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圈子營銷網路進貨 違禁藥"隱身"網路帶給監管新挑戰

圈子營銷網路進貨 違禁藥"隱身"網路帶給監管新挑戰

新浪科技 2018-12-07 06:14

  原標題 圈子營銷 網路進貨 添加違禁藥品 違禁藥品「隱身」網路帶來監管新挑戰

  來源 經濟參考報

  記者 林苗苗 熊琳 北京報道

  售賣聲稱「純中藥」「純植物」的保健食品,實則添加國家明令禁止的違禁藥物。記者近日調研發現,一些不法商販通過互聯網進貨銷售造成有毒有害食品追溯難,並在網路平台通過起化名、代號等方式逃避第三方平台和法律監管,讓違禁藥品「隱身」網路,具有隱蔽性強、監管難度大等新特點,亟須引起重視。

   三無產品「隱身」網路售賣含違禁成分

  記者近日在檢察系統和法院採訪了解到,近年來有多起案件涉及網路制售「純中藥」「純天然」三無保健食品,通過種種方式「隱身」網路逃避監管,查處后發現相關食品藥品含有國家明令禁止的違禁成分,以移動互聯網為載體作案隱蔽性較強,危害面廣。

  從為自己網購減肥藥的城市年輕媽媽,杜某一步步成為自行包裝假藥的某中藥養生堂網店店主,最終因生產、銷售假藥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憑藉繞開敏感關鍵詞等手段,杜某通過微信、淘寶等平台累計賣出100餘萬元的中藥減肥膠囊。

  「我賣過兩種減肥藥,網上的商品名分別叫『加強版老客戶專拍』和『特效老客戶專拍198』,商品照片沒有放到網上,也沒有直接寫是減肥藥,因為知道這種藥品是三無產品,而且淘寶上也不讓用『中藥』等字眼描述商品。」杜某說。

  據杜某交代,她通過微信等方式聯繫一位代理減肥藥多年的女子薇薇,陸續進貨散裝減肥藥併網購空藥瓶和包裝標籤等自行包裝,再通過微信朋友圈進行宣傳,為淘寶店「引流」,平均月銷量達200餘筆。

  根據鑒定機構的檢測報告,「中藥減肥膠囊(特效型)」中檢出了西藥成分西布曲明,另一款「純中藥減肥膠囊(加強升級版)」中更是含有西布曲明和酚酞。經當地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認定,兩款膠囊應按假藥論處。

  杜某這種情況並非個案。近年來相關部門查處了多起利用網路直播平台、微信朋友圈、淘寶店鋪等生產銷售假藥和有毒有害食品的案件。犯罪分子以網路和快遞進貨、發貨,自行分裝成品,並通過網路社交圈宣傳、收款,通過各種方式逃避傳統監管手段,受害消費者遍布全國各地。

  隱蔽產業鏈為監管帶來新挑戰

  記者調查梳理髮現,利用移動互聯網的便利性,一些不法商販在家中靠一部手機、一部電腦就能開張運營網店,產品自己裝、日期隨時打,通過互聯網圈子營銷讓非法產品「隱身網路」,進貨、發貨都通過網路聯繫、快遞實施,產品來源和流向追溯難度大,對廣大消費者生命健康造成嚴重威脅,也為第三方平台和執法部門監管帶來新挑戰。

  家庭個人「作坊式」產銷隱蔽性強。在網店銷售有毒有害食品「苦瓜清脂膠囊」的羅某位於某小區地下室的房間里,執法人員查出了數千板膠囊和上千個外包裝盒,還有一台「打號機」。據羅某交代:「進貨時對方為了節省空間將膠囊板和外包裝分開發送,我們自行裝盒后售賣並隨時打上日期。」 據業內人士透露,非法生產者靠一兩個人就可以手工灌裝膠囊,在城市的民房中就可以開展,隱蔽性強。

