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11年規模不升反降權益類基金如何走出怪圈?

11年規模不升反降權益類基金如何走出怪圈?

北京新浪網 2018-11-11 04:47

  11年規模不升反降權益類基金如何走出怪圈?

  「哎,辛苦持基好些年,一朝回到解放前。」陳先生這樣形容他持有的幾隻基金產品的「戰績」。

  在一家大型企業擔任設計總監的陳先生,是一名有著十余年投資經驗的資深基金持有者。他深諳組合投資之道,除了重倉三隻消費主題的權益類基金,還持有一隻債券基金和兩隻貨幣基金。「我換手率不怎麼高,持有時間最長的一隻股票基金到現在已經三年多了。年初時幾隻權益類基金表現還不錯,累計浮盈將近兩成。結果遇上了這種跌跌不休的行情,虧慘了。雖然債基和貨基有幾個點的收益,但架不住那幾隻權益類基金持倉重、跌幅大。」

  權益類基金受創不僅僅是在收益方面。今年的行情之下,權益類基金規模已經連續三個季度遭遇縮水。

  而如果把時間拉長到2007年,權益類基金規模增長的態勢更令人唏噓。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合計規模為2.36萬億元,占公募基金總規模的17.83%;11年前,這一數據為2.97萬億元,不僅超越目前水平,而且當時權益類基金行業佔比更是高達95.58%。與此同時,2007年到2018年的11年時間,公募基金總規模從3.28萬億飆漲至13.22萬億,大幅增長了4.03倍。

  權益類基金規模陷入不升反降的「怪圈」,期落後於行業增長,這背後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四因素導致

  10月底,陳先生相約與八九好友聚餐。這些好友中,有不少是權益類資產投資者。聊天中,陳先生髮現自己的情況還不是最慘的。「我僅僅在2008年和今年損失慘重,但他們當中有不少從開始買基金產品到現在,因為不懂基金,瞎跟風,就沒賺到過什麼錢。」

  在基金行業從業十幾年的盈米基金CEO肖雯一直以來也有兩個困惑:「一方面,公募基金整體管理規模節節攀升,但權益類基金規模與2007年底的巔峰時期相比不升反降;另一方面,基金產品賺錢了,但投資者卻沒賺錢。」在她看來,這是所有權益類基金從業者需要關注的課題。

  經統計,11年來,新成立的權益類基金近3000隻。同時,在上證綜指下跌近半的情況下,依然有近六成權益基金獲得正收益。然而,良好的收益和基金數量的快速增加卻並未給權益類基金帶來有效規模增長。記者整理了包括肖雯等在內的多位受訪者的觀點發現,這主要有以下四個因素導致。

  首先是市場因素,雖然11年來近六成權益基金獲得正收益,但沒有「驚喜」,賺錢效應仍不夠明顯。上海一家第三方基金研究中心研究總監認為,上述數據顯示了這些年的趨勢——權益類基金數量很多,但往往規模很小。同時,雖然2007年和2015年股市到達高點,但11年間A股股指總體在向下走,市場波動較大,板塊行情和市場結構都有很多變化,權益類基金很難獨善其身。

  基金賺錢效應的不足也使得大量投資者將資金投入收益較為穩定、安全性較強的貨幣基金、債券基金、銀行理財產品中,不少高凈值投資者還將眼光投向了房地產、私募基金等領域。「這些投資品類的發展壯大也同樣培養了投資者的風險收益預期,哪怕公募權益類基金具備較好的財富管理能力,也很難獲得投資者長期和大額投入。」深圳一家大型基金公司權益類投資總監直言:「此外,現在很多基金公司考核的重要指標包括管理規模,這也導致公司資源無形中偏向容易做大規模的貨基、債基等產品中。」

  其次,基金公司對長期投資和價值投資的堅守不夠,產品雷同、隨大流,沒有自身特色。諾亞財富派首席研究官王煒認為,這與基金公司的考核機制不無關係。「短期排名和考核的壓力讓基金經理很難去做價值投資,因為價值投資也會有價值投資的『代價』,也會遇到市場下跌。這時如果投資者轉身離去,造成基金被動打開的現象。基金經理再背上考核的壓力,就容易跟著市場變來變去,市場的『底』也往往因此形成。不過,現在已經有不少基金公司意識到了這一現象,將考核期改為兩年、三年或五年了。」

  王煒補充,目前國內公募基金分散交易、行業輪動的現象比較嚴重。「很多基金產品上半年還在重倉白酒,下半年就切換到了銀行股,不停切換行業和主題。其實基金經理應該把自己的能力集中到某一主題的個股選擇上,做出自身的特色,投中小盤的就好好研究中小盤,投互聯網的就專注挖掘互聯網行業機會。」

