提並論。

  此外,許多特曼人並未在任何智力方面取得巨大成功。這些失敗是相對而言的,比如很難從大學畢業或者獲得專業或研究生學歷,以及更可能進入不需要高等教育的職業,諸如此類。這裏我們只談論男性,因為在這些孩子出生的年代,女性無論如何聰明,輿論都認為她們應該成為家庭主婦(即使在那些智商超過180的女性中,也不是所有人都追求事業)。因此,將她們考慮在內是不公平的。令人震驚的是,成功男性的智商與不成功男性的智商並沒有顯著性的差別。無論他們有什麼差異,智商並不是是否成功的決定性因素。

  情況其實更加糟糕。在被淘汰的眾多孩子(智商測試得分不足以進入特曼的樣本庫)中,至少有兩位獲得了比那些測驗能力突出的特曼人更高的成就。以下就是他們的故事:

  路易斯·阿爾瓦雷茨出生於舊金山,家就在斯坦福大學所在的半島上。他在10歲時參加了特曼的智力測驗,但得分太低,無法成為研究樣本。不過,這一拒絕並沒有阻止他在25歲時獲得芝加哥大學的博士學位。甚至在研究生階段,他就在物理學領域做出了重要貢獻,並最終成為「20世紀最傑出和最富有成果的實驗物理學家之一」。最能體現他的傑出才華的,是他在研究基本粒子時在氫氣泡室方面的工作,這也使他獲得了1968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沒有一位特曼人獲得過諾貝爾獎,無論是物理學還是其他領域。

  威廉·肖克利是第二位被「特曼人」項目拒絕,後來又贏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人。他在1956年和兩位同事分享了這一榮譽。肖克利只比阿爾瓦雷茨晚出生一年,在斯坦福大學附近的帕羅奧圖長大。他的母親正是畢業於斯坦福大學。儘管在特曼的智商測驗中得分未達標準,但他還是在加州理工學院獲得了學士學位,並在麻省理工學院獲得博士學位,兩所高校都以技術著稱。後來,他加入了貝爾實驗室,發表了許多固體物理學領域的論文,並在28歲時獲得了第一項專利。與阿爾瓦雷茨一樣,肖克利也參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軍事任務,特別是在雷達方面(他主要研究投彈瞄準具)。戰爭之後,他回到了貝爾實驗室,希望為當時主導電子產品的舊式玻璃真空管找到一種固態替代物。最終,他和同事共同發明了晶體管。

  於是我們能得出結論:年幼的路易斯·阿爾瓦雷茨和威廉·肖克利雖然在斯坦福-比奈智力量表中表現一般,但他們取得的成就依然超過了特曼「智商認證」的所謂天才。而且,他們在諾貝爾獎獲得者中並不孤獨。DNA雙螺旋結構的發現者詹姆斯·沃森,以及研究量子力學和粒子物理學的理查德·費曼,都因為智商測試得分太低而不能成為門薩會員。

  在特曼對1528名高智商男孩和女孩的研究開始幾年後,他招收了一位名為凱瑟琳·考克斯的研究生。由於特曼的研究還在進行中,考克斯發現很難將其中某一部分作為博士論文的內容。因此,她做出了一個大胆的選擇。如果特曼想知道的是高智商兒童長大后能否成為天才,為什麼不做相反的嘗試呢?特別是,為什麼不挑選一群顯然是天才的成年人,然後從他們的傳記中嘗試分析他們在童年和青春期的智商情況?

  列出一個天才的名單是很容易的。例如,現在我們只需要在搜索引擎上輸入「著名科學家」或「著名藝術家」等,就能獲得一大串名字。在考克斯所處的前互聯網時代,就需要從傳記詞典和其他(紙質)參考文獻中尋找名字並編成列表。幸運的是,她發現了一個已經發表的名單,並從中提取出了最有知名度的名字。最後,她列出了301位歷史創造者和領導者(分別是192人和109人)。毫無疑問,她的樣本中包括了一些現代西方文明中最為頂尖的人物,比如牛頓、盧梭、塞萬提斯、貝多芬和米開朗基羅(還有像拿破崙、霍雷肖·納爾遜、亞伯拉罕·林肯和馬丁·路德等領袖人物)等,所有人都可以在維基百科上找到豐富的傳記資料。

  困難的地方在於,如何估計這301位天才人物的智商?這怎麼可能呢?

  幸運的是,在設計出斯坦福-比奈智力量表僅一年後,特曼就提出了如何通過傳記來估計智商的方法。當時,智商只是被定義為字面上的「智力商數」(intelligence quotient,簡稱IQ),即兒童的心理年齡除以他或她的實際年齡,然後將計算結果乘以100。心理年齡由根據年齡分級的智力任務表現來決定。因此,如果一個5歲的小孩能夠在更適合10歲小孩的任務中表現出色,那麼智商就變成200(=10/5×100)。很簡單,不是嗎?