  圈子營銷,非法產品「隱身」網路。據了解,非法保健品往往宣傳為「特效」,通過熟人圈子口耳相傳,導致一些消費者購買時深信不疑。通過網路平台銷售,輻射的人群數量呈幾何式增長。有的店主通過微信宣傳后引導到顧客到淘寶店下單,為規避淘寶平台審查將商品化名「特效膠囊」「老顧客專拍」等,與圈子裡的老顧客形成長期穩定關係。由於進貨、銷售都是通過網上進行,全程和消費者不見面,即使有群眾舉報,執法者單靠電話、網址等線索也難以找到人,為查處造成很大難度。

  網路進貨,產品隨意調配來路不明。羅某說:「有些客戶跟我反映,吃過苦瓜清脂系列后肚子不舒服、口乾、不想吃飯,我就認為肯定添加了有毒有害成分。我是從網上進貨,給我送貨的人說對成分也不清楚,他也是找人去做的。」據執法人員查詢,羅某店內多款產品上印製的批准文號在相關管理部門網站上均「查無此產品」。在一些同類案件中,不法生產者將違禁的「核心原料」與當歸粉等具有「中藥味」的原料混合,憑經驗隨意調配,再經過層層轉手流入各地「代理」和網店手中,成分不明。

  添加違禁藥品危害大。由於通過影響中樞神經等方式可短期產生減肥效果,西布曲明等成分近年來在不法生產者中屢禁不絕。根據相關規定,西布曲明、酚酞都屬於國家明令禁止在保健食品中添加的化學成分。其中多年前曾用於減肥藥的西布曲明可增加心血管疾病風險,早已被禁止使用。酚酞則是用於頑固性便秘的處方葯,使用過量可引起電解質紊亂、心律失常等嚴重後果。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助理呂永浩說,經辦的案件中一些消費者食用后發生了頭暈、厭食、腹瀉等不良反應,重者發生呼吸困難送醫院搶救等嚴重後果。

  專家建議運用新手段織密食葯安全網

  面對移動互聯網時代違禁藥品「隱身」網路等新形勢,受訪業內人士建議從完善保健食品網上流通規範、開展消費領域類公益民事訴訟、創新互聯網監管手段、多部門聯動配合等方面發力,多措並舉織密食葯安全網。

  完善保健食品網上流通規範。據了解,以保健食品為例,生產企業要取得相應的註冊或備案資質,以及生產許可資質等方可生產。北京市丰台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孫兵說,目前一些網店開店門檻低,例如個人交1000元保證金就可以開,羅某銷售苦瓜清脂膠囊就是用兩三個網店同時進行銷售,個人能否網上經營保健食品目前尚無專項審批,希望進一步從保健食品網路銷售流通環節完善相關規範。

  創新互聯網監管手段。記者了解到,目前 阿里巴巴 等網路平台近年來已與一些地方的公安、食葯監、工商等部門開展政企合作,利用大數據等發現並及時向執法部門移交假貨等問題線索。北京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北京市食品藥品稽查部門已於近年成立了網監大隊,加強對網路食品藥品違法行為的打擊力度;同時積極走進社區進行保健食品科普宣傳,幫助公眾普及保健食品不能代替藥物等基本理念,構建正確的保健食品消費觀。

  多部門聯動配合織密安全網。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檢察院相關負責人說,近年來在辦理利用網路平台等生產、銷售假藥和有毒有害食品的案件中,適應司法改革要求,檢察院積極發揮審查引導偵查的作用,以檢警協同辦案、同步專業審查、聯席會議等機制推動專業化辦案,釐清證據、審慎論證,取得了良好的辦案效果。

  開展消費領域類民事公益訴訟。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四分院民事檢察部主任劉晨霞說,對羅某及妻子盧某通過網路銷售有毒、有害食品一案,因為羅某等人的行為侵犯了不特定對象的合法權益,在丰台法院進行刑事判決后,北京市檢察院第四分院提起了北京首例消費領域類的民事公益訴訟。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已於近日對民事公益訴訟作出判決,今後因本案侵權行為受到損害的消費者可以直接依據判決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減輕私益訴訟中消費者的舉證責任和維權成本。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