  值得注意的是,基金公司內部人才流失和匱乏也影響到了權益類基金規模做大。滙豐晉信渠道部人士透露,近年來,有很多優秀的權益類基金經理離職去了私募,導致基金公司需要培養和更換新的基金經理,產品不穩定性增加了,進而影響到產品的業績和規模。

  再次,投資者不理性、不成熟,容易高買低賣,也是影響權益類基金規模發展的重要因素。上述第三方基金研究中心研究總監表示,當市場處於底部時,沒什麼人買權益類基金;當市場到了5000點,大家一窩蜂去買,「追漲殺跌」。

  「投資者要意識到投資是一個長期並且反人性的過程,才能避免追漲殺跌,改變買基金賠錢的體驗。」肖雯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

  此外,不得不提的是,目前,權益類基金現有的很多銷售和渠道策略還不夠完善,過於注重短期利益,忽略了長期和持續營銷的力量。肖雯坦言,這麼多年來,很多權益類基金投資者沒有切實分享到中國上市公司高速增長的紅利,主要是因為哪怕投資者買基金的初衷是資產配置和長期持有,但銷售渠道往往可能會為了獲得更高的尾隨傭金,而鼓勵投資者加大申贖頻次。「這種情況的出現主要是由於基金公司、銷售渠道、投資者三方利益不一致。」

  同時,她認為,當前基金銷售存在一個現象,即目前基金銷售平台容易「走量」的大多是固定收益類或現金類產品,由於過往投資者的在權益基金的「持基體驗」不好,導致權益類基金的銷售困難重重。

  上述深圳大型基金公司權益類投資總監解釋,現在市場上很多基金公司忽視了成立比較久的老基金的持續營銷,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新發的基金上,片面強調階段性收益,這其實是在變相鼓勵投資者換手,但往往最終的效果都不太好。

  出路何在?

  雖然損失慘重,但陳先生並不準備在今年出手賬戶里的權益類基金。在他看來,越是這種時候,越要穩住,慢慢熬,總會有守得雲開見月明的那一天。「身邊基民朋友經常在低點賣出,他們當中有不少人今年也陸續清空了權益類資產,這其中的損失其實是很重的。我覺得不妨再等一等,總會有翻身的一天。」

  陳先生僅僅是億萬基金投資者中小小個例,但權益類基金的發展有賴於監管層、基金公司、投資者等各方的共同努力。其中,基金公司本身在投研能力、渠道建設等方面的持續發力,以及對價值投資的堅守和引導顯得尤為重要。

  上述深圳大型基金公司權益類投資總監提到了人才的重要性。「提升投研能力,投研團隊的穩定性很重要。一隻基金最好能長時間由一個業績持續穩定的基金經理掌舵,更換基金經理會對基金產品造成不好的影響。基金公司也要創造環境留住優秀人才,避免外流至私募等機構。」

  上述第三方基金研究中心研究總監表示,中國權益類基金行業長線資金已經在逐漸增加。未來,這個行業的發展一方面需要基金經理堅持長期投資,把握業績;一方面要加強投資者教育,避免追漲殺跌會給基金運作帶來影響;此外,還要期待資本市場逐漸步入慢牛行情,不再一味跌下去,這才能真正將權益類基金帶入好的時代。

  11月5日,民政部發佈《慈善組織保值增值投資活動管理暫行辦法》,明確慈善組織開展投資活動,可以直接購買銀行、信託、證券、基金、期貨、保險資產管理機構、金融資產投資公司等金融機構發行的資產管理產品。這是養老金入市之後的又一類長線資金開啟間接入市,也是公募基金再次迎來「活水」。

  諾亞財富派首席研究官王煒表示,養老基金等長線資金步入公募權益類基金市場,將促使公募基金真正擔當起資本市場中流砥柱的角色。「但這需要長達幾十年的沉澱才能做到。」此外,公募基金需要耐心沉下心來做投資和長期深耕渠道。

  「基金掙不掙錢是基金公司的事,而基民掙不掙錢則是銷售機構的事。」盈米基金CEO肖雯重點闡述了基金銷售如何助力權益類基金的良性發展。「最終的目標是希望能夠改變基金的銷售模式,使客戶逐漸接受基金組合交易、資產配置和長期投資的理念,改善投資者的『持基體驗』,重塑基金銷售產業鏈,真正實現業內的正循環,可以使得權益類資產通過線上平台可以更好地賣出去。同時,提供的可持續、可跟蹤、可評價的基金投資解決方案可以陪伴客戶並幫助客戶獲得更好的回報,而不是讓客戶去追漲殺跌。」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