  特曼將這種方法應用在他心目中一位英雄弗朗西斯·高爾頓(Francis Galton)的智力發展評估上。這位查爾斯·達爾文的表弟是第一個研究人類天賦的科學家。舉例來說,高爾頓在寫給他姐姐的信中寫道:「我現在四歲了,我可以讀任何英文書。除了52行拉丁文詩外,我能說出所有的拉丁語實詞、形容詞和主動動詞。我能得出任何加法的總和,並且可以乘上2、3、4、5、6、7、8、(9)、10、(11)。我還能說出便士換算表。我能讀一點法語,我還知道怎麼看時鐘。」這段話中兩個括弧中的數字被遮擋了,一個是因為擦破了一個洞,另一個實際上是貼在上面的紙補丁。年幼的高爾頓顯然已經意識到自己聲稱了太多東西,這一舉動本身就可以被視為具有較高心理年齡的證據。那麼,什麼是正常的4歲兒童應該具備的能力呢?只有這些:能夠知道自己的性別;說出擺在面前的鑰匙、刀和便士的名稱;重複剛剛告訴他們的三個數字;以及比較眼前的兩條線。如此而已!高爾頓的同齡人通常還不能數出5個硬幣,直到6歲才能說出自己的年齡,到7歲才能重複一句書面句子,並且到8歲時才會聽寫。無論如何,利用諸如此類的傳記證據,特曼推斷出高爾頓的智商接近200。他的心理年齡幾乎是實際年齡的兩倍。

  考克斯決定將同樣的方法應用在301位天才人物身上,並進一步改進了導師的方法,比如利用多個傳記來源來編製智力增長的詳細年表,並讓獨立評估者根據這些年表進行智商估計。

  她還增加了另外一步。她列出的所有創造性天才中,並不是所有人的成就都同樣卓越。相反地,許多人是「失敗者」,除了行家之外很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比如法國哲學家安托萬·阿諾德(Antoine Arnauld),瑞典化學家永斯·貝爾塞柳斯(Jöns Jacob Berzelius)和蘇格蘭作家威廉·羅伯遜(William Robertson)。與此同時,她列出的天才有時會展現出低於天才水平的智商——有時甚至沒有門薩會員的資格。在這些智力上稍微遜色的創作者中,包括西班牙作家塞萬提斯、波蘭天文學家哥白尼,以及法國畫家尼古拉·普桑(Nicolas Poussin)。由於她列出的所有天纔此前都已經就成就的卓越性(根據參考文獻中與他們有關的內容多少)進行了排列——法國皇帝拿破崙排在第一位,而英國作家哈里特·馬蒂諾(Harriet Martineau)排在最後一位——因此考克斯可以很容易地將智商分數與排列順序進行相關分析。她獲得了一個統計學上顯著的相關性,並且在校正數據可靠性之後,相關性依然是顯著的(意味著傳記信息對所有天才來說並不是一樣有利)。此外,在1926年她的示範之後,這種正相關已被多次重複。因此,成就卓越與最高級的智力是相關的。作為她的導師,特曼的觀點似乎因此得到了證明!

  到此似乎一切還好。取得較高的智商分數似乎可以增加獲得較高成就的概率。話雖如此,這一結論仍然存在著一些疑點,主要包括4個問題。

瑪麗蓮·沃斯·莎凡特(Marilyn vos Savant)曾經被吉尼斯世界紀錄記載為擁有最高智商的人。瑪麗蓮·沃斯·莎凡特(Marilyn vos Savant)曾經被吉尼斯世界紀錄記載為擁有最高智商的人。

  問題1:智力與成就的相關性

  智商與卓越成就的相關性並不是非常大,或者甚至可以說不大。大多數統計學家會將這一相關性歸類為「中等」程度。實際上,這意味著兩端都有充足的例外空間。非常著名的人物可能有著低於平均水平的智商,而智商極高的人也可能相對默默無聞。前者的例子在前文中已經提到,後者又有哪些例子呢?威尼斯的歷史學家保羅·薩爾皮(Paolo Sarpi)如何?儘管他的智商據估計高達195,使他躋身301位天才中最聰明者之列,但他的成就卓越排名處於較低的20%,即第242位!

