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互聯網敘事從代際衝突奔向代際融合

互聯網敘事從代際衝突奔向代際融合

北京新浪網 2018-11-11 04:46

  互聯網敘事從代際衝突奔向代際融合

  沈彬

  烏鎮互聯網大會又來了。一年之間互聯網江湖風雲變化如白雲蒼狗,有人來了,有人沒有來。相對於殘酷的互聯網商戰,首屆烏鎮影展帶來的則是長尺度之下互聯網作為「暖科技」對人的生存的改變。

  浙江日報報業集團與螞蟻金服推出了名為《暖:互聯網改變的100張面孔》的影展,100張照片中的面孔都是普通人,它們是新華社、中國文聯攝影藝術中心、視覺中國等專家團從全球10000張照片里選出來的。

  其中兩張照片給我的印象極深。一張的主角是我的朋友蕭君瑋,2015年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峰會期間,《新民晚報》記者蕭君瑋坐在老街邊用筆記本電腦寫稿,不遠處是當地穿著圍兜的中老年婦女,歪著頭、探著身子看著他,既有好奇,又有一些怯生生的。

  這張照片「看圖說話」的意思很直白,面對互聯網技術衝擊,兩代人態度不同,年輕人駕輕就熟,中老年婦女則被貼上了「劉姥姥」的輕喜劇標籤。

  這是三年前的事,如今這條被預設的橫亘在代際之間的數字鴻溝還在嗎?

  100張面孔中還有另一張:南京的一場婚禮中,新娘親友團紛紛亮出支付寶,讓新郎發接親紅包才給開門。去年還有一條新聞,北京一場婚禮上,伴娘為收份子錢方便,脖子上掛著支付寶收款碼。事情鬧成了一樁新聞,有人認為把紅包弄得太「直白」,讓原本浪漫的婚禮變得滿場銅臭味。但無論如何,這已是潮流趨勢,我今年參加了一場婚禮,真的是用電子支付刷的份子錢,而且家裡的長輩很坦然地接受了。

  互聯網改變世界,不僅指硬體上的改變,還包括在軟體、思維方式、社會禮儀上的變革。有了便捷的手機支付,90後聚餐時很少面紅耳赤地搶著買單,而是紛紛拿出手機轉賬拼單。長輩們也越來越接受互聯網禮儀和習慣,曾經被默認的代際衝突正在被填平,「全民網民」的時代意味著數碼平等和代際網民的大融合。

  互聯網不再是10年前基於「楊永信視角」的代際對抗,當廣場舞大媽通過微信群被精準組織,當大爺刷手機刷得停不下來,那個視「網癮」如洪水猛獸的時代正在遠去。中國網民人數已經達到了8億,雖然30歲以下的人群佔網民群體的52.2%,但互聯網不斷向40歲以上的年齡群體滲透,甚至60歲以上網民也已經達到5%這個關鍵值。

  其實也不奇怪。如果以2000年為中國互聯網元年,當年20多歲的小夥子如今已經迭代到40來歲的中年,這幫玩著《紅警》、看著《第一次親密接觸》油膩起來的中年人,當然是網民共同體中的一員。當下中國正在實現全民線上代際融合。

  你會發現中老年人不再是互聯網的「他者」。從互聯網產品開發的定位角度看,沒必要「唯年輕是論」;從商業前景的角度看,意味著互聯網用戶數量的天花板正在被打破,不僅空間上向四五線城市全面開花,在年齡維度上40歲+,乃至60歲+都可成為新的藍海。

  人的思維總是被現實局限,以往廣告中展現天倫之樂的標準場景,可能是一家三代圍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但是,以電視為代表的大眾傳媒正在逝去,取而代之的可能是一家人在客廳里分享跨店的優惠券,一樣其樂融融。因此,當你發現兩代人之間實在無話可說時,可以嘗試教父親怎麼使用支付寶綁銀行卡,怎麼使用花唄,怎麼薅馬雲的羊毛;或者教媽媽怎麼發朋友圈,怎麼對朋友分組,怎麼不聽歪門邪道。

  這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談到「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很多年輕網民想當然地將中老年當成「他者」排除在外。其實並不是這樣。如同前幾年90後用彈幕文化、吐槽文化反哺主流一樣,如今「中老年表情包」「祝我們的友誼天長地久」等互聯網IP,也像野蠻人一樣殺入文化場中心。一個前所未有的「全民網路用戶時代」正在走來。中國網民群體不需要通過「弒父」來標榜自己的獨立性,因為網路已是全民屬性。

  (作者系資深評論員)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