  更現代的例子是瑪麗蓮·沃斯·莎凡特(Marilyn vos Savant),她曾經被吉尼斯世界紀錄記載為擁有最高智商的人。據報道,她在剛滿10歲時接受了一個修訂版的斯坦福-比奈智力測驗,竟然取得了滿分!儘管就這一表現如何轉化為精確的智商分數還存在一些爭論,但她確實比最聰明的特曼人和考克斯的301人名單中的任何人更聰明。不過,她的主要成就是什麼?以她的超高智商而聞名全球!利用這種獨特的地位,她為《Parade》雜誌撰寫名為「向瑪麗蓮提問」(Ask Marilyn)的專欄。這個專欄顯然無法與《堂吉訶德》或《天球運行論》相提並論,而後兩部著作的作者——塞萬提斯和哥白尼——的智商都低於她。額外的60個智商分數(甚至更多)並沒有為她帶來任何創造性的優勢。

  問題2:創造性領域

  智商與成就的相關性似乎取決於取得成就的領域。與其他領域相比,一些領域似乎更少強調智力。例如,平均而言,著名的領導者的智商往往低於著名的創作者。指揮官(將軍和海軍上將)的較低智商頗為引人注意——在考克斯的301人名單中,這些人物的智商比其他人低了大約20分!名單中最傑出的軍事領袖當然是拿破崙,但他的智商最高估值只有145,與那些智商相對較低的特曼人相當。作為一個「人民的人」,通常意味著他/她擁有更接近普通人水平的智力。理解比技能更有說服力。也難怪,美國總統的表現並不比軍事指揮官好多少。這些結果有助於我們理解為什麼「天才」這個詞更多地用在哪些偉大的創作者,而非偉大的領導者身上。領導者可能會表現出個人魅力,但創作者更可能展現出天才。

  問題3:個性和持續性至關重要

  由於智商與卓越成就的相關性如此之低,即便是正相關,也必須考慮其他與智力無關的心理學因素。考克斯自己也披露了很多。除了評估301位天才的智商,她還選出了100個傳記數據特別好的天才,然後測量他們的67個人格特質。她發現,與動機有關的特質尤為關鍵,特別是堅持不懈的特質明顯比其他特質更為突出。正如她所說的,「高但不是最高的智力,加上最大程度的堅持,所取得的成就明顯高於更高智力但持續性較差的人。」從某種意義上,成就卓越的人都超出了僅僅根據智商所做出的預期。天生的能力不僅包括智力,還包括激情和毅力——一些當代心理學家將這一特質稱為「grit」(常譯為「堅毅」,但涵義比毅力、勤勉、堅強等都豐富得多)。

  問題4:欺騙性的評估

  在某種程度上,考克斯作弊了!她的智商分數並不能與特曼的智商分數划等號。這不僅僅是因為前者得分相對後者太高或太低,而且二者測量的就不是相同的東西,至少大多數情況下並不相同。另一方面,斯坦福-比奈智力量表測量的是一個人對基本認知技能的掌握和發展,包括記憶和推理能力,以及基本的學習技能,比如眾所周知的「3R」,即閱讀(reading)、寫作(riting)和算術(rithmetic)。幾乎每個人在成年之前都應該具備這些基本技能。是什麼讓一個人比另一個人更聰明?主要就在於掌握這些技能的速度。一個智商為200的5歲兒童已經設法掌握了普通人直到10歲才掌握的東西,但除此以外沒什麼區別。另一方面,考克斯的智商估計通常是基於即使在成年人中也很少見的技能。由於這些技能非常局限於特定的創造性領域,對所得到的分數進行比較就像拿蘋果和橘子來比較,甚至是拿芹菜和洋蔥來比較。

  在大多數詞典中,「天才」(genius)的條目中有多個定義。在智商測驗中獲得140分並不是天才的唯一定義。《美國傳統英語詞典》(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對此的定義如下:「一種與生俱來的崇高智力,正如那些在任何藝術、猜想或實踐領域中最受人尊敬的個人所具有的特質;在富有想象力的創造、原創思想、發明或發現上具有天生且非同尋常的能力。」這一定義顯然適用於考克斯的301人名單中頂尖的創作者,但並不適用特曼研究中那1500多個特曼人。如果你足夠聰明,能在智商測驗中取得140分以上,那其他人無論如何也會做到。考慮到在兩歲時就可以做這一測驗,就可行性而言,這或許是你最好的選擇。一個兩歲小孩做三歲小孩能做到的事情並不困難。你可以在蹣跚學步的時候來做這個測驗,然後在餘生中沐浴在認證的「天才」榮耀中。

  但是,如果經過多次重新測驗,你都沒能成為「天才」,那也不必絕望。只需要選擇一些「藝術、猜想或實踐領域」,然後取得某些「富有想象力的創造、原創思想、發明或發現」的卓越成就。不可否認,這麼做似乎更加艱難,甚至可能需要一輩子的時間來完成,但至少你可以不用進行任何智商測試!此外,你對天才身份的聲稱還需要經得起事件的考驗。真正的天才能產生深遠的影響,在人們的腦海中留下持續數十年甚至數百年的普遍印象。(任天)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